沛凝小說 >  這個圈子_英文 >   第10章

還有一個周就月底了,楚胖子終於開單了,雖然隻有3W,但是蒼蠅腿也是肉。

這天,楚胖子在公司陪著客戶簽約,秦語冰就自己出去開始展業,他是個閒不下來的主兒。

拚命展業的秦語冰冇料到因為太過炎熱出汗的緣故,導致他有些中暑了。

趕緊找了個地方坐下,秦語冰將手中的傳單放到一邊,從揹包當中拿出一瓶水來,此時已經是下午1點半多了。

就在秦語冰喝水的空檔,一個大叔揹著手從他身後的飯店走了出來。

低頭看了一眼秦語冰放在地上的傳單,大叔彎腰拿起來一張。

被驚動的秦語冰急忙站起身來,“不好意思大叔,我就是有些不太舒服,在這坐了一會,我這就走。”

正看著傳單的大叔抬起了頭,“小夥子,你這是快中暑的節奏啊。走走走,到我店裡來,讓空調吹一吹涼快涼快,順便再給我講講你這貸款是怎麼辦的。”

跟著這位大叔走到他的飯店後,秦語冰坐在了大叔的對麵。

“小夥子,你們這是錢莊貸款?”大叔將剛拿來的一瓶冰鎮飲料放在了秦語冰的麵前。

“大叔,我不喝。”秦語冰急忙推辭。

“喝吧,我不收你錢,權當是給你的谘詢費了。”這大叔還挺局氣。

“大叔,我們這個不是錢莊貸款,當然也不是高利貸。是正規的貸款公司。”

“貸款公司?你們的貸款額度能給到多少?”

“1-50W。”

“這樣啊,那小夥子,你跟我說說是個什麼流程,都需要什麼。”

“我們這是無抵押無擔保的小額貸款公司,就是不需要擔保人也不需要抵押物就行。”

“大叔,您是在這裡上班?”秦語冰問著。

“這飯店是我開的。”

“那您這飯店開了有多久了?”

“這有些年頭了,得有十來年了吧。”大叔沉思著。

“咱有冇有營業執照啊?”

“那必須有啊,冇有的話我也不敢營業是不是。”

“行,那營業執照冇有什麼問題了。”

“飯店的話應該也冇有對公流水,大叔,您每個月的錢莊流水大概有多少?”

“這個差不多能有個十來萬吧,當然哈,這不是純利潤。”

“那您這個地方是租的還是自己的?”

“租的,這不想著再裝修一下,擴大一下,手裡還差點錢,這不正好又遇到你了。”

“大叔您大概需要用多少錢?”

“怎麼著也得個15-20W吧,對了,你們的利息是多少?”

“2.98%。”

“吆謔,可真不低啊,不能再便宜便宜?”

“大叔,這是公司規定的,我是真做不了主啊。”

“但是這利息真的是高啊,10W的話,光利息一個月就得2980塊錢。”

“大叔,您這麼想。要是您冇有這筆錢,冇有擴大規模什麼的,是不是賺的也少?要是有了這錢,把規模做上來,這一個月的利息怕不是您一天就能賺出來吧。”

“哈哈哈,小夥子,你說的也有道理,我需要準備些什麼資料?”

“魚符,營業執照,一年的錢莊流水,您這個飯店的租賃合同和水電費小票,您現在住址的水電費小票,然後是個人征信。”

“除了個人流水跟你說的征信,我其他的手裡都有,對了我問一下,你們這個貸款幾天能辦下來?”

“差不多3-5天,對了大叔,您名下有冇有房產跟車產?”

“有啊,我名下有套房,有輛車。”

“那最好能將這些附加上,這樣的話,額度會高。”

“對了大叔,我們對年齡有要求,得是22週歲-60週歲之間,不知道您今年多大了?”

“我啊,今年55了。”

“那冇問題。”

看了一下手機,秦語冰接著說道,“大叔,現在時間剛好,錢莊冇有下班,要不我們現在就去把征信跟流水打出來?今天週五了,今天提交上去的話,週一打完回訪電話,最晚週三就能出結果,如果週三簽合同的話,週四錢就能到賬。”

秦語冰長了個心眼,如果卡著週四放款的話,正好是月底,這樣加上他之前的業績,肯定能達到20W,他就能拿到4個點的提成了。

“行,那我們現在出發,對了,你得先跟我回一趟家,拿上房產證。”

等到將這個叫王林森的大叔從公司送走以後,已經是下午5點半了。

急忙將手中的資料送到客服區,回來後的秦語冰找到了劉雨菲。

“雨菲姐,客戶征信有兩個不連著的1,不會影響審批吧?”秦語冰很是擔心。

“這個冇事的,我剛纔已經看過了,這個客戶問題不大。而且根據我的經驗,你這個客戶應該會出一個大額,所以我讓你給他申請的25萬。”

等到秦語冰坐回到座位上,從樓道內吞雲吐霧完的楚胖子晃晃悠悠的走了回來。

“行啊老秦,又一客戶。我今天又接到不少谘詢電話,這個月是不行了,我估計我下個月就要雄起了!”楚胖子放飛著自我。

“我看好你哦。”秦語冰笑著說。

“對了老秦,我明天又約了個客戶,厲害吧?”楚胖子嘚瑟著。

“明天是週六。”秦語冰打擊著楚胖子。

“臥槽,我怎麼把這一茬給忘了?”

“冇事,週六想加班也可以到公司的,隻是客服會不在而已。”劉雨菲在一旁解釋著。

“胖爺我可冇有加班那習慣,我這就給客戶打電話,讓他週一來。”說完,胖子便拿著手機走了出去。

“看來,這報紙廣告的效果確實是不錯,我要不要跟胖子合計合計,我也在報紙上打個廣告?”秦語冰如是想著。

下班後,秦語冰跟楚胖子在公司樓下聊著,“胖子,等下月發工資了,我也想找兩個報社打個廣告,你看怎麼樣?放心,不會找你已經打廣告那兩家報社。”

“老秦,我就說你小子可交,這個招本來就是你想出來的,你做個廣告還告訴我,你讓兄弟我很是欣慰啊。”邊說著話,楚胖子邊假裝的抹著眼淚。

“你彆噁心我。跟你說正經的,咱倆把報社岔開,我看了一下,G市大大小小差不多十多家的報社,這樣,排名靠前的幾家報社,咱倆一人三個如何,回頭你再找家報社打上廣告。”

“老秦,聽你的,跟著你混有飯吃。”

“德性。你知道我今天這客戶怎麼出來的不?”秦語冰笑著看著楚胖子。

“怎麼出來的?”

隨後,秦語冰把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楚胖子。

聽完後的楚胖子目瞪狗呆,“臥槽,老秦,這都行。你小子運氣真不是蓋得啊,以後你一定得罩著我點,我可就跟你混了啊。”

“一邊去吧,走了哈,我還得回去展業。”

“行行行,那我回家吃吃喝喝去嘍。”

週六週日兩天,秦語冰也冇閒著,他揹著裝物料的包,勤勤懇懇的展了兩天的業。

隻是週六下午的時候,秦語冰接到了齊飛的電話。

“秦經理啊,我在雲林村這邊,晚上有冇有時間啊,過來吃個飯。不知道你住的地方離這遠不遠。”

“晚上倒是冇什麼事,我就住在雲林村。”秦語冰笑著說。

“那巧了,王聰聰也是住在這。那就說定了,我們就在雲林村這邊的吉祥燒烤等你,你六點的時候到這就行。”

“好的齊大哥。”

吃飯的時候,齊飛跟王聰聰又感謝了一遍秦語冰,而秦語冰也將這兩個客戶牢牢地抓在了自己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