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98章

-

第98章

慕慎桀如同王者般坐在沙發上,長腿蹺著二郎腿,高高在上的氣勢不可侵犯。

而在他麵前正跪著一個女人,上身的衣服撕了一半,露出手臂上未完好的傷。

女人後麵站著四個保鏢,隨時都要上前動粗的架勢。

阮沐希知道,慕慎桀下死手時可不會在乎對方的性彆。

正當她站在那裡不知道是下去還是原路返回時,慕慎桀的黑眸並未看這邊,卻聽到低沉的命令,“下來。”

慕慎桀強勢地給她做了選擇。

阮沐希隻能從樓上一步步下去,直至慕慎桀的麵前一米距離,更看清了女人淩亂頭髮下的臉。

陌生的麵孔,神情害怕。

“是她麼?”慕慎桀問。

阮沐希知道是問自己,她看著女人的臉,再到她的身材,不確定地說,“當時冇有看到她的臉。”

慕慎桀身體微微前傾,壓迫感甚強,盯著麵前的女人,“殺我的理由是什麼?”

“因為你玩弄了我,又拋棄了我。”女人垂著臉說。“我恨你,恨不得殺了你!”

阮沐希神色微震,看向麵無表情的慕慎桀。

所以,是因為男女關係纔會來暗殺的?

“你確定是這個理由?”慕慎桀問,眸色未見一絲變化。

“是,我很確定!慕先生,您可能連你枕邊多少女人都不記得了吧?自然不會記得我這種小角色。”女人理直氣壯,滿眼含屈。

慕慎桀前傾的身體收回,慵懶地靠在沙發上。

阮沐希看著他的反應,也不知道能不能算反應,總之,空氣裡的壓迫實在是讓人不敢大喘氣。

然後聽到慕慎桀冷漠地說,“你的姿色還不夠上我的床。”

女人臉上變色,似乎是難堪。

“最後一次機會,誰讓你來的。”慕慎桀開口。

“我我說的都是真的!”女人堅持剛纔的說辭。

慕慎桀微揚下巴,保鏢上前將人給拖走。

阮沐希問,“真的不是她麼?”

“慕家的伎倆,找個人來搪塞我,真不知道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長。”慕慎桀冷聲。

阮沐希思忖,憑什麼以為這個女人說的不是真的呢?姿色還是有的啊

當她出神時,麵前陰影覆蓋過來,讓她不得不回神。

麵對慕慎桀俯視的眼神時,她微垂下臉。

“拿狙擊槍的人,手臂會有線條感,她冇有。”慕慎桀伸手,勾住她的下顎,提起,臉被迫對著他,“慕家以為我手下留情是因為交易,卻不知是為你。”

阮沐希眼神顫了下,內心冇有一絲的慶幸,反而是加劇的惶恐。

“慕家是死是活,不過是我一句話的事。你好好聽話,慕家活,相反,死。懂?”

阮沐希視線瞥向一邊,“難道我現在還不夠聽話麼?”

“是麼?”慕慎桀一句模棱兩可的話。接著聲音一沉,“把人帶進來!”

阮沐希以為是誰。

在看到進來的人時,驚住,“媽?”

剛要過去,手臂一緊,人被拽了回去,再次落在慕慎桀的手裡。

姚春麗低著頭進來,惶恐地站在華麗的大廳內,手足無措。

慕慎桀捏著阮沐希下顎的手略微施壓,“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聽話。”

阮沐希忽然就想到昨晚上在學校裡發生的事情。

還以為危險已經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