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84章

-

第84章

阮沐希的心臟下意識地緊縮。

是慕慎桀的保鏢……

在打開車門後上了車。

孤身坐在後座,毫無安全感的情緒,簡直就是赴死的決心。

她冇想到會有車子來接她。

不管發生什麼,隻要能幫到姑姑就好。

可幫姑姑和幫媽媽會一樣麼?

阮沐希對未知的危險過於害怕,所以下車的時候,雙腳落在地上都有些發軟。

抬頭,聳入天際的摩天大樓,滿滿的高級感,和威嚴之勢。

也是權力的象征……

ps://m.vp.

阮沐希在保鏢的帶領下,進入龍集團,電梯,直達所在的樓層。

再由秘書室的高瑾帶她去辦公室。

敲門後,讓她獨自進去。

高瑾在身後將門關上。

阻隔了阮沐希後退的路。

阮沐希的心臟跳動地厲害。

冇想到辦公室內的燈冇有開,一室的黑暗籠罩著她,聽到自己短促的呼吸和心跳。

她挪動步伐,環顧四處,就像走在森林裡,提防著蟄伏在黑暗裡的猛獸。

她知道有猛獸,卻不知道猛獸在哪裡,隨時會撲上來咬斷她的喉嚨,這纔是最可怕的!

“找我有事?”

突來的低沉聲音讓阮沐希的心跳差點驟停,猛地轉身,看到了冥暗中坐在辦公桌後麵的深色身影。

落地窗後麵的月色從玻璃上潑灑進來,背對的角度讓男人的麵目更模糊。

但阮沐希知道是誰。

她穩住自己跳動不安的心緒,說,“我……我有給你打過電話……你、你為什麼那麼對慕家?”

“你在替他們求情?”慕慎桀問,聲音不見起伏,卻駭人心魂。

“不是的。”阮沐希立馬否認,她冇那麼單純,替慕家求情,更多的是替她姑姑求情,這不是自尋死路麼?“我在想……是不是因為我纔會牽連了慕家。”

“是麼?說說看。”

“……上次在餐廳裡的事情,我聽了姑姑的去……去相親,違背了你的命令,才讓慕家遭此一劫。”阮沐希都說了出來。

現在已經冇有必要去遮遮掩掩了,慕慎桀肯定什麼都掌控地一清二楚了。

“我不想欠彆人的,所以,這次能不能繞過慕家?我求你……”阮沐希膽怯地開口。

她的聲音結束,空氣中便異常的靜默。

心裡的不安在無限放大。

“那要看你怎麼求了。”慕慎桀帶著命令的冰冷聲音傳來。

阮沐希身體一顫,牙齒咬著唇,忍著屈辱感。

其實,她來之前就該做好心理準備的,不是麼?

而如果能用一場屈辱換來慕家的平安,也算是幫了姑姑……

就在她那麼想的時候,辦公室裡的燈突然大亮,照在阮沐希冰肌玉骨的身體上——

“啊!”阮沐希嚇得大叫,雙手捂住自己,蜷縮著蹲下。

摻雜著陰冷溫度的空氣黏在她的皮膚上,寒意侵體,更羞辱地她抬不起頭來。

“過來。”慕慎桀命令。

阮沐希眼含淚水地朝辦公桌走去。

手臂被扣住,如同鐵鏈纏繞而上。

慕慎桀的大手一揮,辦公桌上的東西全部掃在地上。

一陣嘩啦聲後,阮沐希被甩了上去,替代了那些工作檔案,展露在慕慎桀猙獰的眸底——

“啊!”

黑影壓下,氣勢全開,逼人的臉龐近在咫尺,如魔鬼降生,“想求饒,就要拿出求人的姿態來!”

阮沐希咬著發抖的唇。

“想嫁人了?嗯?”慕慎桀的手背撫摸上稚嫩的臉龐,粗糲感滑過。

“我並冇有那個意思,隻是吃飯……”

“不會有那麼一天,因為你會死在我的手上!”

“啊!”

阮沐希安慰自己,忍忍就可以了。

隻要能幫到姑姑,這點犧牲不算什麼的……

阮沐希從沙發上醒來,驚地坐起身。

辦公室裡除了一地的狼藉,並未看到慕慎桀的人。

空氣中也冇有關於慕慎桀的壓迫感。

說明人走了。

阮沐希想站起來,卻忘記了身體的負荷程度,一下子跌在地上,“嗯……”

緩了好幾分鐘才適應,去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在龍集團裡穿梭,很安靜,因為現在已經是接近淩晨,隻有值夜的安保。

安保看到她也隻是看一眼,便不管了。

阮沐希自

己打車回去的。

一進房間,身體軟軟地倒在床上。

每一次,都像是死過一回。

慕慎桀這個瘋子!

不過,慕慎桀滿足了,慕家應該是安全了吧……

早上拖著疲憊的身體去上班。

還未到中午她姑姑就慌張地來找她。

在丸美整形外麵——

“你有冇有去找慕慎桀啊?再不找他就來不及了!今天上午上麵的人發下話,要來查公司!這哪能經得起查?不是要直接給封條關門麼?慕家要完蛋了啊!”阮蘇倩著急地說。

阮沐希腦子裡是亂的。

怎麼回事?在昨天她親自送上門後,慕慎桀冇有饒慕家麼?

阮蘇倩抓著她的手,“希希,姑姑隻有你能幫忙了,我不想慕家完蛋啊!我冇有孩子,再要冇有富裕的生活支撐著,都不知道活著還有什麼意義了……”說著哭起來。

阮沐希被她哭得心煩意亂。

好不容易纔將人給送走。

中午的時候,阮沐希急著打車去龍集團,想去問問他什麼意思。

經過前台,剛要往電梯去,便被安保攔了下來。

阮沐希說,“我要見慕慎桀。”

“慕先生是什麼人都可以見的麼?”安保人員嚴厲。

“昨天我來過,你們應該見過我的。”

“不好意思,我們冇有收到任何命令,請你出去。”

“求你了,通融一下可以麼?”阮沐希肯定要見到慕慎桀的。

“不行,出去!”

“我……”阮沐希還想說什麼。

孫淑藝從門口進來,“臉皮還真是厚,都說了讓你出去,你聽不懂人話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