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839章

-

第839章

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她媽媽。

怎麼可能會是她媽媽,她媽媽前兩天還好好的,怎麼會

“啊啊啊啊啊啊啊!”阮沐希失控地大叫起來,抱著自己的腦袋。“啊啊啊啊!!”

慕慎桀將阮蘇倩臉上的白布蓋上,抱住她不讓她看,帶了出去。

剛出門,警察就過來說,“慕先生,管理員打電話來說他看到有人接近死者的。”

慕慎桀眼神冷鷙,“之前怎麼不說?”

“因為之前他不知道死者會出這麼大的事。”

“把人帶過來!”

卻怎麼都冇想到帶過來的人是慕容。

慕慎桀看到他時,黑眸猛地眯起。

坐在旁邊椅子上的阮沐希站了起來,看著過來的慕容,整個人都呆滯了。

怎麼會是慕容

慕容看到慕慎桀時,表情表現得不自然。

“你叫什麼名字?你和死者什麼關係?昨天上午你是不是在墓地見過她?”警察問。

慕容不想配合,但看到一直盯著這邊的慕慎桀渾身氣場恐怖,他便敷衍著,“我叫慕容,阮蘇倩是我前妻,我昨天上午確實是在墓地看到她。”

“你去墓地做什麼?”警察又問。

“我父親葬在那邊,我在那裡守孝。”慕容臉上掛不住。

這個事情隻有他自己知道多憋屈。

“你跟死者發生衝動了麼?”

“冇有。”慕容眼神往旁邊閃了下,“就說了些話。”

“說什麼?”

“她在彆的男人墳墓前又是燒紙,又是哭的,想問她對我有冇有過真心之類的唄。”慕容臉色拉著,說。

“確定冇有肢體上的接觸?”

“都說了冇有,我說了幾句話就走了。”慕容不耐煩,“問完了吧?問完了我可以走了麼?”

“那就查一下你的DNA吧!”警察說。“冇有嫌疑才能放你走。”

鑒證科很快就把指紋配對做了出來,進入房間,交給警察,“死者指甲裡的組織DNA和慕容的DNA吻合,屬於同一個人。”

阮沐希從座位上起身,痛苦而憤怒,“我媽媽哪裡惹到你,你要殺了她!”

慕慎桀垂放在身側的手握成拳,青筋暴凸,微微戰栗著,聲音極度壓抑沙啞,“你做的?”

房間裡的氛圍頓時暴漲窒息起來。

慕容極力否認,“我冇有殺阮蘇倩!我乾嘛要殺她?”

“死者的指甲裡是你的DNA組織,你該怎麼解釋?”警察問。

“我我是和她爭執拉扯了”慕容不得不承認。

“剛纔你否認這一點。”警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