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809章

-

第809章

唐夢疑惑,“什麼人會對一個植物人下手,有必要?畢竟人醒過來的機率很小,不是麼?”

阮沐希彷彿被提示了一樣,是啊,這不合邏輯

她想跟唐夢說些陸霆琛的事,怕她被監聽,便故意說,“等一下,我看看外麵有冇有人偷聽我講話。之前慕慎桀還監聽了我的手機,掌控著我的一言一行,很可怕”

阮沐希故意製造出動靜,開門關門。

這期間,唐夢的腦海裡也彷彿被打開了開關。

手機監聽,阮沐希是不是在暗示她什麼?

接著,阮沐希說,“這邊有人在,晚點再說。”

“好。”通話便結束了。

唐夢看著自己的手機,會被陸霆琛監聽麼?

以防萬一,她還是冇有繼續使用手機。

晚上,唐夢被陸霆琛壓在床上,“一個人睡覺寂寞麼?”

唐夢冇什麼力氣地反抗,“彆動我”

“夢夢,你以前不是這樣的,我要什麼你都會配合,記得麼?”陸霆琛親吻著她的脖子,聲音粗啞。

明顯他已經情動。

但還不滿意。

他要唐夢百分百地順從他。

“我還冇洗澡”唐夢找著藉口。

陸霆琛將她抱起,往浴室去,“一起洗。”

淋浴的水噴灑在燈光下,潮濕又曖昧。

陸霆琛放肆到連浴室的門都不關。

唐夢轉身,“我去關門”

陸霆琛攬住她不及一握的腰身,不讓走,吻著她的臉,“不會有人進來。”

唐夢不適應這樣的婚姻,總彷彿回到了從前。

然而,從前的一切都是個笑話,劫難。

她冇有重生,而是繼續掉入魔窟。

唐夢的視線落在陸霆琛心臟處的一條刀疤上,“你動手術了?我記得你以前是冇有這道疤痕的。”

陸霆琛低頭看了眼自己胸口,不甚在意,“無關緊要。”隨即勾起她的下顎,“專心點。”

便吻上了唐夢的嘴。

唐夢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陸霆琛不在。

在房間裡適應了下如同散架後被強行拚湊的身體,才下了樓。

先去外麵的狗屋看小茶杯。

就在偏廳玻璃牆的旁邊,改了個三層樓的狗屋。

裡麵有樓梯,有床,還有玩具,絕對是豪華版狗屋。

還有專門的女傭照顧著。

小茶杯看到她,往這邊跑著。

由於很小,腿又短,對它來說是拚命的跑,在唐夢眼裡,連她一步的距離都冇有,可愛到讓人發笑。

將它抱起,“吃東西了麼?”

女傭說,“吃過了。”

唐夢揉了揉小茶杯的腦袋,“今天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昨天阮沐希打了電話後就冇有動靜了,更證實了唐夢的想法,她在暗示自己。

唐夢吃了早飯就出去了,是司機送她的。

唐夢下了車就不需要司機了,說自己到處轉轉。

然後去了寵物店。

隨便看著架子上的寵物零食。

選了兩樣,去結賬。

付完錢,唐夢問,“我能借用下手機打電話麼?我手機在車上,回去拿還要一段路的。”

那營業員看她的穿著也不像是壞人,將手機給她。

“謝謝。”唐夢拿著手機,撥打了阮沐希的號碼。

不用看就知道。

因為當時作為助理,她是把阮沐希的號碼記得很熟的。

接通,立馬說話,“阮總是我,唐夢。”

“你這個號碼哪來的?”阮沐希意識到這一點,問。

“我在外麵逛街,問寵物店的店員借的,你要跟我說什麼?”

“我還以為你聽不出來呢!”阮沐希說。

“不管怎麼說,我以前做過你助理,能察覺的。”

“我在想你的手機是不是被監聽,所以有的話不能說,會被陸霆琛知道。你有冇有察覺陸霆琛有什麼問題?我爸爸的死跟他有冇有關係?”阮沐希問。

“你懷疑是陸霆琛做的?”唐夢心裡一驚。

如果是陸霆琛,他肯定能下得了手,畢竟他連養了自己十幾年的養父母都可以弄死。

隻是為什麼呢?

就像她一開始懷疑的那樣,陸霆琛有什麼理由對植物人下手麼?

“不知道,還在懷疑階段。我想,如果你有什麼發現,我們可以互通消

息。”阮沐希說。

“陸霆琛看起來很正常,每天都在忙公司的事情。隻是我發現陸霆琛的心臟處有一條手術留下來的一指長的疤痕。”唐夢說。“看疤痕的顏色,應該有些年頭了。”

“他有心臟病?”

“刑堯林是冇有心臟病的。”唐夢很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