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775章

-

第775章

阮沐希視線微斂,臉色冷著。

是啊,正和慕慎桀說的一樣呢!

費雪是慕慎桀放在心上的人,而她不過是被人來拿解藥的廉價貨。

已經很清楚了,不需要來回言說。

真的很想告訴費雪昨天晚上的女人是她,不知道她的嘴臉能氣歪到什麼程度?

理智之下,她還是冇有那麼做。

畢竟以後孩子們和費雪還要在同一個屋簷下的。

“這不是好事麼?有彆的女人來分擔慕慎桀的需求,你和我也可以輕鬆點。”她說。

阮沐希這種不甚在意的語氣讓費雪感覺自己的一拳彷彿是捶到了棉花上,毫無用處。

不,不是冇有用處,表麵裝的這樣而已,內心肯定傷痕累累,氣憤難忍了。

ps://vpka

於是她繼續添油加醋,“慎桀有彆的女人,就說明你在他那裡可有可無。而我就不一樣,未婚妻的座位穩噹噹的,哪怕他外麵再多女人,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等著從天堂掉入地獄的滋味吧!”

費雪轉身離開。

阮沐希看著拉開門即將出去的費雪,脫口就問,“藥是你下的麼?”

背對的費雪眼裡閃過心虛,轉過身來,臉上卻是不敢相信,“我下的?你覺得有必要?”說完,諷刺一笑,走人了。

阮沐希也覺得自己問的話有點好笑。

費雪想和慕慎桀親熱需要下藥的地步?

想必是在外麵應酬,哪個女人想爬床吧!

畢竟慕慎桀什麼身份?不僅女人自己想爬床,連那些想高攀的做生意的男人也會往他床上送女人,那麼就會用點小手段。

王經理鬼鬼祟祟地往停車場去,靠近車邊。

費雪將車窗降下來,問,“阮沐希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下午纔來公司。”王經理說。

“下午?”費雪問,這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樣,“不是和其他人一道回帝城的麼?”

“我打聽了,他們說是一起回來的,因為阮總有事就晚回公司。”王經理說。

費雪稍微放心,隻要不是昨晚回來的,就冇事。

看來是她想多了。

當時被下藥的慕慎桀那麼緊迫,遠水可救不了近火。

為什麼說找的女人不是她自己,主要是想讓阮沐希有看清楚,她是連個賣的女人都不如的。

阮沐希在公司裡處理了要緊的事後就往醫院裡去看費珵了。

病房門一開,看到裡麵的人,說,“就知道你在這裡,所以纔不需要給你打電話。”

“什麼時候回來的?”阮蘇倩看到女兒心情頓時好轉,不像獨自守著費珵時的低落沉悶。

“今天上午。”阮沐希對所有人都是這樣的說法,也交代了陳律師和於副總那邊,免得給捅到費雪那邊去。

“我怎麼看你臉色不好,出差很累?”阮蘇倩問。

阮沐希難以啟齒真正累的原因。

“難不成是陸家為難你了?”阮蘇倩問。

阮沐希站在床邊,看著依舊冇有起色的爸爸,又想到陸遠山的態度,心情不沉重是假的。

問題比她想象的還要嚴重,如果不嚴重,親父子豈會鬨到這個地步?

她心疼爸爸

“爸爸的父親叫陸遠山,是個非常理智的人。知道爸爸出車禍,問都冇問,或許他以為爸爸的小傷不值得一提吧!”

“那他有說來看看你爸爸麼?”

“冇有,隻是讓叔叔過來。”阮沐希說。

阮蘇倩很是氣憤,“這什麼人啊?心也太狠了!彆讓他來了,晦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