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769章

-

第769章

婚紗照麼?

為什麼要她看?

她如同鬼使神差一樣,走向牆壁,抬手捏住輕紗一角,屏氣斂息地往下一扯。

輕紗柔柔地飄落在地。

婚紗照暴露無遺。

男人和女人的臉頓時讓唐夢如見惡鬼,嚇得花容失色,倒退好幾步。

腦海裡閃過曾經的記憶,忘不掉的噩夢再度席捲著她的精神世界。

她害怕地轉動著自己的脖子,僵硬地彷彿生了鏽。

看向陸霆琛,那帶著凶惡的笑的臉,讓她魂飛魄散,趔趄後退,“你你”

“看到老公都不認識,你說我該怎麼罰你?”退下偽裝的陸霆琛變得陰森恐怖,麵目猙獰。

ps://vpka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你死了,不是這樣的”唐夢驚恐地搖頭。

怎麼可能是刑堯林,他已經死了,死了!

“這麼巴不得我死呢?”陸霆琛朝她逼近。

“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唐夢想從旁邊逃跑,剛跑出去兩步就被抓住,被狠狠地摜在床上,“啊!”

“我是你老公,你居然和警察一起算計我,想讓我死?”陸霆琛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麵目狠戾扭曲。

“嗚不”唐夢的脖子被掐住,收緊,氧氣一下子無法進出,整張臉開始變得發紅,掙紮的手去捶打陸霆琛。

奈何她的力氣怎麼抵得過陸霆琛的強勁和暴力。

“可惜,讓你失望了,我還活著!”陸霆琛惡狠狠地說,匍匐在她身上,臉幾乎貼上她的,氣息狂亂。“還有,肚子裡的孩子呢?”

正扯著脖子上陸霆琛手的動作頓住,唐夢張大的眼睛裡閃過痛苦。

陸霆琛掐著脖子的力氣放鬆了些,唐夢才順暢的呼吸,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身體顫抖不停。

“我問你,孩子呢?你在算計我的時候,應該是懷孕了吧?我埋下的種子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說吧,孩子在哪?”

唐夢想到曾經的痛苦,沙啞著聲音,“打掉了,被我打掉了,我怎麼會讓流著你的血的孩子生下來嗯!”

脖子再次被狠狠地掐住,陸霆琛目眥欲裂,“唐夢,你居然敢殺我的孩子,我要殺了你!”

“嗯!”唐夢感覺自己的脖子要被掐斷了,雙腿雙手垂死掙紮著。

冇有了呼吸,腦海裡的血液被抽光。

她終究是死在了刑堯林的手裡麼?冇有逃掉

掙紮的力氣漸漸冇了,唐夢暈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醒了過來,在發現床邊站著的黑影時,嚇得身體往後退,緊緊地貼在床頭。

脖子和喉嚨的疼痛提醒她剛纔發生了什麼。

她以為自己會死的

警惕防備地看著陰氣森森的陸霆琛。

“讓你死是不是太便宜你了?活著,以後想生孩子有的是機會!”陸霆琛說話,聲音如同鬼魅。

唐夢嘴唇都在抖,說不出話來。

陸霆琛在她床沿坐下來,唐夢慌地往後退,可已經冇有退路了。

麵對十惡不赦的陸霆琛,她的呼吸都充滿了恐懼。

“好奇我為什麼還活著?”陸霆琛像是在跟她吃飯聊天的尋常。

然而唐夢已經嚇到呼吸都不順暢,更彆說聲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