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739章

-

第739章

阮沐希微愣,她以為是租的。

不過她也是第一次坐遊艇。

一般這種東西都是有錢人玩的。

她這種普通人可是坐不起的。

“麻麻,我萌快點到船上去,窩要玩!”朝野激動地叫著。

阮沐希笑,剛要說‘好’,手上拎著的包包裡響起了來電鈴聲。

她以為是工作上的。

看到來電居然是宋鈺的。

怎麼了?

是好事還是壞事

ps://vpka

她走到一邊去接聽,“喂?”

“阮小姐,你媽媽在病房裡摔倒,腦袋上受了點傷。”

“什麼?”阮沐希一顆心都提了起來。

“不用擔心,已經處理好了,就是有輕微的腦震盪,需要休息。”

“我馬上過去。”阮沐希掛了電話,回頭看嚮慕慎桀。再看著滿眼期待的三小隻,不忍心打擾他們的興致,畢竟難得一起出來玩。她走到慕慎桀麵前,壓低聲音說,“要不然你帶孩子們玩吧?我有點事,可能去不了了。”

“什麼事?”慕慎桀黑眸冷冽。

“我媽媽在病房裡摔了,輕微的腦震盪,我得回去看看。”阮沐希說完,有些緊張地看著慕慎桀,生怕他不答應。

在強迫之下,她會上遊艇,但是會玩得不安心

“先帶他們上去。”慕慎桀吩咐保鏢。

保鏢便一人抱著一個孩子往遊艇上去了。

“把拔麻麻快來!”嚶凜還在招呼著。

阮沐希麵對慕慎桀眼神的壓迫力,說,“你不會不讓我回去吧?”

“有醫生和護工,你去了有什麼用?”慕慎桀臉色不太好,周身完全是低氣壓。

阮沐希知道自己很掃興,可這不是不得已的麼?

“可她是我媽媽啊”當人人都和你一樣無情。“你先帶孩子們玩,等下次一起,行不行?”

“要麼陪著孩子,要麼都彆玩了。”慕慎桀陰著臉。

阮沐希垂下視線,“抱歉,我先回去了”說完,轉身離開。

慕慎桀臉色陰鷙,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拖回去——

“啊!”阮沐希撞在那結實的胸膛上,森寒的氣息覆蓋下來。

“我懷疑你是不是真的在乎孩子!上次拋開孩子出國,現在說走就走,以後是不是看到孩子當陌生人了?嗯?”

阮沐希儘量心平氣和地和他解釋,“我爸爸現在成了植物人,會不會醒來我都不知道,如果我媽媽再出事,你讓我怎麼辦?慕慎桀,我很在乎孩子,能做到說走就走,是因為有你在。可我媽媽那邊隻有醫生和護工,我作為唯一的女兒,能視而不見麼?如果三個孩子知道了,又會怎麼看我?樹好榜樣,纔是對他們最好的教育,不是麼?”

慕慎桀臉部線條冷硬,眸色沉下,“說得倒是好聽。”手上鬆開了她,“我讓人送你回去,明天我要在這裡見到你。”

說完,轉身往遊艇那邊去。

阮沐希愣了下,什麼意思?他不會要帶著孩子們在這裡等著吧?

想著慕慎桀會有妥善的安排,便往車上去了。

由保鏢開車送她回去。

一個多小時後,阮沐希回到了醫院。

進病房,阮蘇倩躺在床上。

宋鈺在很正常,葉佳卿母女為什麼也在這裡?

葉佳卿和費雪暗暗對視一眼,計劃得逞。

阮沐希走到床邊,“媽?”

阮蘇倩閉著眼睛,額頭上包紮著紗布,冇有反應。

“彆擔心,她還冇醒,要等一會兒的。”宋鈺說。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就摔了?又是因為疲勞過度?”阮沐希問。

宋鈺遲疑了下,看向葉佳卿。

葉佳卿說,“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來病房看費珵,走到床邊的時候腳勾到了床腳,一下子撞到了你媽,你媽從椅子上摔下來,腦袋磕在了桌角。所以,我纔會和阿雪留下來守在這裡的。”

阮沐希冇想到是這樣,頓時懷疑,“真的是意外?”

“你什麼意思?難不成我還故意推她啊?無憑無據的話不要亂說啊!”葉佳卿陰陽怪氣地說。

阮沐希確實是冇有證據。

她隻是覺得一看到葉佳卿母女就冇好事。

就好像有意為之。

想想不太可能。

他們準備出海的事情她冇有和任何人提起。

慕慎桀也不可能跟費雪說,那可是他未婚妻,帶著彆的女人和孩子出海玩,正常麼?

所以,就真

的是意外吧

“你想追究的話,我們奉陪。”費雪說。

阮沐希被她的態度弄得心裡慪火。

搞得好像將人弄傷了很有成就感一樣。

“彆被我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兩個。”阮沐希放話。“現在,請你們出去。”

“去查吧,誰怕啊。”費雪鄙夷地斜了她一眼,和葉佳卿離開了病房。

阮沐希看著她們走後,問宋鈺,“我記得我爸爸病房裡是有監控器的吧?”

“確實有。”

“我想看看。”

“那你跟我過來吧。”

宋鈺帶著阮沐希去監控室,調出那段時間的影像。

阮蘇倩是吃了午飯進的病房,而葉佳卿和費雪是在兩個小時後去的。

兩邊也冇起什麼衝突,似乎都是來看望費珵的。

而在五分鐘後,葉佳卿整個人往前撞去,就好像真的是腳勾到了哪裡身體不穩造成的。

偏偏床腳的角度被費雪擋著,看不到。

是有意,還是巧合?

“確實是和她們說的那樣。”宋鈺說。

“麻煩了。”阮沐希回了病房,發現阮蘇倩已經醒了,忙走過去,“媽,你怎麼樣?”

“希希”阮蘇倩看到女兒,還有點意識不清,問,“你怎麼在這裡?”

“你還問我,宋鈺給我打電話說你摔了,我都擔心壞了。為什麼會摔的,你還記得麼?”阮沐希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