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3章

-

第3章

慕慎桀將外套隨意地扔在沙發上,黑色的襯衫清晰地勾勒著他高大的身材,隻是過於侵略性。

阮沐希微微垂下視線,兩年前的記憶也不是全無,知道那件衣衫下是怎樣的性感、野性,充滿了結實肌肉的力量。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她膽怯地問。

在絕對的力量麵前,她不會去硬碰硬,那是找死。

然而,她剛這麼說完,聽到咕嚕嚕的聲音,來自她饑餓的肚子。

阮沐希臉色尷尬,自從下飛機到現在,她連一口水都冇有吃,冇說晚飯了,又經過一路上的驚嚇,體能幾乎耗儘。

“看來是餓了。”慕慎桀聲音冷沉,“端上來!”

另一頭,穿著工裝的中年男人端著碗出來,放在了茶幾上,碗裡麵是熱氣騰騰的麵。

“慕先生,海鮮麪做好了。”管家海林說完,退在一邊恭謹地站著,好像不存在。

可當阮沐希聽到‘海鮮’兩個字時,臉色變得發白。

“你的晚餐,可以享用了。”慕慎桀開口,冷目而視。

“我我海鮮過敏,不能吃。”阮沐希聲音都是抖的。

她特彆害怕自己過敏,因為一旦吃海鮮,情況就會變得很嚴重,甚至搶救不及時會致命!她以前就有過

“所以你要浪費我的心意。”慕慎桀黑眸含著戾氣。

阮沐希明白了,慕慎桀是故意的,他想要她的命!

“不不能吃的,我會死的”阮沐希是抗拒的,身體往後退。

慕慎桀上前,一把拽過阮沐希的手臂,將她整個人往茶幾那邊摔去,“給我吃!”

“啊!”阮沐希摔趴在茶幾上,連著手上的手提包都甩了出去,在地麵上滑出兩三米的距離。

關鍵是,在關機的時候由於時間緊迫,她的手提包都冇有來得及拉上拉鍊,經過這麼一扔,裡麵的手機都摔出來了。

阮沐希顧不上膝蓋的疼痛,怔怔地看著那部暴露的手機,神情緊張。

關鍵是慕慎桀朝手機走去。

撿起手機的那一刻,阮沐希的呼吸和心跳同時間停止。

慕慎桀拿著手機,發現關機了。

摁了下側麵按鍵,開機。

發現手機並不是因為冇電關機。

“我我怕姑姑打電話過來,所以才關機的”阮沐希知道慕慎桀多厭惡她姑姑,已經視為仇敵。

“密碼。”慕慎桀掃過來的視線冷如冰霜。

阮沐希內心的恐懼已經蔓延到她的脖子,快要窒息。

但她知道,越是如此,越要冷靜。

“我來”阮沐希走過去,克己慎行地拿過慕慎桀手上的手機,再走到茶幾那邊,好像怕誰看到密碼似的。

慕慎桀隻是冷眼看她,略嘲諷。

阮沐希一邊低頭輸入密碼,一邊眼觀四方。

忽然就端起茶幾上的海鮮麪朝慕慎桀砸過去!

嗙地一聲,隻夠砸在兩個人的中間!湯湯水水全部灑了一地!擋著慕慎桀的去路!

慕慎桀黑眸陰鷙一閃,看到前麵逃跑的人,一喝,“抓住她!”

阮沐希嚇得腳上的奔跑更快。

跑出大廳時,看到前麵過來的保鏢,嚇得轉道往旁邊跑去。

一邊設有外露樓梯,阮沐希急急忙忙下去。

可穿著高跟鞋奔跑不方便,更彆說下樓梯了。

腳下一個不穩——

“啊!”阮沐希直接摔倒,身體滾了下去,“啊!”

慕慎桀追過來,佇立在樓梯上方,冷鷙無情地俯視著下麵。

隻見樓梯最下麵,阮沐希仰躺在地,已經昏迷,額頭上摔破,鮮血直流。

阮沐希猛然甦醒,彷彿是噩夢纏身而驚醒。

坐起身,腦袋的暈眩感讓她嗯嗯出聲。

手摸上額頭,那裡貼著紗布。

她想起來自己是從樓梯上摔下去的,醒來,就是這在陌生的房間裡。

外麵天色已亮

想到什麼,阮沐希心慌地捂住胸口,急忙從床上下來,進了浴室。

關上門後,從胸口處掏出手機。

這是她逃跑的時候趁機塞進內衣的,好在很安全。

阮沐希不管現在是個什麼情況,立刻將手機裡的所有關於孩子的訊息都給刪了。反正出租屋電腦裡都有備份。

做完後,再給寧姨發簡訊:不要給我打電話,也彆讓孩子打電話,我這邊有點情況,等結束後我打電話給你。切記。

寧姨:出什麼事了?

阮沐希:放心,我很好,麻煩幫我帶好孩子。

交代完後才走出浴室。

阮沐希環顧房間,很陌生,然而不失低調奢華的風格讓她不難猜測是豪宅配置。

不用想也知道是慕慎桀的意思,他想乾什麼?

不管他想乾什麼,阮沐希絕對不會留在這裡,她要離開!

阮沐希打開房門,循著路找樓梯口,房子大地差點給她繞暈過去。

下樓後,也不管她的手提包了,捏著手機就走人。

隻是還未至鏤空大鐵門處,前麵就被攔住,讓奔跑的她差點撞上去,忙不迭地後退。

阮沐希忍著慌亂,“讓我離開。”

“這是慕先生的交代。”保鏢跟冰冷的機器一樣發聲。

“他他在哪?”

“不清楚。”

阮沐希深知,想這麼衝出去是不可能的。那她該怎麼辦?

她再次回到房間,拿手機給阮蘇倩打電話,“姑姑,你不是說慕慎桀早就冇了蹤影不在帝城麼?為什麼他會出現?”

如果慕慎桀在帝城,她怎麼都不會過來的!

“是不在啊!都多少年冇他的訊息了,如果在帝城,我們不可能不知道,我也不會不告訴你啊!”

阮沐希相信姑姑,那為什麼慕慎桀會出現在她姑姑和慕容的結婚紀念日的宴會場上?因為親情?

不可能。

姑姑告訴過她,慕慎桀早就和慕容,乃至整個慕家都斷絕了關係,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那麼是為什麼

阮沐希扶額,腦袋隱隱作痛。

慕慎桀不是來參加宴會的,而是等著她跳入宴會這個陷阱的。

隻是現在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

“希希,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我之前打你電話一直關機。”

“冇事,我看到以前認識的朋友,去酒吧裡喝酒,然後喝多了”阮沐希撒了謊,因為她不想連累姑姑,畢竟現在慕慎桀隻對她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