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8章

-

第18章

阮沐希知道他指的是什麼,就因為她接觸了慕銘禾,可那不是她自願的,但她也不能把罪過推到慕銘禾頭上啊!

“帶她去朱老闆的房間!”慕慎桀命令。

站在門邊的保鏢走過來。

阮沐希嚇到發抖,那邊慕銘禾見狀要過來攔,卻被另一個保鏢給攔住,過不來。

保鏢動手抓過阮沐希的手臂——

“啊,不要碰我,我不去”阮沐希害怕極了,慌亂之餘腳用力地踹向保鏢的膝蓋。

保鏢冇想到她會出腳,倒是冇有防備地被踢中,手一下子鬆開。

阮沐希的身體因為慣性往慕慎桀手臂上撞了下!

慕慎桀手上端著酒杯,一下子將杯中酒給撞灑了出來,液體沾濕了修長有力的男性手指往下滴。

包廂裡的氛圍一下子凝固起來,滴水成冰的溫度。

阮沐希嚇到聲音顫抖,“我我幫你擦!”忙拿過茶幾上的毛巾去擦慕慎桀的手。

然而,那手直接避開。

阮沐希眼裡不解又惶恐。

接著聽到慕慎桀陰冷的聲音,“舔乾淨!”

“什什麼?”阮沐希呆住。

“要我說第二遍?”慕慎桀聲音更冷,威嚇!

“哥!你為何這麼羞辱她?以前的事情還不夠麼?”慕銘禾怒火都壓不住了,用力推開保鏢就要去救阮沐希。

慕慎桀的保鏢不是吃素的,人家可是專業的!

在被慕銘禾掄拳頭的時候,保鏢身體後退的同時,下盤腿掃過去。

慕銘禾立刻反應敏捷地閃身,拳頭朝著保鏢的臉襲擊過去!

保鏢就像是打拳擊那樣,腦袋一偏,錯開拳頭,身體往前,鐵拳擊中慕銘禾的胃部——

“嗯!”慕銘禾悶哼一聲,身體急速後退了好幾步,胃裡一陣排山倒海地翻攪,拚儘全力纔將那股不適給壓下去,但臉色已經有些發白了。

阮沐希見狀,焦急道,“慕銘禾,跟你沒關係!我的事不要你管!”

“我冇事”慕銘禾忍痛地聲音都啞了。

“你走吧!”阮沐希收回視線,觸及慕慎桀依然滴著液體的手指上,渾身一顫。然後她閉上眼睛,將唇貼上那纏繞著青筋的手背上。

“希希”慕銘禾看著跪在地上用那種方式給慕慎桀清理手的畫麵,整個人都震住了。

“仔細點。”上方不怒而威的命令聲音砸下來。

阮沐希忍著眼淚,擯棄尊嚴、一切,專心地幫慕慎桀清理手。

從手背到手指。

慕慎桀深黑的眸冷漠無情地看著,如同睥睨跪在腳下的螻蟻。

正當他以掌控全域性的姿態折辱阮沐希時,手指驀地抖了下,慕慎桀渾身的肌肉下意識地緊繃,就像是猛獸受到威脅時的防備反應!

阮沐希嚇了一跳,上身後退,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呆若木雞地看著一動不動盯著她的慕慎桀。

還未反應過來,下顎一緊,被猛地掐住,“唔!”

“果然有些東西是不需要彆人教的。”慕慎桀聲音充滿惡意,隨後吩咐,“帶走!”

保鏢上前扯阮沐希的手臂,她都忘了反抗。

或許她明白,就算是反抗,也無濟於事。

“希希!”慕銘禾想上前救人,被另一個保鏢攔住。

他眼睜睜地看著阮沐希被帶走,包廂門自動關上。

慕慎桀拿著毛巾擦手指,冷如冰霜,無動於衷。

慕銘禾上前,“哥!放了她吧!她有什麼錯你要這麼對她?以前是,現在也是!就算阮蘇倩做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那也隻是她的姑姑,又不是她親媽,何必遷怒於她?我實在是不明白!”

“跟你有關係?”慕慎桀冷冷的,一雙銳利的黑眸直逼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