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6章

-

第16章

晚上有客人預約,他們便會需要加班。

阮沐希六點鐘的時候正準備拿自己帶來的麪包充饑時,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眼來電,接聽,“我在加班。”

“所以我過來給你送好吃的。”

阮沐希走進接待室,看到了坐在裡麵等著的慕銘禾。

她走過去,“不是說不要送了麼?”

“隻是難得送一下,都不行?”慕銘禾見她站在那裡發愣,攥住那纖細的手腕,拉過去。

被碰觸的阮沐希身體僵了下,無措地坐在椅子上。

看著麵前一人份的美食。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阮沐希問。

慕銘禾眼神溫和,“我對你好,你接受,就這麼簡單,無需有壓力,就像幾年前你在慕家一樣。如果你高興,叫我一聲二哥。”

ps://m.vp.

二哥阮沐希斂下視線,當初就因為她叫了慕慎桀一聲‘大哥’,噩夢便陰魂不散。

這個二哥,她也未必有那個膽子叫

她和慕銘禾本身就不應該一而再再而三地見麵的

“再不吃冷了,就浪費我的一番心意了。”慕銘禾抬手,揉揉她的腦袋,就跟鄰家哥哥般的嗬護。

阮沐希順了順自己的頭髮,略微不滿,“我又不是小孩子,乾嘛摸頭。”

慕銘禾不由失笑,“行,不摸了,吃吧!”

看著阮沐希吃飯的可愛模樣,心想,二十一歲,在他的眼裡不就是個孩子。

“對了,夏老闆還好麼?”阮沐希想起來問。

“整形醫院是他創辦的,就像是自己的孩子,看著他茁壯成長,結果被人強買強賣。關鍵是對方連個麵都冇露,就用一筆錢打發了他,他心裡肯定是不好受的。”

“對方很厲害,是什麼來頭麼?”阮沐希好奇,難道是和慕慎桀一樣厲害的角色?

如果不厲害,以慕銘禾的身價勢力也是可以幫上忙的吧,顯然冇有成功。

她希望有個人能打壓慕慎桀

“聽說是龍集團的掌權人,所以我也幫不上忙。”慕銘禾說完。

阮沐希的希望破滅,甚至在日光燈下的臉色更加發白。

是慕慎桀?慕慎桀買了丸美整形醫院?

為什麼是他

阮沐希的手指緊緊地抓著飯盒,一個用力過度,翻了過來,直接扣在她的手背上,燙地驚叫了下,“啊!”

慕銘禾立馬拿過旁邊的礦泉水打開,一手抓著阮沐希的手一手將水淋在她的手背上,“彆動。”

水倒在她的手背上,涼意傳來,將不多的熱度給衝散。

“都紅了。”慕銘禾蹙眉地看著發紅的手背,時不時地用水淋一下。

阮沐希看著慕銘禾緊張的樣子有些不好意思,“我冇事,飯已經不是很燙了。”

慕銘禾抬起頭來,認真道,“手燙壞了,我賠你。”

緊張不安的氣氛被慕銘禾的話給衝散,讓她不由地笑了下,“怎麼賠?把你的手砍下來賠我麼?”

“嫌棄麼?”

“彆鬨了”阮沐希臉上的笑都快收不住了。

一抹黑色的身影經過接待室,在門口時斂步,身量頎長而帶著強大的壓迫力。

半敞開的門裡麵,是慕銘禾和阮沐希互動的畫麵。而阮沐希的手還在慕銘禾的手裡。

那股氣場過於強大,慕銘禾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氛圍,朝門口看過去。

阮沐希也轉過身,當她對上那雙不似人間溫度的黑眸時,手忙抽了回去,腳下跟著發軟,身體緊緊地貼著桌子邊緣撐著纔不至於跌倒。

“哥?”慕銘禾意外他的出現。

慕慎桀長腿跨入接待室,高大的身型給人喘不過氣的壓力。

造就一室的不安。

在慕慎桀的視線掃向阮沐希的時候,慕銘禾不動聲色地擋在了阮沐希的前麵。

偏偏這樣的舉動更讓阮沐希惶恐。

就好像她和慕銘禾之間有什麼一樣。

而慕慎桀的警告言猶在耳

“哥,好久不見,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你。不過,你怎麼來這裡了?”慕銘禾疑惑。

這裡可是整形醫院,他並不覺得慕慎桀那張連他都自愧不如的俊美臉廓有需要整改的地方。

難道是因為希希

“經過。”慕慎桀冷漠地回了兩個字。

慕銘禾上前幾步,說,“哥,我們好些年不見了,去喝一杯?”

“可以。”慕慎桀倒是冇有拒絕,轉身的時候,鷹隼般的視線掃過縮在一邊不敢

發出聲響的獵物。

在慕慎桀和慕銘禾離開後,阮沐希的身體一軟,跌坐在了椅子上。

後背都有冷汗了。

她知道慕慎桀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龍集團買下了丸美整形醫院,也就是說慕慎桀買下來的。他來自己的地盤不需要有理由。

阮沐希無助地捂著臉。

慕慎桀是為了掌控她纔會買下一家整形醫院的。

冇想到他的掌控欲可怕到如此駭人的地步,連一口氣都不讓她喘

阮沐希想到自己做修複手術的那份保密協議,會不會被慕慎桀知道?

應該不會。

慕慎桀不可能會去管客戶檔案。

想到此,她稍微放心。

預約的客戶來了,阮沐希很快投入到工作中。

結束後已經差不多九點鐘了。

阮沐希進換衣室,打開櫃子,剛要換衣服時,手機響起來。

當她拿到手機看到來電時愣了下。

不是電話視頻,就打電話。

她跟寧姨說過不要主動打電話的。

而且這個時候那邊天還冇亮吧!

阮沐希接聽,“喂?”

“麻麻?是窩的麻麻麼?”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讓她心都軟了下來,似乎一天的疲憊瞬間消失。

“對,是你的麻麻,現在才幾點啊?怎麼醒了?哥哥們呢?”阮沐希問。

打電話的是女兒嚶凜,小嘴巴一撅,“哥哥萌還冇有起床,窩想麻麻奏拿奶奶的手機給麻麻打電話惹!”

阮沐希就知道是這樣,冇有責怪,嘴角帶笑,“嗯,麻麻也很想你們。”畢竟孩子們什麼都不知道。

“麻麻工作介素惹麼?”

“剛結束,準備回家呢!”

“不回介裡的家麼?”

阮沐希剛想說什麼,傳來寧姨的聲音,“嚶凜,怎麼拿手機打電話了?”

“窩給麻麻打的電話。”

“不是說麻麻在工作不能打電話麼?”

“窩窩奏打一下下”

阮沐希聽著女兒軟萌的聲音,臉上儘是溫柔的笑,她想著回去後等那邊天亮給孩子們視頻。

換衣間的門響了下,阮沐希以為是同事。

然而轉過臉視線觸及到那抹深沉又黑暗的頎長身影時,嚇得她臉色轉白

“給誰打電話?”慕慎桀麵無表情的冷。

“冇有誰”阮沐希渾身僵硬,充滿了恐懼。

“拿來。”

阮沐希轉身就跑,同時要掐斷手機通話。

但另一隻手的動作更加迅速——

“啊!”

阮沐希驚叫地去搶,脖子卻一下子被掐住,整個人釘在了衣櫃上!

“唔!”

慕慎桀拿著手機,通話已經結束了。

他將那串號碼回撥過去,打開了擴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