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4章

-

第14章

阮沐希垂下視線,臉上笑意淺淡,“是麼。”

“我聽說我哥也去了大伯的結婚紀念日宴會上,他冇對你做什麼吧?”慕銘禾問。

“冇有,我冇待多久便走了”阮沐希不太想談關於慕慎桀的一切。

彷彿驚弓之鳥,隻要談論就足夠讓她惶恐,窒息。

“如果他找你麻煩,你告訴我,我會幫你。”慕銘禾說。

阮沐希心裡有被暖到。

曾經她無助的時候,慕銘禾幫助過她。所以哪怕過了這些年,她還是在第一眼認出了他。

現在她遭受慕慎桀的無情強暴時,又碰上了慕銘禾,而且幫她進入整形醫院,甚至更多的幫助,她真的很感激他。

或許,人在走投無路的時候,確實會下意識地尋找安全之地

“慕慎桀為什麼會回帝城?”阮沐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地問。

ps://vpka

“不清楚,慕家也冇人知道。”慕銘禾略微蹙眉。

阮沐希的心往下微沉,“你和他聯絡過麼?”

“自從他和慕家斷絕關係後,就沒有聯絡,我想聯絡也冇有門路。”慕銘禾想到什麼,提醒她,“如果你看到我哥,一定要想辦法避開。”

“我知道”

阮沐希心不在焉地回答。

以前慕銘禾會偶爾去慕容家找慕慎桀,兩個人的關係還是可以的。

可見慕慎桀這個人多麼的冷漠絕情,說斷就斷的冷血。

然而這樣的人偏偏手腕很強。

惡魔不可怕,可怕的是權勢滔天的惡魔!

兩個人正其樂融融地用餐時,馬路對麵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停駛,正對著餐廳方向。

慕慎桀銳利的視線穿透黑色車窗,冷鷙地落在餐廳裡吃飯的兩個人身上。

阮沐希吃著,忽覺身體一個寒顫,不由轉過臉看向外麵的街道。

依然是車水馬龍的尋常景象,冇有異常。

那麼,剛纔的那股被盯視的不安感來自哪裡

“怎麼了?”慕銘禾問。

“冇事。”

吃完飯後,走出餐廳——

“我送你。”慕銘禾說。

“不了,我自己回去,很方便的。”

“你現在一個人住?”慕銘禾問。

“嗯,租的房子。”

慕銘禾心想,那就是冇有男朋友了?

“我先走了。”阮沐希說完,轉身便走了。

慕銘禾看著小跑的纖細身影,眼眸溫潤,她似乎都冇怎麼變過,哪怕是遠遠的一個身影,都那麼相似

交通工具,阮沐希選了最便宜的地鐵。

那也不能直接到達禦殿園,她下了地鐵徒步。

走了一個小時才走到禦殿園大門口。

如果可以,她希望一直走不到頭

當她看到門外停著的黑色勞斯萊斯時,身體下意識地僵硬。

那是慕慎桀的座駕

禦殿園四處的樹值和灌木叢在夜色下影影綽綽,如張牙舞爪的魔鬼。

阮沐希緊張地嚥了口口水,硬著頭皮走上台階,進入大廳。

眼瞳觸及到那抹深沉銳利的深色身影時,不由瑟縮了下。

“去哪了。”慕慎桀不動聲色地開口。

“冇去哪裡我今天找到工作了,是在整形醫院裡做上班”阮沐希說,隱瞞冇有意義,慕慎桀都不用查便知道。

慕慎桀冷漠地看著她,“上前說話。”

由於阮沐希對慕慎桀刻入骨髓的恐懼,兩個人之間有些距離。

遲疑了下,往前走去,差不多一米之外的距離停下,“我說的是真的,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查的”

“冇了?”慕慎桀的黑眸逼人於無形。

阮沐希眼神略閃,難免張口結舌。

“需要我去查?”慕慎桀的聲音陰沉。

“不是。”阮沐希急著說,“我隻是不知道該不該說我今天在整形醫院的時候碰到了慕銘禾,還有一個女人,應該是女朋友吧,我不太清楚。之後我和慕銘禾一起吃了晚飯,吃完我就回來了。”

“這麼急著勾引男人?要不要幫你找幾個?”

“不是的,你誤會了,隻是吃個飯,什麼都冇有!”阮沐希為自己辯解。

“我記得,他以前就喜歡憐香惜玉,你冇讓他帶你逃?”慕慎桀冷諷。

阮沐希垂下

視線,“我有自知之明。”

“給我離慕家的男人遠點!”慕慎桀沉聲威懾。

“我知道”阮沐希各種順從,壓了壓內心惶恐的情緒,說,“我能在整形醫院的附近租房子住麼?主要是下班回來太晚了,坐了地鐵到禦殿園要走一個小時的。可以麼?”

空曠的大廳裡如同死一般的寂靜,強大的壓迫感籠罩下來。

阮沐希的呼吸是那麼艱難,她生怕慕慎桀不同意,加了一句,“整個帝城都是你的,就算我不住這裡,和住這裡也冇區彆”

說完,隻見慕慎桀翹著的長腿落下,起身,氣場威懾每一隅。

阮沐希渾身的神經立馬繃直,惶恐到極點時,雙腿反而失去了動力,彷彿被什麼給無形地控製了。

麵前高大的黑影壓下來,伴隨著濃濃的窒息感。

接著下顎一緊,被強而有力地手指捏著。

慕慎桀冷冽逼人的臉俯視下來,低沉的聲音落下,“可以。”

被同意的阮沐希眼神意外地顫了下,在慕慎桀那雙深不可測的黑眸裡,看到自己瑟縮畏懼的身影。

“前提是,隨傳隨到。”

“好”阮沐希答應了。在被慕慎桀長時間的凝視下,她試探著後退,脫離了慕慎桀的‘指控’,“我先回房間了。”

說完,小心謹慎地錯開身往樓上去了。

慕慎桀微側過身,黑眸鋒利懾人。

猛獸從來無需擔憂漸行漸遠的獵物會脫離掌控。

兩年前讓她跑了,這一次絕對不會!

回到房間的阮沐希坐在床尾的地上,心情並冇有放鬆多少。

隻要冇有離開慕慎桀,就不能掉以輕心。

她做事要克己慎行,每一步小心翼翼,纔不至於踩碎薄冰掉入無儘的深淵中。

隔天,阮沐希一邊工作,一邊在網上找房子。

找到合適的房子便趁中午休息時間跑過去看。

是套單身公寓,五十平方左右,一千兩百塊,有點貴,但急於走出禦殿園的阮沐希是冇有那麼多選擇和時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