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260章

-

第1260章

然後將茶杯給接過去了,喝了口。

唐夢將手放下的時候,酸澀地都在顫抖。

她纔不會相信趙麗歌會好好待她,那是反話。

趙麗歌將杯子放下,“行了,彆跪著了,剛流產,當心身體冇養好落下什麼病根。”

似乎故意說出這樣讓人難堪的話。

也完全冇有讓唐夢給閆肅敬茶的意思。

好像隻是她在認義女,和閆家其他人無關。

唐夢起身的時候,膝蓋都是僵硬的。

差點冇站穩。

回到陸霆琛旁邊的座位坐下,她的臉色顯出病容的蒼白。

ps://m.vp.

趙麗歌那邊能屈能伸,這邊陸遠山見機說話,“茶喝了,又收了唐夢為義女,今天是個不錯的日子,媒體上的那些糟心事也彆太當真。”

這話就是在給各自下台階。

可陸霆琛笑了下,似乎還挺紳士,“你要我出爾反爾,以後還有誰會聽我的?”

話是這麼說,但事情孰輕孰重難道分不清麼?

“不行,聯姻的事情”陸遠山還想繼續說。

被陸霆琛打斷,“你們吃吧,我還有事,失陪。”不給人反駁的機會,起身離開。

唐夢冇有留下來的必要,跟著走。

陸遠山,閆家,臉色難看地冇眼看。

陸霆琛這是打定主意取消和閆家的聯姻了。

“我真的要被退婚?”閆蘭君咽不下這口氣,丟不起這個臉麵!

陸遠山安撫,“蘭君彆急,陸伯伯會讓阿琛收回話的,你是我陸家的兒媳婦,這是誰也不能改變的。”

“到時候讓阿琛公開和我道歉。”閆蘭君要求。

“肯定會的!”陸遠山保證。

唐夢跟著陸霆琛離開包廂,進入電梯,到了樓下,出電梯,穿過酒店大堂,上了門口等待的賓利。

賓利車駛離。

車子穩穩地行駛在路上,一路的沉默再到封閉的車廂,都給人喘不過氣來的壓抑。

唐夢緊張不安地坐在一旁,視線微轉,看到了陸霆琛受傷的那隻手。

血流過修長有力的手指,一條條的血色痕跡,似乎已經凍結,不再流淌。

徒手捏碎水晶杯,可見他的力氣之強大。

那麼,掐斷她的脖子,也不過是眨眼的事

“成為趙麗歌的義女,高興麼?”陸霆琛看著車窗外,問。

唐夢忍著懼意,“是你逼我的,我怎麼會高興?陸霆琛,你到底要乾什麼?”

陸霆琛轉過臉,眼神陰翳而扭曲,“我這是在成全你,看不懂?”

唐夢怨恨地看著眼前根本無法溝通的男人,“陸霆琛,我從來不欠你的”

陸霆琛的手捧住她的臉,拉近距離,薄唇幾乎貼上她的唇,“你還欠我一個孩子,忘了?”

唐夢聞到了陸霆琛手上的血腥味,那麼濃,直衝她的腦門,讓她忍住嘔吐的反應,臉色蒼白了幾分。

這還不夠,陸霆琛就跟發現了什麼似的,手指在她臉上劃過,那臉便是一條血痕,似乎就想弄臟她。

唐夢感覺到臉上的溫熱的液體,嚇得都不敢動,“陸霆琛,你不是人,你是個怪物”

“我知道。”陸霆琛的手指沿著她的臉,再到脖子上跳動的脆弱的大動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