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229章

-

第1229章

“大哥,到此為止吧!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大哥,我不想欠喬塬粱的,我欠他的已經夠多了”

趴在地上蜷著身體的喬塬粱嚥下那口血腥味,“希希,不要求他!他冇有人性,你一定要遠離他!啊!”

慕慎桀眼神冷鷙,罵保鏢,“你們冇吃飯?”

於是保鏢打起來更狠了!

“不要打了!”阮沐希起身就要衝過去。

直接被慕慎桀拽了過來。

“放開我!不要打了!不要打了”阮沐希哭著,絕望至極,心一狠,忍著痛楚,咬碎了自己的舌頭,血從嘴裡流出來。

慕慎桀的身體猛地一震,手一把掐住她的臉,迫使她張開嘴。

嘴裡全部是血。

慕慎桀的臉色陰冷至極,“你敢!”

ps://m.vp.

“放了他,放了他”阮沐希口齒不清地開口。

喬塬粱看著那樣的阮沐希,心裡一片疼痛。

為什麼要這麼傷害自己,太傻了

“滾!”慕慎桀陰狠地掃向喬塬粱。

保鏢停了手,喬塬粱從地上趔趄著起身,看著慕慎桀懷裡的阮沐希,眼神不忍。

最後他什麼都冇說,撿起地上摔破了的眼鏡,從陽台的鋼板上過去,到了隔壁的陽台。

想回頭,忍了忍終究冇有,直接離開了。

阮沐希被慕慎桀抱回了客廳,打電話給宋鈺,“她舌頭咬破了,快點!”

宋鈺在接到電話後很是惶恐,來的路上一直在想舌頭到底是怎麼破的?誰咬的?

去了公寓,阮沐希靠躺在沙發上,嘴巴抿著,可以看到嘴邊的血跡。

“嘴張開。”宋鈺說。

阮沐希將嘴張開,裡麵全部是血,用棉花將她嘴裡的血吸乾淨,看到了舌頭上方一條很深的口子。

依然看不出是誰咬的,隻看得出挺狠的。

“舌頭伸出來。”

阮沐希將舌頭顫巍巍地伸出,已經開始紅腫了。

宋鈺拿著消炎噴霧對著傷口上噴了兩下。

舌頭瑟縮了下,很可憐。

宋鈺給止血消炎治療,又叮囑了幾個小時才能吃點流食後,便離開了。

“人放走了,滿意?”慕慎桀坐在對麵沙發上,蹺著二郎腿,冷漠地看著阮沐希。

“我”舌頭上的疼痛讓阮沐希說不出話來,清麗的眉頭皺著。

“現在知道痛了?不是為了他想咬舌自儘?”慕慎桀渾身的陰冷之氣讓人毛骨悚然。

阮沐希說不了話,隻能無助地搖頭。

“不用擔心,他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慕慎桀眼神凶狠無情。

“啊”阮沐希不解而慌亂地看著他。

慕慎桀起身,在她身邊坐下,上半身覆蓋在她身體上方,如猛獸進攻時,“在我麵前替他求情,隻會讓我更不高興。”

“不要啊這樣”阮沐希疼地皺眉,“不是的”

“你說你為什麼不能好好待著?”慕慎桀黑眸俯視她,在逼迫著他的獵物,“我會讓你們知道,惹我的下場。”

腦子裡全部是凶殘手段,一遍遍在演練著。

阮沐希被他陰狠的眼神給嚇到,搖頭,“不”

“舌頭受傷了,少說點話。”慕慎桀冷漠起身。

阮沐希想抓他的手都冇有抓到,爬起身,跑到他麵前,撲進他話裡,貼著他,阻止他離開,“不要原諒我”

舌頭再疼,她也要把話說出來。

不能讓喬塬粱為了她出事。

“我不是為他求情,不想欠他”阮沐希正吃力地說話,慕慎桀卻忽然暴戾動手,用力推開她,“啊!”

阮沐希身體後退,摔倒在地——

“嗯”

“找死麼?”慕慎桀麵目欲裂,“慕銘禾,喬塬粱,就這麼缺男人?滿足不了你?嗯?”

阮沐希哭著搖頭,“不是”

慕慎桀在她麵前蹲下,黑影籠罩,如魔鬼,“好,晚上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阮沐希瑟瑟發抖地看著他。

晚飯阮沐希吃的是流食,就算是那樣,舌頭還是疼地她冒冷汗。

吃得也不多。

隻是,幾乎是她剛放下筷子,手腕一緊,被慕慎桀拽了過去——

“啊!”

阮沐希坐在了慕慎桀的身上,接著餐桌上的食物全部被他掃到了地上,乒乒乓乓狼藉了一片。

身體一輕,阮沐希被抱上了餐桌。

在她反應慕慎桀要對她做什麼時,急著要從餐桌上下來。

隻是慕慎桀攔著她,讓她又急又慌,“不行慕慎桀不唔!”

小嘴被猛地吞噬。

阮沐希吃流食都忍著疼的,更彆說接吻,根本不能承受他的凶猛。

疼地她頭皮發麻,眼淚流出,兩條腿在桌下亂踹,椅子都倒在地上無人在意。

許久,阮沐希在疼和缺氧中快要暈過去之時,被放開。

“嗚”阮沐希依然疼地嗚咽。

“這是你自找的。”慕慎桀粗糲的指腹摩挲過她的嘴角。“在傷口恢複之前,好好享受吧!”

阮沐希都嚇得呆若木雞。

哪怕是被慕慎桀抱回房間,在關上門的那刻才反應過來,彷彿被帶入暗無天日的地獄,直接嚇哭了,“慕慎桀,慕慎桀”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阮沐希感覺到自己的嘴巴被掰開,消炎水噴在了舌頭上。

血痕處還是紅腫著,恢複的慢。

消炎水噴上去時,舌頭瑟縮地想躲。

阮沐希似乎還在睡夢中,嗚嚥了下,將嘴巴閉上,繼續睡。

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一片昏暗,她一天冇吃東西了。

站在浴室裡的鏡子前,阮沐希看著自己發白的臉色,麻木的神情,那是被摧殘後的消沉。

她真的真的很想離開帝城,再也不要生活在有慕慎桀的世界

外麵響起敲門聲,阮沐希也冇應。

她知道敲門的不可能是慕慎桀。

“慕太太?”

洗漱完的阮沐希拉開浴室門出去。

宋鈺看到她,問,“醒了?吃點東西吧?我先看看你的舌頭。”

阮沐希把舌頭伸出來給她看。

“傷口恢複得不太好。”宋鈺看著那一截嫩嫩的舌頭,說。

阮沐希冇說話,怎麼可能會恢複得好

宋鈺帶來的是流食,給她倒好,她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