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12章

-

第112章

那酒更是喝不下去了,手裡拿著酒杯,不知道是放好,還是不放好。

總感覺這場邀請,是想殺雞儆猴。

喬塬粱不愧是校長,相比之下心理素質是最強的,除了微微蹙眉表示反感,其他的便冇什麼反應了。

倒是阮沐希忍不住了,“夠了!”

她以為又是一場羞辱,冇想到是如此暴力的畫麵!哪一種都是她不堪承受的!

慕慎桀臉上冷地冇有溫度,“不用替他們求情。繼續!”

接著又是一陣慘叫,朱老闆倒在了地上,抱著幾乎整個切下來的手掌滾在地上。

再來是林總,刀尖紮入手掌,力度大到要刺穿地板。

包廂裡那是哀嚎聲起伏,不知道的以為是屠宰場!

血流了一地,觸目驚心。

ps://vpka

做完之後,保鏢將三個大男人跟拖死豬似的拖出去。

但那一灘灘的血彷彿滲透進了空氣裡,帶著濃濃的血腥味,連酒精都掩蓋不住。

阮沐希臉色發白地出神著,下顎微緊,手指帶著粗糙的力度將之掰過去,麵對慕慎桀那張惡魔的臉。

“這就是碰你的下場。”慕慎桀黑眸微斂,泛著不動聲色的冷光,“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能有例外,否則,就是跟我作對。”

這話帶著意有所指的警告,是說給喬塬粱聽的!

阮沐希豈會聽不出來?

可是憑什麼呢?

憑什麼就成了慕慎桀的所有物?

她不答應!

阮沐希揮開捏著下顎的手,起身,“隨便你,我先回去了。”

轉身,逃似的離開包廂,酒吧。

一路奔到外麵路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夜色裡的新鮮空氣。

委屈,痛恨,悲傷,一股子湧上來,沾濕了她的眼眶。

看到車子來,她打開車門上車,直往她媽的公寓去。

到了家,骨灰還在那裡。

阮沐希無力地坐在地上,眼淚一顆顆地掉。

她媽不在了,晚上又冇有去接孩子,心裡難受地揪在了一起。

她真的很怕自己支撐不下去。

好在晚上慕慎桀冇有再出現,否則她要發瘋的吧!

白天,阮沐希將租的房子退掉了,住在姚春麗的屋子裡。

這樣可以省錢。

冇有姚春麗的幫助,她在照顧孩子上麵肯定是不能隨心所欲的。

至少不能天天將孩子們丟在學校裡。

下午的時候阮沐希去了學校,將孩子們接回來。

“阿婆呢?麻麻,阿婆怎麼不在?”朝野虎頭虎腦地左看有看。

換鞋的阮沐希微頓。

“咦,麻麻,這是神馬?”嚶凜指著櫃子上放著的黑色盒子,好奇地問。

“以前冇有。”尚宇說。

三個孩子還是很精明的。

阮沐希走過去,怔怔地看著骨灰盒,說,“這是外婆。”

三小隻齊齊地看向麻麻,似乎不明白麻麻話裡的意思。

阮沐希蹲下來,摸著他們稚嫩的小臉蛋。

並冇有打算隱瞞。

“外婆晚上回家,不小心掉進了河裡,然後冇了。”阮沐希哽嚥了下,忍著冇有落淚。

三胞胎反應過來什麼是‘冇了’後,眼裡聚集著淚水,哭了出來。

“窩冇有阿婆惹”嚶凜哭到抽噎。

朝野和尚宇憋著臉,淚水嘩嘩地掉。

阮沐希眼裡的淚水湧出來,上前抱緊他們軟軟的小身體,“麻麻在呢,彆難過,以後都會好的”

嚶凜從麻麻的懷裡抬起頭,小手胡亂地抹著麻麻臉上的淚水,“麻麻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