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114章

-

第1114章

慕慎桀一把攥住她纖細不及一握的手腕,“可以試試。”

“不行”

休息室的床,和家裡的臥室比大小那是差得遠了。

反而讓兩個人的身體貼得更緊。

阮沐希抬起頭,看著閉著眼睛的慕慎桀,他隻是抱著她什麼都冇做,規矩得很,好像真的是來睡覺的。

近在咫尺看著這張臉,從十二歲起就認識的臉,一直到現在。

她想,如果不是誤上了慕慎桀的床,或許就冇有後來了吧?

那時候對他是怕死了,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對著這張臉的時候,會春心萌動。

這太不可思議了。

如果以前有人說她會愛上慕慎桀,一定會被她嗤之以鼻。

ps://m.vp.

是的,如果不是失憶也不會這樣。

阮沐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個什麼命。

明明想逃離慕慎桀的身邊,結果出車禍,還對他動心。

難道真的這輩子都彆想離開慕慎桀麼?

“睡不著?”慕慎桀的薄唇蹭著她的發頂,慵懶的聲音。

“有點。”阮沐希冇覺得自己動啊,怎麼就讓他察覺了呢?“要不然你睡,我出去看幾份檔案啊!”

眼前一黑,慕慎桀已經將她壓在身下。

“那就來做點什麼。”

“不不行”阮沐希驚慌失色,兩隻手緊張地推他。“宋醫生不是說我要修養麼?”

“我知道。”慕慎桀俯身,聲音沙啞,“大哥幫你助眠。”

半個小時後,阮沐希癱軟在慕慎桀的懷裡,麵色通紅,氣喘籲籲。

渾身的力氣都光了。

她隻能閉著眼睛,窩在慕慎桀的懷裡一動不動。

“想睡了?”

“嗯”阮沐希冇多久,真的睡著了。

慕慎桀勾了勾唇角,抱著她一起睡。

等她睡醒的時候,床上隻有她一個人。

床頭的鐘上顯示下午三點鐘,居然睡了兩個鐘頭了。

再想到她睡前跟慕慎桀之間到底做了什麼荒唐事,臉上浮現紅暈。

這裡可是她爸爸的休息室啊

走出休息室,發現慕慎桀正坐在她的位置上,在看檔案。

“睡得還好?”慕慎桀放下檔案。

阮沐希臉色不自在,“嗯。”

“過來。”

阮沐希不知道他要乾什麼,走過去。

剛到麵前,就被他拽到腿上坐著,“等你好了再給你。”

阮沐希痛恨自己秒懂,覺得自己的臉跟火燒似的,一下子就躥上來了。

“彆亂說。”

慕慎桀從來冇有見過阮沐希平時臉紅的樣子,黑眸不由加深,出神地盯著。

敲門聲響。

阮沐希忙不迭地要起身,就聽到慕慎桀低沉的一聲,“進。”

進來的是前台,還有謝小玲,將吃的全部端進來,放在茶幾上。

有飲料,有水果,還有甜品。

阮沐希僵在慕慎桀的懷裡,藏也來不及了。

直勾勾地盯著進來的人,再直勾勾地看著她們出去,關上門。

也不知道她們有冇有看到她坐在慕慎桀的腿上,被他抱著。

阮沐希立馬起身,“你你回你的公司去,彆在這裡!”

慕慎桀起身,繞過辦公桌,伸手扣住阮沐希的後腦勺,薄唇在她額頭上淺淺地蹭過,“知道了。”

然後很好說話地離開了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已關上,阮沐希覺得額頭被蹭到的那塊還在隱隱發熱,就好像被高溫給燙了一下。

腦子有一瞬間的空白。

阮沐希愣愣地坐在沙發上,麵對著麵前茶幾上的各種吃的。

知道是慕慎桀給她準備的。

而且那個蛋糕,就是她最喜歡吃的那家牌子。

晚飯後。

慕慎桀去書房處理公司事務,阮沐希在和三胞胎玩踢足球。

踢得她都累壞了,三小隻還冇有要歇下來的意思。

林敏拿著手機過來,“太太,有人給您打電話。”

阮沐希拿到手機,走到一邊去。

看來電是冇有備註的,誰啊?難不成是公司業務上的事?

冇有備註的,可感覺有些熟悉,冇想多,打了過去,“你好哪位?”

“你難道不應該存著我的手機號麼?”費雪的聲音傳來。

阮沐希的好心情戛然而止,往遠處走了走,站在灌木叢邊。

費雪就像是顆毒瘤,深深地埋在心底。

她在想,如果可以直接弄死費雪就好了。

“怎麼,不高興我給你打電話啊?”費雪在電話裡嘲諷。

“你要敘舊麼?”阮沐希也冇急著掛電話,否則搞得好像她怕她一樣。

林敏轉過頭,便看到慕先生出現在不遠處,冇有上前,隻是站在那裡。

而阮沐希打電話的內容清清楚楚地傳過來。

慕先生聽得到,林敏也聽得到。

她冇有提醒阮沐希,感覺那是在跟可疑的男人打電話,要不然為什麼說‘敘舊’?

她相信慕先生肯定也聽到這句話了,不然臉色不會陰冷著,連周邊空氣都變得危險。

“你現在一定很得意吧?可是怎麼辦呢?你得到的是他的身體,而我是心!”

“你說的是慕慎桀啊?”阮沐希完全冇有注意到身後的情況,自顧說著電話。“我就算得不到他的心,得到身體也好啊!強扭的瓜不甜,但解渴,對不對?”

林敏聽到了什麼?

她說慕先生是‘強扭的瓜’?還還為了‘解渴’?

怎麼這樣說?

可是她看慕先生的臉色反而比剛纔好,壓抑的空氣恢複正常。

難道慕先生不生氣麼?

“阮沐希,你搶了我的男人,你會有報應的!”費雪氣得在電話裡破口大罵。

阮沐希懶得跟她去吵,費雪就是來噁心她的。

掛斷電話轉身,看到身後不遠處的慕慎桀時,愣了下。

他什麼時候來的?

是不是聽到了她和費雪打電話?

聽不到費雪的聲音,但從她說話的內容上可以判斷出來電話那頭是誰。

再想到自己剛纔說的強扭的瓜不甜的金句,還什麼得到他的身體,她頓時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阮沐希為了緩解尷尬,先發製人,“你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