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10章

-

第110章

何東裕感覺手腕處的刺痛蔓延到整隻手臂,還輪不到他的意識做決定,手上就已經冇了力,鬆開了阮沐希的手臂。

慕慎桀猛地扭轉,便聽到了何東裕的慘叫和骨頭錯位的聲音。

“滾!”

何東裕冇想到又會碰到這個男人,嚇得連滾帶爬地跑了。

慕慎桀去檢視阮沐希的手臂,阮沐希瑟縮著後退,“不需要你的好意!反正這樣的事不就是你造成的麼?讓人家覺得我是賣的,處處羞辱我,想必你很滿意吧!”

慕慎桀的臉色黑暗下來。

“沒關係,誰讓我倒黴呢?”阮沐希自嘲,說完轉身往女廁走去。

進去後,站在鏡子前,看著裡麵的自己,眼淚又要掉下來,她便仰著臉,緩了緩難受的情緒纔好些。

從餐廳出來,外麵的天色已然黑了。

坐在車上,阮沐希一直麵朝車窗外,看著路線不對,微微皺眉,“不是回我住處的路。去哪裡?”

慕慎桀黑眸深沉而犀利,“好地方。”

阮沐希不安地咬唇,她絕對不會相信這個‘好’字是單純的。

是因為惹到慕慎桀了吧?

從上車開始,她渾身上下都透著反抗和拒絕。

慕慎桀怎麼會允許她一而再地以下犯上?怕是耐性已然告罄。

而且,她懷疑他是殺人凶手

阮沐希後悔至極。

就算是因為失去媽媽再難受都要忍著,畢竟慕慎桀為人殘忍,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未知的可怕手段來!

要是現在被拉入活埋了,也是她做事衝動導致的。

車子在酒吧門前停下來。

阮沐希想到以前慕慎桀對她的每一次羞辱,嚇得不敢上前。

在慕慎桀斂步轉身時,她的身體抑製不住地後退一步,眼眶發熱,“今天是我媽過世的日子,能不能彆這麼對我?什麼時候都可以,能不能彆在今天啊?”

她幾乎是哀求他了!

哪怕是讓她跪下求饒都可以!

她以為慕慎桀至少應該有一絲人性的

看到慕慎桀朝她走來,將她扣在他的掌心,低沉而威懾的聲音落下來,“今天不用你做什麼,當個旁觀者即可。”

“我不去”阮沐希不相信,她害怕進去了就出不來了。

隻是她的掙紮在那強大的力量之下顯得徒勞無力。

慕慎桀聲音冷厲,“彆逼我拖你進去!”

最後還是被慕慎桀強硬的力量帶進了酒吧。

包廂門打開,慕慎桀進入包廂,掌心中還鉗製著阮沐希纖細不及一握的手腕。

旁人看著還以為這是一種親密的行為。

但隻有阮沐希知道,這是屬於慕慎桀強勢又凶狠的方式!

阮沐希一路上都在和慕慎桀的手較勁,怎麼都扯不開。

等鬆開後,她看到了包廂裡的另一個人,喬塬粱,坐在其他男人的當中。

阮沐希僵在那裡,第一反應是慕慎桀想做什麼,為什麼喬塬粱會在這裡?

而她這個旁觀者又會看到什麼?不會對付喬塬粱吧?

想到此,她渾身發冷

“喬校長,久等了。”慕慎桀將黑西的一粒鈕釦解開,在沙發上坐下,顯眼的長腿蹺著,慵懶隨意,卻難掩身居高位的氣場。

“慕先生邀請,怎麼也要提前到。”喬塬粱麵不改色。

慕慎桀看向站在那裡不動的阮沐希,“過來。”

阮沐希咬著唇,走到慕慎桀身邊唯一的位置,坐下來,身體緊繃。

看嚮慕慎桀的時候彷彿在問,你到底想做什麼?

“不用緊張,邀請喬校長過來隻是玩樂。”慕慎桀說完,吩咐服務員去拿些溫和的酒過來。

酒拿來後,放在阮沐希的麵前。

旁邊的慕慎桀已經和喬塬粱,還有其他人喝起酒來,看起來很正常,彷彿這真的隻是屬於有身價地位之人的一場酒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