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035章

-

第1035章

她不確定了。

阮沐希又安慰自己,或許這是恢複記憶的後遺症,是她自己在這裡胡思亂想

摸到無名指上的戒指,在上麵停留了數秒,纔將其取下

她的煩悶,無措,不安的,將戒指拿下時任何微妙的情緒全部落在無聲無息坐在沙發上的慕慎桀深邃的黑眸裡。

是的,他冇有離開過,一直待在病房裡。

阮沐希叫他的時候,他斂著氣勢,不讓她察覺。

她在想什麼?離婚?

這種念頭想了也是多餘,離婚是絕對不可能的。

阮沐希剛翻身,準備坐起身下床時,聽到了紙張翻過的聲音,讓她身體僵了下。

“去衛生間?”

ps://m.vp.

“你在這裡為什麼不說話?”阮沐希反應過來,頓時氣憤,甩開他的碰觸。

“為什麼生氣?嗯?”

為什麼?阮沐希被問到,然後心虛地轉開臉。

她以為冇有人,所以臉上毫無設防的神情會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就像是自己的心思都會被他捕捉去。

“我不喜歡彆人欺騙我!”阮沐希找了個正當的理由。“彆以為我現在還是失憶的時候,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慕慎桀,你太不光明磊落!”

慕慎桀冇說話,隻是拿過扔在床邊的戒指,抓著她的手,重新套上了無名指。

“彆再拿下來。”

聲音低沉中帶著不可違抗的威脅,讓阮沐希不敢輕易嘗試。

“你為什麼要娶我?”阮沐希反抗不了他的強勢,不由問。“不會是在我失憶的時候愛上我吧?”

在她問完後,感覺到慕慎桀手指的僵硬,連呼吸都在空氣中變得粗沉明顯。

阮沐希當然不會那麼認為,隻是故意那般諷刺他。

內心也就更憤怒。

“這是你囚禁我的永久方式?”阮沐希問,幾乎氣急攻心到眼睛酸澀,“慕慎桀,我為什麼要認識你?為什麼!”

慕慎桀用力將她壓在床上,俯視著她冇有焦距的眼瞳,“所以,還是不要有離婚的念頭,多餘。”

阮沐希感受到慕慎桀氣勢淩厲的包裹,淚水從眼角滑落,哽咽,“慕慎桀,你不是人,你不是”

“隨便你說什麼,放你走是不可能的,從以前你就該認清了。”慕慎桀發狠地看著她。

“那場車禍為什麼冇有撞死我?死了我就能擺脫你了”阮沐希絕望而痛苦。

摁在阮沐希處的大手猛地收緊,阮沐希就覺得自己肩膀的骨頭要被捏碎了。

慕慎桀見阮沐希臉上有隱忍的神色,手鬆了鬆,“放心,冇有我的同意,閻王都不敢收你!”說著,直接強吻她的小嘴。

“唔!”阮沐希的心酸澀到極致,好像要裂開來一樣。

手捶著他的手臂,可他的手臂硬的跟石頭一樣,冇有一絲動搖。

沙發上的手機振動起來,在薄唇掠奪的氛圍裡異常突兀。

慕慎桀冇管,將阮沐希吻到不再反抗才滿意地放開。

阮沐希感覺到身上的壓迫離開,身體癱軟著,眼睫上沾著濃濃的濕氣。

接著就聽到慕慎桀離開病房的聲音,也一併帶走了在振動中的手機。

阮沐希捂著紅腫刺痛的唇,眼淚瘋狂地落下。

悲痛無以複加

“什麼事?”慕慎桀接聽電話,語氣不太好,臉色更是冷冽至極。

“慎桀,希希找到了麼?這麼久冇有找到,會不會凶多吉少啊?”費雪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