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一胎三寶阮沐希 >   第1032章

-

第1032章

但凡有一點點辦法,她都不會這樣說!

“是麼?”慕慎桀低下頭,強勢地舔過她嘴角和臉上的血,嘗在嘴裡。“我和你相反,有了結婚證,你是我慕慎桀的妻,這輩子都是我的女人,從未變過。”

阮沐希氣得臉色發青,卻什麼都做不了。

是啊,對她的強迫始終如一!

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逃開慕慎桀。

結果,在一次失憶後,她和慕慎桀領證了,這樣的無力感深深地籠罩著她,絕望而崩潰

半個小時,宋鈺過來拔針頭。

阮沐希半靠在床上,慕慎桀坐在沙發上,看似很平靜。

宋鈺將一個鐘擺放在床頭櫃上,很細微的聲音,“你眼睛看不見,房間裡太安靜冇事,就怕忽然有聲音會嚇到你。感覺如何?”

“很好,謝謝。”

ps://m.vp.

宋鈺轉身的時候,發現慕慎桀的嘴唇上有到不淺的傷口。

總不能是自己咬的,那就是

“慕先生,傷口要處理一下麼?”宋鈺問。

“不用。”慕慎桀拒絕。

宋鈺便出去了。

阮沐希聽著就知道是要給慕慎桀處理什麼傷口,完全冇有愧疚的心理,是他自己活該。

冇多久,海林送晚餐過來,驚喜,“太太,您醒了?”

阮沐希知道,現在是個人都把她當慕太太了。

難怪費雪氣成那樣。

知道她和慕慎桀領了結婚證後,怎麼可能平靜得了。

她已經懶得去糾正了。

每個人叫一下‘慕太太’她就說一下。

她要說多少次?

自己不放在心上,人家叫什麼她管不著。

“這可太好了,朝野少爺他們一直嚷嚷著要看媽媽。慕先生,下次可以帶孩子們來麼?”海林看嚮慕先生,卻發現慕先生的嘴上一條很明顯的傷口,還紅腫。

這咬的位置讓人很不自在

阮沐希一想到孩子,心疼地難受。

自己出事,他們肯定很擔心,到處找媽媽。

可是再想到自己的眼睛,該怎麼辦?

會被看出來麼?

“帶過來。”慕慎桀的視線盯在阮沐希的臉上須臾,說。

阮沐希捏在被子上的手緊了下。

“好,明天早上帶來,他們肯定要高興極了的!”海林說。

吃過晚飯後,海林收拾了東西離開。

阮沐希靠在床上,很安靜。

雖然見孩子是明天早上,可現在就感覺到不安了。

“我會在這裡,擔心什麼。”慕慎桀看穿她的心思。

阮沐希看不見他,可聽到他的聲音情緒還是會受到影響,不可能做得到徹底的無動於衷。

床沿沉了下,慕慎桀的氣場逼近。

摸著她的下顎。

阮沐希緊張,“你做什麼?”

“看不見沒關係,我可以做你的眼睛。”慕慎桀說。

低沉如磁的聲音,哪怕是看不見都能感覺到逼視的壓力。

阮沐希幾乎失了聲,心臟不受控製地跳起來,那種悸動讓她慌亂。

為什麼要有這種莫名其妙的情緒?

慕慎桀隻是說了一句再簡單明瞭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