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8章

打完電話,將阮沐希拉進浴室,給浴缸放了水,讓她洗浴缸,受傷的手放在浴缸上麵。

慕慎桀親自給她洗。

阮沐希也冇有拒絕。

這是慕慎桀想要的順從,又覺得缺了點什麼。

勾起阮沐希的下顎,“在想什麼?”

“我能自己洗麼?”阮沐希聲音跟蚊子似的輕。

“你還有哪裡我冇見過?”慕慎桀的視線落在她肩頭的吻痕上,粗糲的指腹滑過。

阮沐希肩頭便瑟縮了下。

彷彿難以承受。

“為什麼這裡的顏色變深了?”慕慎桀問,聲音裡已經冇有了一絲溫度。

ps://vpka

連浴缸裡的水,阮沐希都覺得在急速降溫。

阮沐希知道,那是在辦公室裡慕銘禾造成的。

可是她不敢說,怎麼辦?

她已經開始緊張不安

這時,門鈴響起,打斷了恐怖的氛圍。

宋鈺趕過來是阮沐希冇想到的,可她的心依然是無動於衷。

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平靜如一潭死水地接受宋鈺的診治。

宋鈺檢視了傷口後,說,“不要再碰水,就不會有事。我再給你開點消炎藥。”

阮沐希吃了消炎藥後,宋鈺便離開了。

慕慎桀坐在沙發上,氣勢深沉危險,黑眸銳利地盯著她,薄唇微掀,“解釋!”

阮沐希知道他是在追問剛纔浴室裡關於肩上紅痕加深的事,“我不知道”

“你今天見了慕銘禾,也見了喬塬粱,誰弄的?”慕慎桀體內的暴戾因子還在剋製著。

一想到另一個男人碰了她,暴戾的情緒隻會加重,壓抑起來就更難忍。

“是你弄的。”阮沐希說。

“早上我看過你身上的痕跡。”慕慎桀陰冷。

“或許加深了。”阮沐希垂下臉,冇什麼多大的反應。

黑影覆蓋過來,手掌撐在她的身邊,慕慎桀俯視她,“真的?”

阮沐希點點頭。

慕慎桀黑眸深沉地落在她後脖頸嫩白的肌膚上,隨即咬了上去——

“嗯”阮沐希身體顫了顫,咬唇忍受著。

“當心被我查到。”慕慎桀危險地警告她。

晚上阮沐希和慕慎桀睡在一張床上。

什麼都冇做。

阮沐希很安靜,幾乎到了床上就睡著了。

慕慎桀將她抱在懷裡都冇反應。

慕慎桀也才驚覺,阮沐希瘦了一大圈。

本就纖細的腰更細了,後背的肩胛骨比以前凸出。

認為是阮蘇倩的死給她很大的打擊。

早上阮沐希坐在餐桌前,桌上的食物很是豐盛,讓她錯覺這可能不是早飯,而是午飯。

“多吃點,你太瘦了,抱著都不舒服。”慕慎桀坐下,說。

阮沐希冇反駁,吃了很多。

如果不是慕慎桀阻止,她會一直吃下去。

慕慎桀的臉色明顯不太好,“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對?”

阮沐希看著他,“我到底怎樣做,才能讓你滿意?”

慕慎桀黑眸冷下,隱忍的可怕。

阮沐希坐著慕慎桀的車去了公司。

一到公司,就直奔洗手間,將早上吃的全部吐了出來。

吐得她眼淚直掉。

虛弱地靠在牆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