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0章

不要以為她不知道那幾個人是一夥的。

當時被砸絕對是故意的,不追究,那是因為還不到時候。

費雪氣到咬緊牙,麵上還裝著事不關己的無謂,“你跟我說這個乾什麼?證明你能乾麼?真是搞笑,你最大的本事不過是到處勾引男人罷了!”

“阮總,幫幫我,我是冤枉的!”王經理還在那裡求饒。

阮沐希說,“可以啊!告訴我,是誰讓你這麼做的?應該有人指使你的吧?不然你冇這麼大的膽子。”

王經理眼神閃避,“不不是,是我自己貪財”

阮沐希冇有再問,“警察先生,麻煩你們了!”

“阮沐希,你敢害我,你不會有好下場的!什麼都不是的東西”王經理求饒不成,乾脆豁出去的撒潑,被警察押進車內。

神色不變的阮沐希看向忍著怒氣的費雪,“很失望吧?”

費雪鄙夷,“如果不是慕慎桀,你能全身而退?”

ps://vpka

“你這是承認這件事是你指使的了?”阮沐希問。

“我指使?我怎麼不知道?想象力這麼好,不去寫小說可惜了!”費雪嘲諷地說完,鐵青著臉上了車,一腳油門離開,氣得不輕。

又冇有成功!

沒關係,她不會善罷甘休的!

她怎麼可能讓阮沐希站在自己頭上耀武揚威,看著她舒坦呢!

一定還有彆的辦法的,一定有!

廠房擴建的麵積不多,推倒重新來過。

阮沐希另選了公司的負責人蔘與,保證這次不會再出現任何問題。

想必經過這次的事件多多少少會讓公司的人對她忌憚,不要以為她年輕,就是軟柿子可以隨意拿捏。

這是她爸爸的公司,她絕對要當成自己的事業,好好經營。

看著車窗外不斷倒退的街景,一想到費珵,阮沐希的眼眶就發熱

還在車上,慕銘禾便打來電話。

“我不去。”阮沐希說。

“我很少跟你提要求吧?”

“彆煩我了。”阮沐希冇心情。

“不來我就去公司找你。”

阮沐希揉了揉發酸的眼睛,答應了。

到了會所。

被帶到檯球室。

檯球室內隻有慕銘禾一個人在。

上半身壓在桌上,身材拉直,線條性感。

手上的杆瞄準白球,鏘地一聲,三個球分彆掉進網袋裡。

好球。

慕銘禾回頭,看著阮沐希,“玩?”

“不會。”阮沐希走過去,看著檯球桌上分散各處的。

一個人打,還真是有興致。

“我教你。”慕銘禾拿刮片颳著杆子頂端。

阮沐希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不用,你找我乾嘛?”

“打球,吃飯。”慕銘禾說。

“那去吃吧。”阮沐希站起身,總歸是要吃飯的,乾脆吃了回公司。

慕銘禾走過去,將她拉起來,“把這球打進去。”

阮沐希看著桌上被指的那個紅色的球,和白球的距離很近,看起來似乎很簡單。

為了能快點去吃飯,阮沐希拿過慕銘禾手裡的球杆,“這有什麼難的。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麼?”

她依樣畫葫蘆地將身子壓下,左手當支架,右手推杆。

慕銘禾拉著她的手,幫她擺好手勢,“這樣。”

手碰手的親密,阮沐希儘量當成教學體驗,“彆太小瞧我了,不過是將球打進去,就右邊那個網吧?那麼近,毫無技術含量”

說著話,用力一個推杆,鏘聲之後,就看著白球跳過紅球直接飛了出去,咚地一聲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