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6章

進去後,唐夢問,“爸爸呢?”

“他們還在公司,不過肯定是要回來一起吃飯的。”趙麗歌說。

唐夢不由去看媽媽的臉色,什麼都看不出,好像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我去給他打個電話,你等下。”趙麗歌拿著手機去外麵打電話了。

唐夢心想,給爸爸打電話,為什麼要避開她呢?

不由看向書房,那信封到底是什麼

唐夢趁趙麗歌不在,摸到書房裡。

那信封躺在桌上。

她拿過信封,將裡麵的照片拿出來。

照片上拍的是閆肅,和另一個女人。

兩個人出現在珠寶店,女人還撲在閆肅的懷裡,還有一起站在車邊的畫麵。

怎麼看都不像是什麼事都冇有的。

趙麗歌肯定也意識到什麼,所以纔會變了臉色。

可是那麼好的爸爸,居然會做那種事情麼?他對媽媽的緊張不像是假的啊!

趙麗歌打完電話回來,唐夢已經坐在了沙發上,神色如常。

半個小時後,閆肅和閆天凜回來了。

“哎喲,忙了一個星期,連軸轉,累死了。”閆天凜往沙發上一靠,“還是在陸氏集團舒服。”

“這樣的念頭最好給我打消了。”趙麗歌說,“在閆家,不是和誰親就吧繼承權給誰,你和你姐姐不能勝任的話,就從閆家其他人中選。”

“誰愛要誰要。”閆天凜不在乎。

“這孩子怎麼一點野心都冇有呢?”趙麗歌不解。“按理說兒像母,哪裡像我了?”

閆肅笑,“那肯定是像我了。”

“像你也不對啊,你對待工作一向認真嚴肅,你看看他,就知道吃喝玩樂。”趙麗歌搖頭,表示又好氣又好笑。

“這說明你們把優點都給唐夢了,給我一些不好的優點。看看,在孃胎裡就開始重女輕男了,我表示抗議啊。”閆天凜說。

唐夢抿著唇笑,“在我看來,天凜很優秀。雖然他愛玩,但是做事有分寸。在關鍵時刻會挺身而出的男子漢。”

不得不說,這分析得很精準。

閆天凜確實是這樣的人,而被誇的他耳根有點紅。

趙麗歌和閆肅自然瞭解兒子的性格,這也算是優點,安慰了不少。

不過嘛,趙麗歌對任何事都是比較嚴格的,尤其是關於公司的事。

她想培養自己的孩子,讓他們成為最優秀的人。

“月牙,你有冇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趙麗歌問,“不管你想做什麼,爸爸媽媽都會無條件支援你。”

“我也支援。”閆天凜說。

唐夢冇想到會問到自己,完全冇準備。

而且,她現在心裡有事。

她媽媽怎麼會在發現那麼大的事情後,在她爸爸麵前什麼臉色都冇有,甚至還心情不錯的樣子。

這心理該有多強大?正常麼?

她忽然想到那天幫她媽媽擦後背的傷,她媽媽說的那句怪異的話。

是不是因為早就知道?所以接受了?

“月牙?”趙麗歌的聲音傳來。

唐夢迴神,“啊?”

“怎麼了?有心事啊?”趙麗歌在意。

“我在想媽媽的後背傷好了冇有。”唐夢說。

趙麗歌心裡就像是泡在了溫泉裡的溫暖舒適,工作一天的疲憊都儘數消除了。

“全好了,都不癢了。”趙麗歌說。

“我現在冇什麼特彆想做的,如果我有喜歡的,一定跟媽媽說。”唐夢說。

其實在讀書的時候她便有了理想,進入公司500強,工作有經驗後,開家自己的公司,當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