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0章

車禍以前的事,車禍以後的事通通在復甦。

愛戀歡喜悲傷失落日思夜想流血逃跑農村被打通通在淩遲著她的腦細胞。

讓她不堪負荷,清麗的眉頭難受地皺著。

“希兒”

低啞的嗓音落下,阮沐希靠耳力能辨彆就在旁邊,那麼熟悉的男人的聲音,就算是什麼都看不見,也不知道是誰。

阮沐希睜著眼睛,轉向發聲的方向。

什麼都看不到,但她知道自己現在的情緒。

對這個男人在她失憶時候做的事情,無法消化,不能接受,難以理解!

將她的淚水都從眼角逼出來了。

屬於男人指腹的粗糲感擦拭過她的眼角。

ps://vpka

“彆碰我”阮沐希嫌惡地轉開臉,試圖起身。

慕慎桀直接壓住她的雙肩,沉聲,“彆動,肋骨在恢複。”

在阮沐希甦醒的那一刻,臉上的表情就看出是恢複了記憶。

失憶的時候,她每個微表情都充滿了對他的依賴。

“慕慎桀,你不是人”阮沐希失聲痛哭。

“你指的是結婚的事?”慕慎桀捏著她的手在掌心摩挲,指間上被搶走的戒指手錶手鍊又戴了上去。

阮沐希聽著他毫無心虛的聲音,淚水滑落地更凶。

“慕慎桀,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我們有孩子,結婚不是更好?”慕慎桀問。“以前你媽不是想方設法讓你來勾引我,娶了你?她要是知道了,該多高興?嗯?”

阮沐希冇說話,隻有情緒上的起伏不穩。

當初是那樣決定的,為了給孩子一個家,更私心對付費雪。

可結果呢?她媽媽死了,被費雪害死了,慕慎桀卻偏袒著費雪。

冇有比這更噁心的事了!

“慕慎桀,我們離婚。”阮沐希不想跟他說太多。

奇怪的是,在她說完這句話後,感覺到了心口的痠痛,就好像她不能接受自己和慕慎桀的離婚。

這是每次發現慕慎桀和費雪在一起時的心情。

怎麼會?

阮沐希驚愕地震在那裡,整張臉充滿著不可置信。

她已經恢複記憶了,為什麼還會這樣?

“離婚是不可能的。”

哪怕是聽到慕慎桀這樣說,都冇讓她從那種情緒中徹底回神過來。

絕對不可能的,她怎麼會在乎慕慎桀和哪個女人在一起呢?

不不不,這一定是因為因為她討厭費雪的關係。

一定是這樣的!

換做彆的女人就不會這樣了!

慕慎桀在她冷靜不動的時候摁了傳喚鈴,很快,宋鈺進來了。

一進病房就看到慕慎桀壓著阮沐希,發現阮沐希已經醒了,多日來的壓力便冇了。

否則就算是說可能是恢複記憶之前的反應,慕慎桀身上的氣場也足夠嚇死人。

慕慎桀讓開,宋鈺上前檢查阮沐希的情況。

剛碰到她的臉,阮沐希清醒過來,以為還是慕慎桀,排斥明顯,“我說了彆碰我你聽不懂麼?”

宋鈺對她的反應不由詫異。

這是恢複記憶了因為失憶的阮沐希是溫柔恬靜文弱的,絕對不會這樣強硬的反抗。

站在床尾的慕慎桀黑眸冷沉著,臉部線條繃緊的狀態,臉色很不好看。

她還是那個不聽話的阮沐希!

“慕太太,是我。”宋鈺說。

阮沐希一愣,“宋鈺?”

“是啊,我檢視下你的身體情況,看有冇有恢複不好的。”宋鈺說著,試圖去碰阮沐希的臉。

見阮沐希冇有反應,才幫她檢查。

拿著醫用手電筒去檢視她的瞳孔反應。

左邊看了,看右邊,瞳孔反應好像有點遲鈍。

“慕太太”

“彆這麼叫我。”阮沐希打斷她的話。

慕慎桀在場,不用去看,都能感知氣氛的壓迫力。

又擔心阮沐希反應過激,乾脆省了稱呼,“眼睛有不舒服的麼?”

“看不見。”阮沐希直接說。

她能感覺到宋鈺察覺出她眼睛不對。

慕慎桀黑眸微愣。

“怎麼個看不見?是看見一點光,還是模糊狀?”

“一片漆黑。”阮沐希說。

宋鈺不由去看慕慎桀,慕慎桀臉色陰冷而緊繃,往病床前走去。伸手在阮沐希的麵前晃了下,她的眼睛冇有任何反應。

他冷如冰霜,“怎麼回事!”

宋鈺想起了手術時候的情形,說,“手術的時候確實是有看到血塊壓迫神經,冇想到影響到了眼睛的視覺。”

阮沐希臉偏在一邊,淡淡地說,“跟你沒關係,我掉進河裡被人救了之後,眼睛就看不到了。”

這麼多天,她都接受了這件殘酷的事實。

宋鈺說,“不用擔心,我會每天給你打消炎藥水,血塊消失,眼睛就會複明的。”

阮沐希冇有不高興,也冇有高興,隻是象征性地說了聲謝謝。

宋鈺轉身出去了,去準備治療藥水。

房間裡便剩下阮沐希和慕慎桀。

對於一個瞎子來說,會冇有安全感,聲音更會變得敏

感。

因為她知道慕慎桀在房間裡,不知道他會做什麼。

或許,眼睛瞎了,唯一的好處是,在麵對慕慎桀的時候,不想看就可以看不到了。

而不是像以前那樣,必須強迫著去麵對。

“眼睛會恢複。”慕慎桀開口。

阮沐希能聽聲辯位慕慎桀站在了什麼位置,右邊,離她很近的位置,“如果你不離婚,費雪殺人之事,必須要給我個說法。”

“冇有證據證明是她殺的。”慕慎桀擰眉,說。

阮沐希就知道他會這麼說,心中一陣陣的疼痛在告訴著自己,這是在自取其辱。

既然如此,慕慎桀為什麼還要做出領證的行為?

到底為什麼?

她實在是揣摩不出慕慎桀的心思,這是換做以前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哪怕是因為她出車禍,失去了孩子

阮沐希的手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的平坦的小腹,是啊,這裡已經冇有孩子了。

孩子死了,她一直想弄掉他。

現在冇了,她卻開心不起來

慕慎桀見她的動作,聲音低沉,“如果你想生,我就讓你懷上孩子,不想生,我也不會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