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0章

她一邊喝咖啡,一邊發呆,實則是在等人。

都坐了一個小時了,為什麼還看不到賀佑?

不對,如果賀佑就這樣出現的話,不是有被髮現的危險麼?

阮沐希想了想,去了洗手間。

進入女廁,門關上,倚著牆壁雙臂環胸的男人給她嚇了一跳。

想著會在這邊隱蔽的地方看到賀佑,冇想到會是在女廁!

見唐夢警覺的反應,說,“放心,這裡麵冇有其他人。”

“我是在查陸霆琛,你能告訴我什麼?”唐夢問。

“我們能見麵不容易,我希望在我說出來之後,你能知無不言言無不儘。”賀佑說。

“好。”唐夢對這種暗地裡做的事情,心跳加速。

ps://vpka

“現在的陸霆琛不是真的陸霆琛,他是假冒的,是陸老爺子的私生子,以前”

唐夢打斷他的話,接著說下去,“以前在貧民窟長大,叫刑堯林,是個心理病態的人!”

“你知道?”

“刑堯林結過婚,而我是他的那位妻子,五年前,是我親自送他進監獄的。”

這就讓賀佑驚詫了,他一開始在猜測唐夢的身份,想著她到底為何要調查陸霆琛,原來他們還有這一層關係。

“你對他有感情?”

唐夢看向一邊,神情木訥,“他殺了我養父母,你說呢?我隻想將他的真麵目曝光,送進大牢裡!”

“這不行。”賀佑說。

“我知道,陸家自己的行事風格,冇有人能抓到他們的把柄。”唐夢看著他,“你在陸氏集團做了那麼多年,知道的事情應該比我多吧?我瞭解的是刑堯林,而你是真正的陸霆琛。”

“陸霆琛是陸家唯一的繼承人,能力強,可惜,六年前他被查出了很嚴重的心臟病,需要做心臟移植手術,可是找不到匹配的健康心臟。於是陸老爺子派人找到了私生子刑堯林。當時的刑堯林還是監獄裡的死刑犯。意外的是,刑堯林跟陸霆琛居然長得一模一樣。像刑堯林這種死刑犯,如果他的心臟健康的能救人,對他也冇什麼損失。最後抽他的血,和陸霆琛的完全匹配。誰知道刑堯林是個生性多疑之人,在抽他血的時候被他發現端倪。所以帶他去醫院做術前檢查的時候,就有了準備。當時陸霆琛去看看那個從未謀麵的弟弟,帶著一絲同情和愧疚。結果,被刑堯林藏在袖口裡的刀片劃了大動脈。醫生來不及搶救,死了。”

“然後陸老爺子就想出了將刑堯林替代陸霆琛的想法。”唐夢說。

“嗯。”

“可我去找以前負責案子的警察說是親眼看到他被執行死刑。”唐夢說。

“他們隻當死去的人是刑堯林,反正死刑犯已經死了,過程已經不重要了。”

唐夢腦子裡在消化這個故事。

她一直想不通刑堯林和陸霆琛是怎麼互換的,甚至以為陸霆琛是被軟禁起來,原來不是的

“還有件事我不明白,陸霆琛的大哥,費珵離家出走又是怎麼回事?”唐夢問。“我以前是費珵的女兒阮沐希的助理,我不做什麼,就是想知道真相。阮沐希有權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