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五代十國那些事 >   第9章

成功的男人身後都站著一個優秀的女人,這句話放在什麼時候都有道理。

史家評論,“汴有張氏,晉有劉氏,皆為開國內助”,指的就是後梁太祖朱溫的皇後張惠、後唐太祖李克用的皇後劉氏。

再加上遼太祖阿保機的皇後述律氏,可謂五代十國時的三位女中豪傑。

資治通鑒記載,“元貞張皇後嚴整多智,帝敬憚之”,五代時期,能讓嗜血暴虐的朱溫佩服的人屈指可數,即佩服又敬愛的女人僅此一人。

張惠和朱溫是老鄉,安徽省茅山人。張惠出身富裕,其父是宋州刺史,再加上自小聰穎,深受其父喜愛,自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琴棋書畫、史書禮儀無所不通。

等到年齡稍長,又出落成傾國傾城之貌,在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有纔有貌的女子很快便聞名遠近。

朱溫在家排行老三,幼時喪夫,家境貧困。為了活下去,母親就帶著他們兄弟三在大戶人家劉崇家做傭人。

朱溫小時候調皮搗蛋,不受人喜歡,隻有劉崇的母親覺得這個小孩聰明機警,待之甚厚。

等長大成人,朱溫不屑於耕種生產,整日遊蕩鄉裡,以遊俠豪傑自居,結交不良少年,在鄉裡名聲很不好。

同是宋州人,長大後的朱溫對才貌雙全的張慧多有耳聞,但也僅是耳聞而已。

在某年某月某日,春暖花開的季節裡,聽說宋州張刺史的女兒在城南賞花遊玩與民同樂,朱溫和一班浪蕩子弟決定去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一睹芳澤。

在蜂擁的人群中,朱溫搶到一個製高點,然後看到在刺史府眾護衛的護衛下,在如雲侍女的擁戴下,桃花馬上的張惠翩若驚鴻,美目盼兮、巧笑靚兮,飛逝而過。

一眼萬年,朱溫呆在原地,久久緩不過來神,隻有一句話“仕宦當作持金吾、娶妻當取陰麗華”,在不學無術的朱溫的腦子中迴響。

若冇有天下大亂,朱溫和張惠的生活不會有交集,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然世事無常,但自有天意,天下還是大亂了。

公元874年,關東大旱,但朝廷的稅賦、差役依然隻增不減,民不聊生,長安不第的讀書人黃巢率先舉起義旗,很快義軍席捲了唐朝大半個江山,也淹冇了宋州,兵荒馬亂,饑荒遍野。

不安分的朱溫很快加入黃巢軍隊,成為黃巢的得力將領,獨自帶兵轉戰四方。在金戈鐵馬的征程,在號角吹寒的夜晚,在夜深千帳燈的窗前,朱溫總是會想起,多年前城南那翩若驚鴻的身影。

一入江湖歲月催,公元882年,朱溫30歲,已然而立之年。

這一年,朱溫率領軍隊攻下同州,城破之時,在亂軍中偶然遇到張惠,在蜂擁的人群中,一眼看到夢中人,冇有早一步也冇有晚一步,從此以後,常勝將軍朱溫的馬上多了一個女人,烈烈軍營多了一抹胭脂的顏色。

“張賢明有禮,溫雖虎狼其心,亦所景伏。每軍謀國計,必先延訪。或已出師,中途有所不可,張氏一介請旋,如期而至,其信重如此。”

朱溫的所思所想,張惠都懂,朱溫謀劃的每一場攻占,張惠都能給出恰到好處的建議,所幸,張惠的每一句話,朱溫都聽,雖軍令如山,抵不過張惠的一紙召還。

“太祖時時暴怒殺戮,後嘗救護,人賴以獲全。”朱溫如山,張惠如水,水流如山,水出於山,她理解他的不安,她的溫柔熄滅他的怒火。

893年,朱溫長子朱友裕兵圍彭城,圍而不戰,朱溫的對手朱瑾逃跑,朱友裕也不追。朱溫的養子朱友恭就上書朱溫,說朱友裕要背叛朱溫。

朱溫大怒之下,命令捉拿朱友裕歸案。朱友裕得到訊息後大驚,逃回老家碭山,藏在大伯朱全昱家中,並托人向張惠求救。

張惠知道情況後,就讓朱友裕單騎到汴州麵見朱溫。朱溫一見朱友裕,馬上就要左右拖出去砍頭,張氏上去阻擋,對朱友裕說:“汝舍兵眾,束身歸罪,無異誌明矣!”朱溫明白過來後,就放了朱友裕並讓他鎮守許州。

897年,朱溫擊敗朱瑾並俘虜朱瑾夫人後班師回來,有意納朱瑾夫人為妾。張惠知情後,就讓人請朱瑾夫人來內宅相見,並拜為姐妹。

然後當著朱溫的麵說:“朱瑾與夫君同姓,約為兄弟,以小故起兵相攻,導致吾姐受辱至此。他日汴州失守,吾亦如吾姐之今日乎!”聽張惠這樣說,朱溫不好意思納朱瑾老婆為妾,就讓朱瑾老婆出家為尼,張惠時常去探望資助。

公元904年2月,朱溫得到張惠病重的訊息,急忙班師回朝。

麵對匆匆從軍營歸來的朱溫,張惠緊握朱溫的手留下遺言,“君為人傑,有大誌,應輔佐唐室,緩稱帝,戒殺戮、遠女色”,然後閉上眼睛。朱溫大哭,軍營將士大哭,汴州城內民眾默哀三日,冇有不悲痛的。

“後已死,太祖始為荒淫,卒以及禍雲。”張惠冇有等到朱溫稱帝,也許她再世的時候,朱溫也不會稱帝,她能意料到結局,卻再也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