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五代十國那些事 >   第8章

一將功成萬骨枯,稱帝更是如此,殺第一個人不容易,但殺第一個人後再殺人就容易的多。

幾十年的刀頭舔血的生活,讓朱溫明白一個道理,對於有威脅的人,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殺掉他。

安史之亂後,朝臣、宦官、節度使構成朝堂上最大的三股勢力,互相製約又互相補充,保持一種動態平衡。

對於皇室而言,這三股勢力都是用於維護統治的工具,搞好協調與平衡,江山就會穩固。

但黃巢之亂,打破了這種平衡,讓節度使作大,成尾大不掉之勢。為了製約節度使,皇室委派宦官監軍成為常態。

但權力具有天然排它性,監視與被監視的關係,導致宦官與節度使的關係往往處於敵對狀態,節度使誅殺宦官的有,宦官乾掉節度使的也不少,到最後矛盾不可調和。

朱溫成為中原最有勢力的節度使後,就動了篡唐的心思,朱溫雖然冇文化,但有眼光,要想改朝換代,就必須把朝廷的三股勢力都消滅掉,趁現在節度使與宦官的矛盾不可調和,正是消滅宦官集團最好的時機。

於是朱溫邁出了第一步,聯合朝臣消滅宦官。

對朱溫來說,消滅宦官相對來說是也是最容易的,一是民憤不大,群眾對當權者具有天生的仇恨,二是難度不大,宦官不掌握軍隊實權,三是能撈取名聲,提升在節度使中的威望。

朱溫派人聯合時任宰相崔胤等朝臣,謀劃一舉將韓全誨為首的宦官全消滅掉。其實聯合朝臣意義也不大,隻要穩住朝臣即可,獲得道義上的支援,不讓朝臣與宦官聯手。

韓全誨也是老江湖,聽聞朱溫欲帶兵來長安清君側,感到死亡的威脅,就先下手為強,劫持唐昭宗到鳳翔,鳳翔節度使是朱溫的老對頭李茂貞。

這麼多年來,李茂貞打不贏朱全忠,但朱全忠也吃不了李茂貞,李茂貞聯合川蜀王建、河東李克用等組成聯盟,以誅朱溫、複興唐室為口號,與朱全忠成鼎力之勢。

朱全忠這次下定決心,要死磕李茂貞,把唐昭宗奪回來,把宦官殺掉,如果這都辦不到的話,後麵還談什麼稱帝。

公元902年五月,朱全忠發精銳5萬,帶領楊師厚、葛從周、王彥章等當世名將分頭進擊鳳翔。

從6月到11月,不到半年的時間,斬殺李茂貞軍隊一萬餘人,李茂貞下轄的其他州縣相繼被朱全忠攻占,各部兵馬會師鳳翔,將鳳翔圍成了孤城。

為儲存實力,也為了圍點打援,從902年11月到903年1月,朱全忠對鳳翔采取圍而不打戰略。

3個月時間,鳳翔城內糧草儘絕,出現人吃人的情況。李茂貞無奈,隻得獻出唐昭宗及韓全誨等一班宦官。

朱全忠接到訊息,河東李克用準備南下欲攻取汴州,為了防止老窩被端了,隻得從鳳翔撤圍。

903年1月,朱全忠護送唐昭宗等回長安後,崔胤等宰相立即奏請唐昭宗,儘誅崔胤等宦官700餘人,一舉殲滅宦官集團,隻留下三十個年幼的小黃門。

其他節度使得到朝廷誅殺宦官的訊息後,也第一時間誅殺了監軍的宦官,當然也有例外,河東李克用冇有誅殺張承業,反而待之更厚。

剷除宦官集團,等於砍斷了皇室的一條胳膊。下一個目標就是誅殺朝臣,砍斷皇室的另一條胳膊。

公元904年1月,朱全忠密奏天子,指控宰相崔胤擅亂朝政,離間君臣,唐昭宗明知宰相是冤枉的,但朱溫的話又不敢不聽。

就誅殺了崔胤,同時任命與朱溫一條船上的柳璨為宰相。

柳璨當上宰相後,很快就製造了白馬驛慘案,將30個朝中重臣儘數殺掉,投屍黃河。冇有了宦官集團和朝臣,皇室徹底成了案上魚肉。

朱溫的屠刀很快降臨到皇室的頭上。904年1月,朱溫強迫唐昭宗遷都洛陽,904年6月,朱溫指示蔣玄暉逼死唐昭宗,公元905年立春,又指示蔣玄暉在九曲池製酒誅殺了德王李裕等九王。

為了堵住天下人之口,朱溫又毫不猶豫的誅殺了柳璨、蔣玄暉、朱友恭等人。

冇有人可以阻擋朱溫稱帝了。最後一位唐室皇帝唐昭宣帝時刻做好禪讓的準備,但依然阻止不了朱溫的屠刀。殺的人多了,殺人就成為一種習慣,殺戮成魔。

一日,朱溫一行人在一棵大柳樹下乘涼,朱溫忽發感慨,這麼大的柳樹,適合做戰車的輪子,朱溫的隨從知道朱溫的性格,冇人接話。也在旁邊乘涼的幾個讀書人附和道,確實適合坐車輪。朱溫勃然大怒,讀書人就是喜歡順嘴騙人,車輪需用榆木,哪有用柳木的?並吩咐左右,這些人不殺,留著無益。隨即撲殺了這群讀書人。書生何罪,隻是亂世人不如太平犬罷了。

對於叛將降卒,朱溫殺起來更是從未手軟。魏博牙軍,是多年的專業的軍人,世代父子相繼,親族相連,稍不如意,就消滅主帥更換他人,朝廷軟弱不能製止,隻得默許。

節度使羅紹威與朱溫是兒女親家,心裡不踏實,想消滅這股力量,但自身又冇有把握,於是向老大朱溫彙報,請求支援。

朱溫也想實際掌控魏博,很爽快的答應了,從彆的戰場抽開身後,就帶領軍隊駐紮在魏博附近,對外聲稱是準備攻打東邊的滄州劉文恭父子。

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恰逢羅紹威的兒媳婦——朱溫的女兒死了。朱溫死了女兒有冇有悲傷不知道,但是敏銳的抓住了這次機會,派遣將領率領一千名人馬扮作挑夫,以奔喪的名義進入魏州城。

弔喪是人之常情啊,魏博的牙軍冇有任何懷疑。

當天晚上,進城奔喪的一千名人馬與羅紹威衛軍一道,打開城門,與早已等在城外的朱溫大軍裡應外合。將魏博牙軍全部殺死,一共八千人,婦女幼童全部一個不留,斬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