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五代十國那些事 >   第6章

消滅掉秦宗權後,朱溫就將眼光盯上了兩個結義大哥,天平軍節度使鄆州朱宣、泰寧軍節度使兗州朱瑾。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朱宣也不含糊,立即派手下第一猛將朱瑾帶兵來救。朱瑾是朱宣的堂弟,此時尚在老哥朱宣賬下效力,朱瑾擅長使用馬槊,有萬夫不當之勇。

此戰,朱瑾在敵陣之中單騎馳突往返,當者無不披靡。秦宗權最後頂不出,就從汴州解圍而去。朱溫感激涕零,就修書一封,認朱宣為結拜大哥、朱瑾為二哥。

隻是人生若隻如初見該有多好!二年後,朱宣、朱瑾就開始後悔莫及,當時真是瞎了眼,自己給自己挖坑,早知道和秦宗權一道滅了朱三這廝,十年後,朱宣被押赴汴州處死時,感慨人生若是不相見該多好,背信棄義的朱溫寧無後乎?

秦宗權被滅後,朱溫成了河南諸道勢力最強大的藩鎮,下一步怎麼發展呢?討論大事往往開小會即可,朱溫和謀士敬翔喝酒猜啞謎,沾酒在手上寫了兩個字,“向東”。

東邊,就是大哥朱宣、和二哥朱瑾的地盤。亂世啊,滅你還需要理由嗎,需要的話,就是你的位置太好了,小弟看上了,桃園三結義?那是小說。

889年,朱溫在攻滅秦宗權後,將兵力集中到了東部,主要對手便是朱宣、朱瑾以及割據徐州的感化節度使時溥。

此時雙方都還冇準備好,以罵陣為主,朱溫說結拜大哥、二哥不厚道,用高官厚祿挖自己部隊的牆角,且胳膊肘向外拐,不幫自己消滅時溥,朱宣、朱瑾大罵朱溫忘恩負義、貪得無厭、不是東西,李克用也上書朝廷,說朱三這小子壞得很,破壞來之不易的和平局麵。

朱瑾脾氣火爆,忍不住,也真冇把朱溫放在眼裡,先下手為強。891年,朱瑾主動出擊,率軍三萬,進攻山東單縣,卻被汴將丁會擊敗於金鄉,此戰,泰寧軍損兵兩萬餘,七十餘名將領皆被汴軍俘虜 ,朱瑾單騎逃歸兗州。

朱瑾尷尬了,此時的朱小三,已經不是昔日的朱溫了。

此前,朱瑾組建了一支百十人的特種部隊,特種士兵臉上刺了兩隻雁子,很是拉風,號稱“雁子都”,朱溫據此也組建了一支隊伍,臉上紋身弓箭,號稱“落雁都”。

此役,朱瑾的“雁子都”也全部陣亡。

892年,朱溫命丁會將兗州數千戶百姓遷往河南許昌,後又命朱克讓率眾劫掠兗、鄆兩鎮的麥子,壞得很。

同年,遣長子朱友裕攻取濮州,隨後又命其移兵攻打徐州。

時溥固守城池,同時向朱宣、朱瑾求援。

893年,朱瑾親率鄆州、兗州兩萬兵馬援救徐州 ,與汴軍戰於城南石佛山,朱瑾奮神威殺死汴將霍存,連破汴軍十餘寨 ,打得朱友裕堅守營寨不敢出戰,後因軍糧將儘,隻得退回兗州。

二哥朱瑾脾氣暴躁,真不慣著,打出了當哥哥的威風。

朱瑾雖猛,可隊友不給力,朱溫又以大將龐師古代朱友裕領軍,終於攻破徐州。

時溥**而死,感化鎮自此為朱溫所有, 時溥真弱,但朱三冇吃飽,胃口正好。

894年,朱溫親率大軍進攻鄆州,屯駐於魚山。 朱宣、朱瑾乃合兵一處 ,分三路出擊,與朱溫戰於東阿。

兩軍即將交戰之際,東南風大起,但隨即又轉為西北風。朱溫命士卒順風縱火,煙焰漫天,並乘勢發動攻擊,鄆兗聯軍大敗,被殺萬餘人。

朱瑾兄弟因屢遭敗績,隻得向李克用求援。李克用遣騎將安福順、安福應、安福遷統率五百精騎,借道魏州南下,增援兗鄆,卻被汴軍擒獲。

聯軍也打不過,有天意的原因也有實力的原因吧,李克用第一次救援失敗,五百精騎確實也太少了點。

895年,朱溫再遣養子朱友恭圍攻兗州。朱宣親率步騎自鄆州赴援,卻在高梧被朱友恭設伏擊敗,所押運的糧餉被全部搶走。

896年,李克用再遣史儼、李承嗣統領三千騎兵 ,南下援救鄆兗,隨即又向魏博節度使羅弘信借道 ,命李存信率軍三萬屯駐莘縣,以為後援。

河東軍在任城大破汴軍,解除兗州之圍。 但李存信在莘縣縱兵劫掠,激怒了羅弘信,被羅弘信設伏擊敗。羅弘信自此與李克用絕交,轉而依附於朱溫。

李承嗣、史儼被斷絕歸路,無法北歸, 李克用亦無法繼續派遣援軍。

當時,天平、泰寧兩鎮因連年兵災,人口流失嚴重,百姓無法安心耕織,春秋兩季的糧食又屢遭汴軍劫掠,府庫日趨空竭,外援河東也幫不上忙了,朱宣、朱瑾再也無力對抗朱溫。

897年,龐師古終於攻破鄆州,朱宣在出逃途中被葛從周抓獲,押赴汴州處死。

當時,朱瑾正與李承嗣、史儼等在徐州一帶籌措糧食,隻留部將康懷英守兗州。葛從周遂趁虛進襲兗州。康懷英乃與朱瑾的兒子及閻寶等將領合謀 ,獻城投降汴軍。

看大勢已去,淄青節度使王師範隨後亦被迫歸附朱溫。

889-897年,8年的時間,曆經多次戰役,宣武鎮東部的藩鎮勢力全部被朱溫所吞併,此時的朱溫占據河南南部、山東東部,安徽北部,成為中原地帶最大的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