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五代十國那些事 >   第5章

汴州地處中原,是四戰之地,除了北邊的黃河之外,基本無險可守。但看問題要一分為二,事情冇有絕對的壞,也冇有絕對的好。

無險可守是劣勢也是優勢,四戰之地也便於四麵出擊,山河險固不足憑也,憑的是人心,憑的是自強和借力,憑的是謀略和手段。

當時社會的主要矛盾還是唐室與黃巢大齊政權之間的矛盾,藩鎮之間的矛盾算是內部矛盾。

黃巢敗退長安,流竄至河南南部,降服了蔡州的秦宗權,又兵圍陳州。陳州刺史趙韜是個硬漢,斬殺了黃巢大將孟楷,率領軍民奮力抵抗、死守陳州。

陳州就是現在的周口淮陽一帶,與汴州開封接壤。在朱溫的眼中,汴州是自己的地盤,陳州也是,解圍陳州是公事更是私事,所以就積極備戰。

等朝廷授予朱溫東北麵都招討使,讓朱溫全權負責解圍陳州事宜時。朱溫很賣力,聯合忠武節度使周岌、感化軍節度使時溥,先後四十次攻打陳州外圍的黃巢軍隊,兵不卸甲、血戰三月,陳州解圍。

陳州刺史趙韜很感激朱溫,親自到軍前迎接,陳州的百姓也很感激朱溫,為朱溫建立生祠,奉朱溫為神明,自此以後陳州成為朱溫的勢力範圍。

陳州被朱溫解圍,黃巢很生氣,集合餘部兵力直奔汴州。朱溫大驚,急忙率部返回,並向朝廷請求支援。

唐室雖弱,但依舊是天下共主。唐僖宗想想當時解圍長安時,揍黃巢最猛的非沙陀李克用莫屬,就還是老李上吧,就命令李克用率領騎兵南下,與朱溫合力剿滅黃巢。

李克用雖桀驁不馴,但對唐室很是忠心,接到朝廷的命令後,就率兵南下,與朱溫強強聯手,在中牟北部打敗黃巢軍,一舉消滅了黃巢軍的主力。

此戰有三個結果,一是黃巢兵敗逃亡途中被部下所殺,蔡州秦宗權接替了黃巢的位置;二是朱溫的勢力大增,招降了葛從周、張歸厚、張歸霸等黃巢舊將;三是發生了上源驛事件,朱溫與李克用交惡,李克用一氣之下,帶兵回河東了。

黃巢死了,但秦宗權還在,秦宗權登高一呼,集合黃巢舊部達到30萬人,以蔡州為根據地先後轉戰河南南部、湖北北部、山東大部,攻城略地轉戰千裡,甚是囂張。

李克用指望不上了,朱溫隻得聯合鄆州朱瑄、兗州朱瑾等可以聯合的力量,與數倍於自己兵力的秦宗權力戰三年。

前麵說過,朱溫打仗是天才,從屢敗屢戰到屢戰屢勝,最終失地一一收複,朱溫的勢力範圍也一步一步增大,成為中原勢力最強的藩鎮。

黃巢及秦宗權被消滅後,冇有了敵我矛盾,冇有了同仇敵愾的目標,皇室的地位也越來越低,藩鎮之間的內部矛盾成為了社會的主要矛盾,鹿失中原,唯強者得之。

朱溫把目光投向東方,曾與自己並肩奮戰的兩位老哥,朱瑾和朱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