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五代十國那些事 >   第3章

朱溫很看得起李克用,但李克用卻看不起朱溫。

李克用是沙陀人,其父輩是沙陀族首領,世鎮太原、雲州(今山西大同),實實在在的一方諸侯、將門之後。

其父因平版有功,被唐朝賜國姓李。李克用年少英勇,箭法超群,十三歲時,曾一箭射中空中飛翔的兩隻大雁。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借問誰家子,幽並遊俠兒。

十五歲時,李克用就隨父出征,身先士卒衝鋒陷陣,軍中號稱“飛虎子”“李鴉兒”,因功被封為雲州牙將。

可以說,李克用是少年得誌,從小在讚美與掌聲中長大。

黃巢叛亂時,李克用四年四次率沙陀騎軍南下勤王,最終迫使黃巢退出長安,兵敗自殺。

黑衣白馬,英雄年少,因在長安收複戰中功勞最大,公元883年,李克用被任命為河東節度使,時年27歲。

同年,從黃巢義軍歸附過來的朱溫因作戰勇猛,也被封為汴州刺史、宣武軍節度使。

在李克用的眼中,朱溫就是黃巢餘孽,一個投機的叛賊,恥與其同列節度使。

公元884年,李克用追擊黃巢殘部後,路過汴州,在城外峰禪寺修軍整頓。

朱溫剛任汴州刺史,且年長李克用幾歲,同為朝廷節度使,自然要儘地主之誼,在汴州城內帥府設宴款待李克用等將士。

李克用接到邀請函後,輕車簡從,帶領史敬思等幾名心腹將領及小隊衛兵,徑直進入汴州城內。

節度府內,觥籌交錯,氣氛很是融洽。朱溫帶領葛從周等將領頻頻敬酒,盛讚李克用的赫赫戰功,李克用一一笑納,十幾杯飲下去,不覺大醉。

相逢一笑泯恩仇,但有的時候,相逢一醉成恩仇。軍界有歧視鏈,正規軍看不起投降軍,李克用根正苗紅,自然看不起降將朱溫及朱溫手下的人。

朱溫歸順朝廷後,手下的人馬分為三部分。其中一部分是朝廷撥付的官軍,一部分是跟著他歸順朝廷的義軍,一部分是招降的黃巢潰軍。

大將葛從周等將領就屬於最後一部分,看黃巢大勢已去,就率眾歸順了朱溫,畢竟朱溫也算老戰友。

昔日叛軍首領搖身一變,就成了朝廷的將領,投奔朱溫的黃巢潰部也越來越多。可以說,殲滅黃巢的過程,也是朱溫作大的過程。

槍桿子出政權,因朱溫兵強馬壯,朝廷纔不得不任命其為宣武節度使,汴州刺史。實際控製著黃河以南河南區域,成為中原地區勢力最大的一個節度使。

葛從周等黃巢舊部與李克用原本就是敵對雙方,因征戰殘殺而產生的仇恨是少不了的,自然對李克用冇啥好感。宴席前,就建議朱溫宴席間摔杯為號,一舉殺了李克用等人。

朱溫不置可否,不是不想殺,是忌憚汴州城外幾萬名沙陀鐵騎。

而李克用之所以敢輕裝赴宴,也是自負汴州城外的軍隊。

所以朱溫宴請李克用,李克用赴宴,也都是從實力的角度出發,彼此試探,相機而行。

但漢賊不兩立,終究不是一路人。席間,先是雙方鬥酒,後來開始雙方將領比劍。

喝高了的李克用大罵朱溫,“朱三小兒,叛軍而已,何敢妄稱節度使。”朱溫大怒,請客還請出羞辱來了,就拔劍欲和李克用拚命。

史敬思喝酒比較少,看朱溫欲拔劍,搶先一手拔出佩劍,一手挽著朱溫的胳膊。說道:“李大帥喝醉了,煩勞朱大帥出府一送”。

朱溫劍拔不出來,看史敬思凶神惡煞般拉著自己,好漢不吃眼前虧,隻得哈哈大笑,說:“好,酒逢知己,李大帥義氣乾雲,真是好兄弟也,我且送一送”。

見朱溫被挾持,葛從周等將領隻得讓開一條道路,目送李克用一行出了節度府。

李克用、周清等將領已大醉,勉強上馬,在衛兵的護衛下,離開節度府,徑往汴城東門而去。

走到上源驛站附近,天色已晚,李克用酒力發作,從馬上跌了下來。史敬思等無奈,隻得停在上原驛暫作休息,命令衛兵嚴加守護。

朱溫聽說李克用在上源驛休息,暗喜不已,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率領人馬趁夜色包圍上源驛,然後一把火燒死李克用,以絕後患。

李克用命不該絕,大火燒起時,天降大雨,身邊將領又拚死護衛,才撿回一條命,單馬逃至東城牆處,墜繩而下,奔回大營。

李克用本想一雪此仇,但被媳婦劉氏勸阻,劉氏給的理由很在理,一是料想朱溫這樣做,肯定有防備,二是汴州城城池堅固,軍中一時也無攻城器械,李克用隻得狠狠在心中記下這筆賬,率部撤回河東。

但是這梁子,從此結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