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五代十國那些事 >   第2章

看到自己冊立的小皇帝在自己麵前唯唯諾諾,看到滿朝文武在自己麵前戰戰兢兢,朱溫很開心。

開心後,野心開始膨脹,覺得皇帝這個寶座自己也可以坐。

完成自己當年的帶頭大哥黃巢未竟的夢想。

想當年自己跟著黃巢混,一路造反,打壓官軍如砍瓜切菜,輕而易舉兵圍長安。

在攻城掠地中,朱溫發現了自己的天賦——天生就是打仗的料。在兵圍長安時,朱溫已成了黃巢的左膀右臂。

長安被占,僖宗出逃,基本上要了大唐的半條命。但另外半條命仍在,畢竟大唐盛世,三百年的基業,根深葉茂、枯而未倒。

朱溫跟著黃巢占領長安後,發現戰爭的形勢慢慢開始變化了,唐軍越打越多,仗越打越難。

以前是自己跟著黃巢大哥追著官軍打,現在是官軍輪番圍著自己打。

自己的人越來越少,且無外援,死一個少一個 。而最要命的是,黃巢大哥等人也帶頭沉浸在長安的溫柔鄉裡。

溫柔鄉是英雄塚,哪管唐軍圍長安。黃巢在溫柔鄉中領悟不到,隻是樂在其中。

朱溫不是英雄,所以在溫柔鄉裡依然清醒。

朱溫看著醉生夢死的一班起義將領,覺得前途渺茫,暗恨豎子不足為謀。

黃巢雖然是自己的帶頭大哥,但亂世中,隻有識時務者為俊傑了,誰也不會跟誰一輩子,俊鳥擇高枝,機緣湊巧,稱王稱霸也未可知。

朱溫不是英雄,所以背叛起來無一點心理壓力。

在大唐官軍再一次圍剿長安時,朱溫果斷叛變了黃巢,調轉槍頭,成了唐朝官軍收複長安的最強力量。

絕世長安,再見了!黃巢安穩的皇帝日子還冇過夠,來不及罵街,隻得率領殘存的義軍繼續流竄。

而朱溫搖身一變,就成了大唐的節度使,官方認證,賜名朱全忠。

然後朱全忠繼續發揮能打仗的天賦,瘋狂追殺殘存的起義軍,與沙坨人李克用一道,成為唐朝最耀眼的軍界雙星。

打仗是朱溫的天賦,投機也是。亂世不適合英雄,隻適合奸雄。

唐朝末年,節度使林立,節度使儼然一個小王國,管軍管官管財管民。

中央政府強大時候,節度使隻負責軍隊建設,管官管民管財政的由朝廷任命的州牧、刺史負責,節度使不聽話時,朝廷有n多種辦法可以收拾。

但唐朝末年,天下大亂,內憂外患,中央朝廷依靠節度使去平定叛亂,隻得放權,先放人事權再放財政權。

冇辦法,不放權,政令不統一,打不了勝仗。

全部的權力下放給節度使後,節度使有地盤有人有錢,打仗平叛就容易的多。

平定內亂也是,平定外患也是,唐朝末年,雖內戰打的火熱,但對北方的契丹等遊牧民族還保持壓倒性的優勢。

一個節度使就可以把四方蠻夷按在地上摩擦。

這就是節度使權力集中的好處。但事務都是一分為二的,有好處也有壞處。節度使集權是一劑猛藥,也是毒藥。

中央朝廷慢慢發現,做大的節度使做大,對中央朝廷的命令不再當回事,與己有利則聽之,與己無利,就當你放屁了。

剜卻心頭肉,醫的身上瘡。不放權,天下即將大亂,放權後,天下終將大亂。每一個朝代的末年,總會出現無解的社會問題,曆史隻不過是苟延殘喘、權宜之計罷了。

整體上,在唐朝末年,成為節度使,就具備了稱王稱霸的資本了。下一步,就看怎麼運作了。

在打官軍與打叛軍的過程中,朱溫越打越順暢,覺得其他的節度使都是豬狗一樣,不值一提。

被朱溫放在眼裡的節度使,算來也隻有沙陀人李克用一個。

朱溫冇啥文化,不像曹操,可以青梅煮酒論英雄,說“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但朱溫肯定覺得曹操說的對,天下英雄惟有李克用和自己。

於是,朱溫覺得,可以把唐朝的另外半條命也革了。

皇帝的寶座自己也可以坐,天子,兵強馬壯著可當之。這想法一有,便不可斷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