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五代十國那些事 >   第10章

朱溫雖然暴虐弑殺,但不影響當大哥,也可以說暴虐弑殺是當大哥的基本配置,心不狠手不辣在亂世根本站不穩。重要的是要具有大哥的氣質,能讓人死心塌地的跟隨,能讓優秀的人死心塌地的跟隨,這是成就大業的關鍵。

偉大的**曾評價朱溫:處四戰之地,與曹操略同,而狡猾過之。意思是說曹操是奸雄,朱溫是比曹操還狡猾的奸雄。曹操手下有一批厲害的謀士猛將,朱溫麾下的文臣武將也都是當世的人傑。

其中,敬翔、李振堪稱朱溫的“臥龍鳳雛”,楊師厚、葛從周、龐師古、王彥章、牛存節是朱溫的“五虎上將”。

敬翔是朱溫的第一謀士。敬翔幼時喜好讀書,才思敏捷,人稱少年英才,但與黃巢一樣,未中進士,敬翔不死心,就在長安當“京漂”,準備下一屆再考,而黃巢收拾行李回老家,準備造反事宜。

幾年後,黃巢入長安,唐僖宗跑到四川,敬翔感覺進士夢斷,無奈逃至汴州,投靠老鄉王發,王發當時在剛任汴州刺史的朱溫手下做事。

敬翔閒來無事,就經常幫著軍營的糙老爺們寫寫家書,家書寫的淺顯易懂、文淺情長,名聲很快傳到朱溫耳朵裡。

朱溫冇讀過書,讓人念幾篇敬翔的文章,覺得寫得很對自己胃口,就派人去請敬翔過來談談,一見如故,敬翔的話總是恰到好處,讓朱溫大有英雄所見略同之感,隨機就讓敬翔隨軍,跟隨左右隨時商議軍政要事。

公元906年,朱溫攻取荊、襄,欲乘勝再取淮南,眾將士都被勝利衝暈了頭腦,以為可以一鼓作氣蕩平淮南,唯敬翔以為勞師遠征不如保持威勢不戰而屈人之兵,苦勸阻止,但朱溫不聽,最終在光州、壽州損兵折將,大傷元氣,導致梁朝勢力以後也未能涉足淮南,戰敗後,朱溫很是悔恨,感慨不用敬翔之言才鑄成大錯。

公元909年,朱溫派大將西征岐王的地盤,戰事不利,朱溫很是憂心,設宴同敬翔商討此事,敬翔詳細剖析了敵我兵力、後勤、地形優劣等因素,推演了整個戰爭的走向,並預測了結果,事後戰爭的走向與結果如敬翔預測的一模一樣,眾人無不歎服。

敬翔不僅料事如神,多奇謀,更是勤於公事,跟隨朱溫前後三十年,“儘心勤勞,晝夜不寐,自言唯馬上得休息”。並且很注重工作方法,對朱溫的勸諫一般都是在私下進行,很注意維護領導的權威,朱溫盛讚敬翔“天降奇人,以佐於我”。

朱溫病重時,召敬翔到床前托孤。敬翔也不負所托,儘忠謀國,但終不為梁後主所用,最後為後梁殉國。可以說,敬翔就是朱溫的“諸葛亮”,見證了後梁的建立與滅亡,生為後梁,死亦是為後梁,初心不改,德行上冇有一點問題,為後世敬仰。

朱溫另一個得力的謀士是李振。李振年輕時聰明好學,也曾躊躇滿誌去參加科舉考試,但很不幸幾次都名落孫山,李振心裡很不爽,覺得世道黑暗,暗中發誓有朝一日殺儘朝中的權貴。後來路過汴梁,求見朱溫,一番交談,被朱溫視為奇才,朱溫盛情邀請李振留下來,李振也覺得朱溫是個乾大事的大哥,就隨軍做了幕僚。

曆史很有意思,黃巢未考中進士,敬翔未考中進士,李振也未考中進士,最後都成了唐朝的掘墓人。若是三人都高中進士,成為大唐的臣子,曆史也可能會改寫成另外的樣子。

李振才智過人,有見識多奇謀,常被朱溫作為使者,合縱連橫於眾多地方勢力之間。

因爭地盤,朱溫的兩個小弟湖南王馬殷與朗州刺史雷滿打了起來,朱溫就派李振前去調解,李振發揮自己出色的才智,憑藉出眾的口才,很快就平息了爭端,兩方罷兵言和,再次團結在大哥朱溫的周圍。

一張嘴勝過百萬雄兵,朱溫大喜,又將出使長安的重任交給了李振。

李振初次去長安時,控製唐室朝廷的宦官正準備廢掉唐昭宗,謀立小皇帝,以便於更好的控製朝政。

出於對地方軍隊大佬的忌憚,宦官集團派出代表與李振洽談,希望雙方能良好合作。看到這些宦官,李振就想到科舉落第的事,再聽到這些宦官的謀逆之言,李振大怒,義正言辭的訓斥道:廢黜郡主是禍亂國家的不祥之事,是犯上作亂的謀逆之舉,我梁王百萬之師行的是匡扶天子的正義之事,豈能與爾等同流合汙。

長安城局勢混亂,李振冇待多久,就回汴梁向朱溫彙報情況去了。

李振還在路上,未到汴梁時,宦官集團就發動了政變,把唐昭宗廢掉囚禁起來,並派出使者快馬加鞭到汴州遊說朱溫,願將唐朝的江山社稷全部交給朱溫。

看到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朱溫很猶豫,幸福來的太快有點不真實。朱溫拿不定主意,就召集幕僚研究這個事情,大家都以為這是個好事,與宦官集團聯手更容易成事,唯獨李振反對,“行正道則大功勳可立,豈能與閹豎為伍”,李振一語驚醒朱溫,我有槍桿子啊,我完全可以藉此機會把宦官集團除掉,這是師出有名、匡扶朝廷的正義之舉啊。

朱溫立馬誅殺了宦官集團的使者,派李振帶領精兵到長安與宰相等朝臣聯手,迅速誅殺了謀逆的宦官,再次擁立唐昭宗繼位。

唐昭宗在朱溫的擁立下複位成功,又按照朱溫的要求遷都洛陽,徹底成了傀儡皇帝。李振作為朱溫的全權代表,成為洛陽實際的掌控者,掌握著朝廷的生殺大權,對昔日的權貴隨意廢黜。

白馬驛之變後,李振看著這些昔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權貴,對朱溫說:這些人自詡為清流,現在把他們的屍體投入黃河,讓他們成為濁流吧!朱溫哈哈大笑,李振終於出了多年前科舉不第的惡氣。

朱溫建立後梁,冊封李振為戶部尚書,主管財政,位高權重。後來梁朝被後唐李存勖所滅,汴梁城破之日,李振先去找敬翔,對敬翔說,“我們不如去朝見新君吧”,敬翔說,“大丈夫豈可以朝秦暮楚,梁晉世仇多年,又有何麵目去見新君呢”。最終,敬翔自儘身亡,以死報國。而李振屈膝拜見了李存勖,第二天就被處死。

李振有奇才無雅量,有智謀無氣節,助朱溫得天下,最終也見證了梁朝的覆滅,隻是最後屈膝投降了後唐,晚節不保,卻也冇有保住性命,被後人恥笑看輕,也算是咎由自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