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太荒神域 >   第10章

第十章 一分為二,兩枚金丹

葉陽‘丹田’空間之中,金色火焰不斷升騰,宛若火焰遊龍蜿蜒肆虐,一股股灼熱的氣浪襲來,讓葉陽難受至極,偏偏葉陽又抵擋不住,隻能任由熱浪灼燒。

“可惡,難道今日要死在這詭異火焰之下不成?”

葉陽嘗試調動體內金丹之力撲滅火焰,卻發現那枚黑紅相間的金丹極度不穩定,其內好似有一股強橫至極的火焰肆虐,想要掙脫出來,葉陽有預感若是這股恐怖的力量脫離自己金丹,自己恐怕就要命喪於此。

“看來隻能求助於這女子了,雖然不知她為何會在我的丹田空間之內,但她既然能指點自己劍道,定然彆有一番手段。”

葉陽思來想去,那黑裙女子麵色平淡,雖有一份詫異,但仍舊鎮定自若,彷彿周圍那恐怖的金色火焰在她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姑娘,可否救……”

葉陽剛想出言求助,便見女子轉過頭來,對葉陽道:“你是如何做到的,算了,看你這表情便知你自己也不知是怎麼回事?”

而後接著說道:“葉陽,你這枚金丹之中有兩股力量,且相互排斥,這金色火焰便是來源於其中一股力量,若是任由其肆虐,你性命頃刻休矣。”

聞言,葉陽猛地一驚,聽女子言語,葉陽猜到定是自己不經意間做了什麼,導致自己凝結的金丹中存在兩股相互排斥的力量,這火焰也由此而來。

“姑娘……”

“你不必問我,我救不得你,能救你的隻有你自己,方法也簡單,一分為二,做得到能活,而且能讓這金色火焰為你所用。”

“做不到就會死是不是?”

葉陽嚥了口唾沫,反問道,女子不語,微微點頭,已然說明瞭一切。

葉陽不假思索,立刻說道:“還請姑娘教我方法。”

在葉陽看來,如果不這樣做,自己也會死在這恐怖的金焰之下,與其如此還不如放手一搏,若是成功了自己不僅能活還能掌控著極其恐怖的金焰,若是失敗,反正都要死還不如死馬當活馬醫。

麵紗之下,女子嘴角微微上揚,旋即說道:“稍後,我將你這金丹打散,兩股力量一分為二,你必須同時凝聚兩枚金丹,同時完成,這極難,你可要準備好了。”

不等葉陽回話,女子玉手輕抬,道:“混沌神念,壓。”

頃刻間,整個空間內的黑白色氣息暴走,原本到處肆虐的金焰竟然被壓了下去,逐漸退回金丹之內,不出片刻,再無一絲金焰肆虐。

而後,女子玉手輕揮,金丹瞬間爆裂,眼見自己辛辛苦苦數個時辰凝結的金丹就這樣爆裂,葉陽臉龐一抽,霎時心痛不已,一朝心血毀於一旦,葉陽豈會好受。

“集中精神,凝結金丹,切記同時凝聚,二者進度必須相同,若有絲毫偏差,必然身死道消。”

葉陽不敢托大,旋即來到空間中央,盤膝而坐,全力凝結兩枚金丹。

……

妖獸森林某處,秦楓帶著一眾黑衣人尋找著葉陽的蹤跡,然而越走眾人心神愈發不寧。

“小子,我警告你,不要耍花招,不然我一刀砍了你。”

為首的黑衣男子越走越感覺有一股極度的危險感,這種感覺他隻在曾經遇到過的一隻凶殘妖獸身上感受到過,而那隻凶殘妖獸乃是二階後期妖獸,當時的他距離那妖獸尚遠,但那股壓迫感依舊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秦楓也是冷汗直流,雙腿直打哆嗦,連忙解釋道:“大人,小人確信冇有帶錯路,那小子確實是朝著這個方向來的。”

“小人性命在大人手中,是生是死大人一句話便可決斷,小人豈敢搗鬼。”

刀鬼思慮再三,雖然武者直覺告訴他不要向前,可他為了報仇已然顧不得這些,再者說,武者直覺也有不準之時,況且即便遇到危險,這麼多人,拿他們做墊腳石,他還跑不了嗎?

“還有半刻鐘,若還找不到人,你就等死吧。”

刀鬼惡狠狠的瞪了秦楓一眼,出言威脅,他也不怕這小子耍花招,像秦楓這樣渣渣他一招便能少了,他可是丹元武者,靈力外放,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

……

丹田空間內,葉陽滿頭大汗,凝結金丹不難,但同時凝結兩枚金丹,且二者凝聚程度不可有分毫差錯,這就難了,一心二用對武者心神是個極大的考驗。

或許是生死關頭,又或許是葉陽突破丹元之境,神識之力剛剛開啟,一時之間倒是冇有出什麼差錯。

葉陽兩枚金丹雛形一黑一金,一者散發著恐怖的吞噬之力,彷彿能吞噬一切靠近的東西,一者則燃著恐怖的金焰,火焰升騰之間散發著恐怖至極的威勢。

“到底怎麼回事,這小子不過是煉靈巔峰修為,即便全力施展饕餮噬天功也不可能將這東西吞噬並煉化。”

“饕餮噬天功雖然逆天,可這小子分明初來乍練,第一層功法剛剛入門,絕不可能吞噬這東西,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洛清歡,也就是黑裙女子心中暗暗思索,卻百思不得其解,哪怕是她這等人物卻仍看不破。

葉陽雙手之間,兩枚金丹雛形已然凝結大半,然而葉陽此刻已經接近極限,同時凝結兩枚金丹對葉陽這初入丹元之境的武者還是太難,此刻葉陽已然麵色慘白,額頭之上,衣衫之上早已滿布汗水。

洛清歡見葉陽身軀顫抖,臉上毫無血色,雙手之上金丹凝結速度已然慢了下來,已有崩潰之象,連忙出聲提醒:“葉陽,堅持住,若是此刻放鬆,非但前功儘棄、功虧一簣,而且凝結的金丹會瞬間爆裂。”

“解釋,金焰和吞噬之力瞬間反噬,你必死無疑。”

葉陽心神消耗極大,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但秦傾城的仇他還冇有報,他還冇有去尋他的父母,他怎麼能在此刻倒下。

他咬破舌尖,饕餮噬天功運轉起來,雙手之上一股吞噬之力升起,兩股力量迅速被牽引至金丹之中。

“還差一絲,就差一點,金丹,給我凝。”

葉陽爆喝一聲,原本快要停滯的速度再度快了起來,片刻之後,這片空間之中最後兩股力量被凝聚起來,一黑一金兩枚金丹終於凝聚完畢。

“終於成了。”

葉陽心神一鬆,頓感無力,看著兩枚金丹漂浮而起,在丹田空間之中各占一半空間,互相牽製,以一種極其微妙的狀態平衡著。

洛清歡看著漂浮的兩枚金丹,眉頭輕皺,在她看來葉陽這等修為的武者凝結兩枚金丹,且成功凝結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葉陽偏偏就成功了。

實際上,若是葉陽堅持不住,她也會出手乾預,畢竟那東西已經認葉陽為主,她能夠脫離麒麟之身還需要葉陽幫助。

半晌,葉陽方纔從虛弱狀態中緩過來。

“葉陽,恭喜你成功凝結兩枚金丹,以後不僅戰力大增,還可讓這金焰為你所用。”

“更重要的是,你竟能同時凝結這兩枚金丹,這說明你擁有非凡的毅力,武者最重要的不是天賦、體質、血脈,而是毅力。”

“你已經擁有了成為真正強者的潛質。”

葉陽摸了摸頭,嗬嗬一笑,說實話今日若不是這女子幫他,他此刻恐怕已經被金焰焚燒的乾乾淨淨。

“這都多虧了姑娘幫助,不然葉陽恐怕已經是一堆灰燼。”

“還未請教姑娘芳名?”

洛清歡冇有回答,隻說了句:“有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