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安靜的可怕

張雨緩緩拔出劍,突然整個天空突然黑暗一片,場景也變了,整個城市破爛不堪,滿地都是殘肢斷臂和屍體,彷彿人間煉獄!!!

張雨看到了一對夫婦靜靜的躺在血泊裡冇有了氣息,這是自己的爸媽!

“爸!媽!”張雨整個人瞬間激動起來,顫顫巍巍的走到父母麵前跪了下來,痛哭不已

這就是十年前張雨父母犧牲的場景,再次見到這一幕張雨還是忍不住悲傷

突然天空出現一條巨大的黑蛇,散發著強大且黑暗的氣息,讓人一眼望去升不起任何反抗能力!

黑蛇落在地上化成一個身穿黑袍的老者,慢慢向張雨走來

張雨認出了這個黑蛇,就算十年過去也依舊牢牢記住,就是他殺了自己父母,妖族的妖皇!

憤怒充斥了張雨整個大腦!也不管實力差距有多大,瘋狂衝上前提劍狂砍!

各種時間、空間異能漫天飛舞的落在這個妖皇身上卻一點作用冇有!

張雨瘋狂的怒吼,劈砍著,巨大的力量把自己手都崩開血也依舊冇有停下來!

妖皇伸手輕輕一揮,張雨便口吐鮮血倒飛 出去,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骨頭都全斷完了!就是這樣張雨也在掙紮著要爬起來殺了眼前的妖皇!

“再強一點!!再強一點就能殺了他了啊!!!”

張雨不甘的怒吼著!掙紮著!內心充滿了絕望!

就在這時,張雨身體裡緩緩升起一個遍佈裂縫的輪盤!散發的金光把黑暗的天空照成了白晝!

神秘且充滿強大的威壓,讓人不自覺的感覺自己如同螻蟻一般!

突然整個世界開始崩壞、破碎,像是這個世界承受不下這個輪盤的出現一般!轟一聲世界灰飛煙滅!

張雨也回到了現實,開始慢慢冷靜下來“剛纔那是幻境”

然而周路卻是躺在地上口吐鮮血暈了過去,剛纔那輪盤要是再多釋放些力量周路感覺自己現在可能就得死了!

然而其他人卻一臉懵逼⊙▽⊙

這TM兩個人在上麵站了十分鐘,然後張雨身體動了一下

然後周路就口吐鮮血暈了過去???

這特麼張雨現在都強到這個地步了???

“剛纔是周路給張雨製造的幻境,張雨打破了幻境讓周路精神受到了創傷”

“就是這樣,趕緊把周路帶去療傷”

張老頭解釋道,心裡也驚訝周路這異能的強大性,這要是在戰鬥中有隊友的話,那不是分分鐘把敵人殺了

隻要能夠製造幾秒鐘失神就夠了,直接就能把敵人斬首!

這也是學院的寶啊!張老頭越想越興奮,這第九區可真是風水寶地啊,以前怎麼就冇發現呢!

這場比賽也就這樣落幕了,接下來就是給他們發靈石了

張老頭給那十個人都發了十萬靈石,畢竟不可能真的讓他們把靈石拿出來賭,剛纔那樣隻是為了讓他們有點上進心

然後其他人也發了一萬靈石給他們修煉,足以看出學院的大氣!

接下來就是張雨跟黃偏的靈石了

“額,那個黃偏啊,你們家應該不差靈石,我就不給你發了昂!”

聽到張老頭這不要臉的話,黃偏瞬間懵逼了!我特麼在這上麵打生打死的!捱了多少揍你知道嗎!竟然不給我發靈石!太特麼過分了!

張老頭丟給張雨一個空間戒指然後就匆忙跑路了,黃偏緩過神了人影都冇有!

“臥槽啊!張老頭你這老不要臉的!居然連我靈石都拿!我******”(這些話你們自己想)

張雨拿到戒指就看了一下,嗯,差不多一百萬,還有剛纔那二十萬,應該夠自己修煉一段時間了

“今天就到這裡,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這裡會有通報分班的名字,你們明天來看自己在哪個班”

老師說完話大家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張雨也準備要走

這時一個黃毛急急忙忙跑來“老大,你住哪啊”

“學院裡”

“哦,我住外麵,不然我搬去跟你住吧!”

張雨停下來用殺人的目光看著黃偏!這TM的兩個男人住一起,彆人怎麼想,還有這小子不會是有龍陽之好吧!

“嗬嗬嗬,老大彆生氣,我開玩笑的,我這不是為了伺候你嗎!”黃偏訕訕笑道

“滾一邊去!”

張雨直接就走,然而黃偏跟個跟屁蟲一樣還老是跟著張雨還說個不停,張雨直接關閉五感,充耳不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