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遠微微愣神,這個人的警惕性倒是非常強,這般細小的動靜卻是讓他給捕捉到了。

寧遠搖了搖頭,繼續邁步前行。

“媽的,給老子滾出來!”石傑又是暴喝一聲,放開身下少女的身體,轉頭在地上拿起一根木棍,直接飛奔而去。

寧遠皺眉,看著迎麵而來的石傑,目光漸漸冰冷起來。

寧遠手腕翻轉,一塊碎石出現在他的手掌在他的靈氣的催動下,碎石化作一顆小型炮彈,瞬間擊中了石傑的胸膛。

“撲通!”

石傑吐出一口鮮血,直接摔在了地上,他捂著胸口,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隨後一臉恐懼的盯著寧遠。

“饒……饒命……饒命……我不知道您是修士,若是知曉,肯定不敢冒犯您!”石傑嚇得全身哆嗦,跪在地上語無倫次的求饒著。

他居然是修士!

雖然隻是練氣修士,但也已經不是他這種凡人可以招惹的存在!

這一刻,他心中懊悔不已!

看著跪在地上狼狽不堪的少年,寧遠心中不禁嗤笑一聲。

人性就是這般模樣。

如若,他冇有成為修士,並且還是一個凡人的話,可能現在跪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你說?我現在該拿你怎麼辦呢?”寧遠帶著玩意的笑容看著他,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

“求求您,求您放過我吧!”石傑急忙磕頭求饒,臉上滿是惶恐和害怕,甚至身子忍不住的發顫。

寧遠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冷漠的笑容:“拿出點誠意來!”

“這……”石傑有些犯難了。

他一介凡人,哪裡有什麼東西能讓修士看上,沉默片刻之後,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目光頓時望向了不遠處衣衫不整的少女。

“公子!她……我把她送給你供你玩樂!”石傑指著少女,諂媚的說道。

“不感興趣!”寧遠冷冷道。

話音剛落,石傑立馬慌了起來,額頭上滲出了豆大的汗珠,“那……那您說,要我做什麼?”

“我要你這條命可以嗎?”寧遠淡淡道,他的聲音彷彿冇有任何情緒波動,但聽在石傑的耳朵中猶如索命的惡鬼一般令人恐懼。

“饒命!我願為公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石傑低著頭,一臉恐懼的乞求道。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內心充滿了忐忑。

若是寧遠真的讓他殺掉他,他也根本無法反抗。

而從這短暫的對話可以看出來,麵前這個同他一般大的少年並冇有想要殺掉他的想法,所以他隻能賭這一次。

“我叫寧遠!”寧遠淡漠的說道。

“公子!我叫石傑!”

少年頓時露出一副劫後餘生的表情,擦拭了一下臉上的冷汗,隨即目光又放在了那少女身上,“公子!那她怎麼辦!”

寧遠倒是一愣,隨後緩緩開口道:“想玩的話,弄完之後記得殺了!”

“好嘞!”石傑聞言頓時大喜。

臉上露出一絲喜色,立馬轉身走到了少女身前。

少女在聽了兩人的對話後,她便已經徹底絕望了。

看著寧遠離去的背影眼中充斥著滔天的怨毒與仇恨。

來到遠處,寧遠重重的深呼吸了一口。

這短暫發生的事情,在他製服石傑之後,腦中便升起了一個計劃。

從之前的左陰的話中讓他猜測,這場試煉極有可能會有不少陰陽宗的長老正在觀看。

而那句,表現優異者可以成為部分長老的徒弟,這也是寧遠心中的念頭。

至於石傑反叛,寧遠卻是不曾擔心。

以他目前的表現來看,必然會拜入一位長老名下,屆時,就算石傑成為練氣修士,那也被他遠遠的甩在身後,更何談威脅。

至於這個少女!寧遠後悔嗎?

其實他並不後悔!

因為這也是可以讓他可以入一些長老眼中的一種表現方式。

要知道!

這裡可是魔道宗門!

不是所謂的正道宗門!

王老曾與他說過,踏入修仙界,必須要認清自己目前的情況,來做出相應的改變。

更何況,這個世界一直都是爾虞我詐,利益纔是永恒!

不管是凡俗,還是修仙界,皆是如此!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無一不是利益的鈕釦,將每個人緊緊鎖在一起。

他在見識到陰陽宗的所作所為之後,想法從那一刻就改變了。

善良可以存在,但弱小的他現在不必擁有!

他現在必須要展現他的價值,纔會得到陰陽宗的重用,纔可以逃離這個囚籠。

歸根結底,實力纔是王道!

握緊了拳頭,寧遠眺望著遠方,眼中迸射出堅毅之色!

“世界很大!我這個小人物也要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修仙路漫漫,永生路孤單。大道亦無情,萬物皆枯榮。”

寧遠靜靜的注視著天空,眼神深邃而悠遠,彷彿穿越了歲月的長河。

約莫半個時辰過後,他看見石傑從遠處走來,他那一副滿足之色,讓寧遠嗤之以鼻。

“公子!那女的辦妥了!”石傑雙手抱拳,語氣無比恭敬的說道。

在他看來,自己成為麵前這人的手下,並不是壞事,至少在成為陰陽宗的弟子之前不是壞事。

現在就隻有麵前這位脫離了凡人的身份,成為了練氣修士。而他隻要表現的足夠忠心,那麼這場試煉將冇有任何性命之憂。

“快!快!這裡還有兩個人!”

距離寧遠所在位置不遠處,一陣嘈雜的聲音和密集的腳步聲傳來。

寧遠扭頭看去,卻發現是十幾麵露凶相的少年朝著他們衝了過來。

頓時,石傑麵如大敵,但是忽然又想到了身邊這位,那心中的一絲擔憂也蕩然無存。

“你們兩個!速速前來送死,等到試煉結束,我們會大發慈悲的為你們兩個立一個墳!”

為首的一位身形魁梧的少年,此時正用手指著他二人冷喝道,神色囂張跋扈。

“聒噪!”寧遠皺眉嗬斥道,眼中殺意暴起,手中僅存的三枚碎石,猛然擲出。

三顆碎石化作殘影飛出,瞬息間擊穿了為首少年和另外兩人的胸膛,他們的眼睛瞪得溜圓,身軀僵硬的朝著身後摔去,鮮血噴湧,染紅了地麵,最終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十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驚駭欲絕,連忙止住腳步。

“嘶!!!”

看到這一幕,石傑不由的打了一個激靈,臉色微變!

他萬萬冇有想到,之前寧遠對他的攻擊,是留有餘力,不然此刻的他或許早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修……修士!”

“跑!快跑!”

……

剩下的十幾人尖叫一聲,瘋狂向後逃竄,他們雖然人多,但卻不傻。

他們都還未成功踏入修行,不過凡人而已,又怎麼會是麵前這人的對手。

不過短短幾秒,這群人很快便不見了蹤影。

“走吧!試煉快結束了!”寧遠頭也不回的說道,步伐緩慢的朝著最開始的那片空地上走去。

聞言,石傑吞嚥了一下唾沫,緊緊跟在了寧遠的後方。

……

天邊的魚肚白愈加明亮,晨曦破曉。

寧遠帶著石傑也來到了剛纔的場地上。

此刻這裡屍體遍佈,血跡斑駁,一具具屍骸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

咚——

咚——

咚——

……

一陣鐘響聲突兀的響起,聲音悠揚而悠久。

“試煉結束!”

“所有活著的人,從現在開始就是我陰陽宗的弟子。”

半空中傳來令寧遠熟悉的聲音。

這一刻,他雙瞳收縮,眼中閃爍著難掩的興奮之色,嘴角掛上了笑容。

試煉結束了!

路!

就在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