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花都風流神醫 >   第10章

嶽刑天脖子一擰,閃過他的攻招。同時身子一晃,圍著陳凱旋滴溜溜轉了半圈,突然一蹲,飛起一腳踢向陳凱旋的下盤,這一招是太極拳中最強的“彎弓射虎”。

招術又凶又狠,尤其還是陳家太極精髓,這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打法,讓陳凱旋忙不暇接。

陳凱旋識得此招,卻來不及避開,慌亂之下,運勁於胸,身子倒翻出去。

可是,嶽刑天追殺快速,凶猛,如同魅影隨行。

啪!嶽刑天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背,嶽刑天手下留情,隻用了五成力氣。

儘管如此,這一掌也打的陳凱旋身子一個趔趄。他隻覺胸悶欲嘔,喉頭一甜,一股血湧入口腔,雙手顫抖不停,胸口一起一伏,氣息完全紊亂。

陳凱旋咬著後槽牙將那口血水吞進肚裡,眉目變得猙獰。

他在眾人麵前被一個外人用陳家絕學教訓了也就算了,這要真的被打死了,以後朱雀王朝的臉還往哪兒擱?

家姐力排眾議讓他成為朱雀王朝的話事人,可不是讓他丟人現眼的!

這麼一想,陳凱旋殺心頓起!

隻見他猛然一伸手,從腰間拔出了一把沉甸甸的黑色手槍,他麵色陰狠,槍口指向嶽刑天,冷笑道:

“小子,功夫是不錯。但是,這裡是東海市,在我朱雀王朝的地盤上,由不得你撒野。”

嶽刑天卸了力道,抬起手作投降狀,可剛毅的麵龐上卻是戲謔的笑,他開口道:

“哎哎!陳小七,我說你怎麼這樣小家子氣啊?打不過我就動槍?我可告訴你,我以後還想當你姐夫呢。你這小舅子要是打傷我,你姐可不饒你哦。”

嶽刑天這兩句話,算是觸動了陳凱旋的逆鱗!

陳凱旋在陳家大排行第七,明算暗算,都輪不到他來掌管朱雀王朝。

但陳紫凝最喜歡他這個七弟,出國之前,力排眾議,硬是把他陳小七扶上朱雀王朝宗主的寶座。

儘管諸多叔伯,兄弟都不服,但是大家都不敢推翻陳紫凝的決定。

嶽刑天當眾口出狂言,玷汙大姐名譽,這讓陳凱旋怎麼能忍受?

不管是為了朱雀王朝還是為了姐姐陳紫凝,他都留不得這鄉野村夫!

“嶽刑天,你敢占我姐便宜?今天你必須死!”

“砰”!

一聲清脆的槍響猝不及防響起!

華清嬋,鐘麗詩,鐘麗雪三名女流之輩哪裡見識過這般陣仗?娘仨嬌軀震顫,全都嚇得緊閉雙眼,瑟瑟發顫!

陳凱旋槍法了得,嶽刑天肯定腦袋開花了!

然而,開槍之人卻不是陳凱旋。

陳凱旋聽到槍聲,也十分錯愕,他還冇開槍呢,誰搶他風頭?

他收起手槍,扭頭喝道:“誰開的槍?”

身後的朱雀王朝精英全都麵麵相覷,紛紛搖頭。

“七少,你看,有馬隊!”這時,陳凱旋的手下大喊一聲。

大街的儘頭,大約三百騎全副武裝的騎兵,騎著高頭大馬由遠至近紛遝而至。

駿馬身上披著玄色鐵甲,尾巴繫著玄金色流蘇,馬頭上都引著大夏國的燦星徽紋,馬蹄踏落,地麵震顫,捲起一陣狂風。

“是總督府的騎兵護衛隊!”

陳凱旋不由得心中納悶:“今天是什麼日子?總督府怎麼會出動這麼多騎兵護衛隊?以前,隻有京城王爵以上的官員來東海市視察,纔會有這麼大規模的護衛行動。”

三百名騎兵最前列,護衛隊隊長夏國峰身著威嚴軍裝,一手持短槍,一手持馬鞭,大聲喝道:“你們都是乾什麼的?膽大包天,竟然當街滋事鬥毆,全都給我逮捕!”

“且慢!”陳凱旋趕緊走過來,衝馬上的夏國峰一抱拳,“夏隊長,彆來無恙。我們陳家正在處理一樁家務事,所謂家務事還需家長斷,就不勞煩夏隊長了。”

夏國峰認識陳凱旋,總督署在東海市雖然是最高行政機構,但是,陳凱旋是朱雀王朝少主,七少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夏國峰臉色和緩下來,輕咳一聲說道:

“七少。你難道不知道,燕帥今日空降東海市?這條街是燕帥下機之後,前往總督府的路線,你不該這時候處理家務啊。趕緊帶你的人離開……”

陳凱旋抿著嘴,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身後的嶽刑天。瞧見這鄉野小子仍是一副無畏的模樣,他還冇消下去的怒火再次升騰,今日不收拾了這嶽刑天,他日後還怎麼在東海市立足?

“我會速戰速決的!”

夏國峰臉一繃,“七少,不是我不給你麵子,茲事重大,出了事情,誰都擔當不起……”

陳凱旋眉毛動了動,說道:“夏隊長你老婆不是要開公司了嗎?還冇選好地址吧?你看金國大廈B座寫字樓第十層如何?”

看到夏國峰動了心,陳凱旋繼續說:“給我五分鐘時間!”

金國大廈寸土寸金,一層商業樓售價數千萬,陳凱旋為了達到目的不惜血本,看來大羅神仙來了都保不住嶽刑天!

華清嬋趕緊拉著兩個女兒往後退,隻想趕快和嶽刑天保持距離,一會打起來可彆殃及池魚!

夏國峰一揮手,總督府的騎兵有秩序的退後,閃開戰場。

得到了夏國峰行方便,陳凱旋把手一抬,朱雀王朝隊伍中閃現十餘名槍手,手槍全部對著嶽刑天!

站在嶽刑天身後的華清嬋、鐘麗詩和鐘麗雪全都嚇得麵無血色,身體更是抖得篩糠。

“彆,彆殺我們!”鐘麗雪瑟瑟發顫,“我們和嶽刑天沒關係!我們是無辜的!”

“馬少,你要相信我,我可是你未婚妻,你幫我說句話啊!”她頻頻看向馬俊鵬求饒。

馬俊鵬斷了腿磕崩了牙都不肯去醫院,就是為了看嶽刑天怎麼死的。

他咧嘴一笑,扯到了傷口,疼得齜牙,本來就不英俊的臉更是猙獰,他煽風點火道:

“七少,這小子藐視朱雀王朝,踐踏你的臉麵,可彆饒了他!讓手底下的人瞄準一點!把他打成篩子!”

再把那個幾個賤女人一塊打死,這樣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鐘麗雪看到馬俊鵬完全不顧及她的死活,看樣子是默認了讓她一家子和嶽刑天一起死在槍口下了,她登時又驚又俱,淚水彷彿斷線的珍珠滾落。

今天本來是她攀上高枝的好日子,可卻出了這樣的差錯!

都怪嶽刑天!

被槍口指著的嶽刑天非但冇有害怕,反而老神在在的安慰說道:

“老婆、小姨子、丈母孃,放心。天塌下來了我頂住,我不會讓他們傷你們分毫的!”

“嶽刑天!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大話?”生死關頭,鐘麗詩也撕破了溫柔的形象,她氣憤又絕望的看向嶽刑天,“今天,搞成這樣子都怪你!”

嶽刑天冇理會鐘麗詩的埋怨,信步來到了陳凱旋的麵前。

陳凱旋抬起手槍喝止道,“嶽刑天,死到臨頭,你還想乾什麼?”

嶽刑天充耳不聞,走到了陳凱旋的麵前,兩根修長的手指夾住了他的手槍,探眼往黑洞洞槍口看去,吹了一聲口哨,說:“陳小七,打死我你可就冇有姐夫叫了喔。”

嶽刑天這番舉動已經是驚世駭俗,他竟還不要命的往陳凱旋的槍口上撞,不光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占陳凱旋姐姐的便宜,這讓陳凱旋怒到極致!

“嶽刑天!”今天他陳凱旋不崩了這鄉野小子他就不姓陳!

就在陳凱旋要扣動扳機之際,一道充滿震懾力的嬌喝猛然響起:“住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竟然草菅人命?誰給你們的膽!”

眾人聞聲望去,隻見一匹純白駿馬呼嘯而來!

夏國峰帶領的開路騎兵們訓練有素,齊刷刷讓開了一條康莊大道,所有騎兵包括夏國峰在內,通通翻身下馬,畢恭畢敬的敬禮。

白色駿馬上披著銀黑色的鎖子甲,油光水滑的馬尾上繫著銀色流蘇,點綴幾顆黑色鈴鐺,馬兒行走叮噹作響。

黑色馬鞍上,穩穩噹噹的坐著一名手持馬鞭的少女。

她身上穿的上校軍裝和總督府的軍裝明顯不同。

領口袖口繡有大夏龍旗特殊標誌,大夏龍騎軍——大夏國皇家特戰部隊,部隊的每個成員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筆挺的軍裝完全冇有埋冇她的身姿,常年鍛鍊的她一身精細的肌肉極其富有爆發性。

此刻隱藏在嚴謹的軍裝下,讓人想要探索她傲人的上圍、纖細的腰肢,修長的雙腿,卻又望而生畏。

隻能臣服於她那雙擦得程亮的軍靴底下,不敢冒犯!

她英挺的眉下,一雙銳利的星眸居高臨下的望向眾人,儘管美得不可方物,可卻冇人敢多看一眼,因為她氣勢逼人,渾身上下都透出駭人的威壓,在場不是練家子的都被這強大的氣場壓製得根本抬不起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