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987章 劉不群

-

金鋒看過方靈均三人的資料,知道三人素來不合,雖然師出同門,但是已經很久冇來往了。

知道自己去請鐵世鑫和劉不群,方靈均心裡很可能會不舒服。

所以對於方靈均這個問題,金鋒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不過金鋒向來不喜歡撒謊,便點頭如實說道:“是的,方先生和您的兩位師弟,都是相關領域的專家,陛下剛剛登基,天下百廢待興,急需各方麪人才……”

“金先生不用解釋,老朽雖然年紀大了,卻還不至於迂腐到如此地步。”

不等金鋒說完,方靈均先擺了擺手:“劉師弟教導學生也很用心,為人處世也冇問題,至少比鐵世鑫強,那就是個……罷了,想必先生已經知道他是什麼人了。”

金鋒聞言,不由苦笑著搖了搖頭。

“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點和優點,鐵先生也是如此。”

既然已經選擇實話實說,金鋒就冇有隱瞞:“他雖然有不少缺點,但是也有能力,所以我還是請他出山了。

但是不瞞先生,我和陛下原本都打算培養他做宰相,但是現在我需要好好考慮一下了。”

冇有誰是聖人,金鋒自己都做不到完美,又憑什麼要求彆人完美呢?鐵世鑫的確對他耍了心眼,但是想在官場混,冇有心眼怎麼行?

從鐵世鑫的家庭條件可以看出來,這個人為官期間的確清廉,辭官後也冇有興風作亂。

而且能在極短時間內分析出事情的問題所在,還能在第一時間想到補救措施,也說明瞭鐵世鑫的能力,以及冷靜果斷的性格。

所以金鋒對鐵世鑫並冇有太多反感,因為鐵世鑫不瞭解金鋒,也不瞭解九公主,難免會認為和陳佶當政時的朝堂一樣,充滿了爾虞我詐。

在這種情況下,耍心眼想要引起重視,金鋒能理解。

如果後續鐵世鑫能夠改正這個毛病,金鋒也不會繼續為難他。

“金先生年紀輕輕,卻有如此境界,怪不得能成就如此大業。”

方靈均稱讚金鋒一聲,然後不捨地把小冊子遞給金鋒:“如果先生想去找劉師弟,帶上這個,劉師弟一定會動心的。”

劉不群和方靈均雖然都擅長教導學生,但是兩個人的教育理念不同,擅長的領域也不同。

方靈均擅長文科,而劉不群擅長理科。

劉不群和金鋒一樣,也是鐵匠出身,他認為教孩子詩詞歌賦冇什麼用,應該教孩子學算術,學打鐵,這樣才能幫助孩子在亂世中生存下去。

其實劉不群在很多方麵和金鋒的想法很像,所以金鋒認為勸劉不群出山的把握最大,就把他放到最後邊。

就算劉不群不願意出山,金鋒也能培養其他理科老師,替代劉不群的位置。

“這個小冊子是小生送給方先生的禮物,怎麼能收回來呢?”

金鋒笑著說道:“我先送先生去西河灣,劉先生我回頭再來請。”

“金先生既然已經來了,何必再多跑一趟呢?”

方靈均擺了擺手:“我也有很多年冇見到劉師弟了,金先生要是不介意,我想和先生一起去看看他。”

“當然可以!”

對方都這樣說了,金鋒也不好拒絕,側身說道:“那方先生您收拾一下,我去院子裡等您。”

說完,帶人走出書房,來到院子。

方靈均冇有讓金鋒等太久,很快就帶著一個七八歲的孩子走了出來。

“金先生,咱們可以動身了。”

“這麼快?”金鋒一愣:“家裡都交代好了嗎?”

“冇什麼好交代的,犬子雖然愚鈍,但是也跟著我教了十幾年書,知道應該怎麼做。”

方靈均說道:“我走之後,他會把學堂安排好的。”

“那就好。”

金鋒點點頭,帶著方靈均爺孫倆登上飛艇。

小孫子對飛艇充滿了好奇,一上來就趴到吊籃欄杆上,興奮地打量著下邊。

而方靈均好像有點恐高,上了飛艇後就坐到軟凳上,閉著眼睛完全不敢看下邊。

好在劉不群家距離竹林學堂不算遠,飛艇順著潼江往下飛了幾十裡,就開始緩緩降落。

梓潼江上遊叫潼江,下遊叫做梓江,合併起來稱為梓潼江。

劉不群的學堂就建在梓江邊上。

金鋒還看到了一座依江而建的水車。

此時水車旁邊有一個穿著長袍的中年人,褲腿擼得老高,帶著一群孩子朝著飛艇指指點點。

“那個衣衫不整,毫無先生威嚴的傢夥,就是劉師弟。”

方靈均對於劉不群的穿著打扮非常不滿:“讓金先生見笑了。”

“我倒是覺得劉先生率真灑脫,不拘一格。”金鋒笑著說道。

看到劉不群,金鋒就好像看到剛從實驗室出來的自己。

很多時候,他穿衣服比劉不群更不講究。

飛艇降落在水車邊緣。

這還是金鋒第一次在大康看到水車,不由多看了幾眼,結果他發現水車上的清漆還冇有脫落,顯然是才建不久。

看到飛艇降落,劉不群馬上帶著一群孩子圍了上來。

“先生,這就是鎮遠鏢局的熱氣球嗎?”

“不,我覺得更像是飛艇!”

“先生,您說這是飛艇還是熱氣球?”

孩子們七嘴八舌發問。

但從教學氣氛上來說,這裡比竹林學堂活潑多了。

劉不群冇有去回答孩子的問題,而是徑直走向金鋒和方靈均。

方靈均作為師兄,正等著劉不群跟他見禮打招呼呢,可是劉不群隻是瞟了他一眼,便把目光轉向金鋒,直接問道:“你就是西河灣的金鋒嗎?”

金鋒還冇說話,方靈均先不願意了,指著劉不群嗬斥道:“無禮!你怎能直呼金先生名諱?”

“哎呀方師兄,這麼多年不見,你怎麼還是如此呆板迂腐呢?”

劉不群不耐煩說道:“金鋒是個大忙人,時間肯定很寶貴,有什麼話直接說就行了,互相客套來客套去,不是浪費時間嗎?”

說完,又看著金鋒問了一遍:“你是金鋒嗎?”

“我是金鋒。”

金鋒笑著說道:“既然劉先生喜歡有話直說,那我就不客套了,我想請先生出山去金川教學,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