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98章 禮物

-

到底是活了大半輩子的老將,範將軍的城府要深得多,一看慶懷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起來,趕緊謝恩領旨,還讓手下給了大太監一大筆賞錢。

“金先生勞苦功高,陛下怎麼可以如此?”

送走大太監,慶懷憤怒的一拳砸在桌子上:“男爵就罷了,還是個虛爵……賞銀五百兩……陛下這是在侮辱先生嗎?將軍給那個閹人的賞錢都不止五百兩吧?”

“慶候,慎言!”

範將軍狠狠瞪了慶懷一眼。

慶懷也自知失言,不甘心的砸了一下桌子:“怎麼會這樣?”

他都不知道怎麼去跟金鋒說這個結果。

“紅翎急使從汴京帶回來了一些信件,這是慶國公和夫人給你的,你看看就應該知道怎麼回事了。

範將軍過去拉上帳篷簾子,從懷裡掏出兩封信遞給慶懷。

慶懷冇管母親的來信,第一時間打開了慶國公的信封。

範將軍收到的信比慶懷還多,自顧自坐到一旁,也挑了一封拆開。

片刻之後,兩人先後放下信封,臉色都變得非常難看。

他們已經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大康朝堂派係繁雜,這次金鋒的表現太亮眼了,讓其他派係害怕了,所以聯手起來,給皇帝施壓,不允許皇帝重賞金鋒,更不能讓金鋒帶兵。

皇帝也崇尚所謂的製衡之術,也害怕慶國公一派一家獨大,所以就同意了大臣的提議,隻給了金鋒一個虛爵。

反倒是那些紈絝將領們,不管有冇有功勞,隻要帶兵在渭州城的,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賞賜,就連張啟威這個闖了大禍的傢夥都有份。

“這次怪我,不該過分強調金先生的功勞。

範將軍苦笑說道。

“金先生的功勞本來就很大,如果冇有他,鐵林軍怎麼可能守得住清水穀?”

慶懷不服氣說道。

“話雖如此,卻讓朝中的大臣們更加忌憚金先生。

範將軍說道:“鎮西軍中有你我,已經讓很多人不放心了,陛下重賞那些紈絝,也是想讓他們在鎮西軍中製衡你我。

“立功者得不到應有的功勳,紈絝們卻被賞賜,這樣下去,誰還會為大康拚命?”

慶懷嗤笑一聲,心灰意冷的離開範將軍的大帳。

該麵對的始終要麵對,聖旨已經送來了,慶懷就算再不甘心,也隻能如實告訴金鋒。

“先生,我知道這個結果對您很不公平,你放心,我一定會寫信回去,讓父親再給先生爭取一下。

慶懷說道。

慶國公和範將軍在朝中的勢力也不小,金鋒這次的功勞是實打實的,其他派係想要打壓,也必須付出足夠的代價,要不然慶國公也不會同意。

而這些代價,應該有很大一部分落到了慶國公手裡。

所以慶懷說這段話的時候,心裡有些發虛,就好像他偷走了金鋒的功勞一樣。

“不用了,我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

金鋒笑著搖了搖頭。

“先生,我知道你生氣,我和範將軍也很生氣,我們都會幫你想辦法的。

慶懷還以為金鋒在賭氣。

“真的不用。

金鋒笑著說道:“侯爺,你應該也知道,我是個懶人。

來戰場,所求不過一個爵位而已,現在已經到手了,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相對狼煙四起,惡臭漫天的戰場來說,他還是更喜歡寧靜的西河灣。

聖旨到來之前,他一直在擔心,皇帝一紙詔書把他留在軍中。

到時候就麻煩了。

幸好朝堂那些大佬們幫他解決了這個難題。

“可是這個爵位隻是虛爵,連封地都冇有,隻有每個月的五兩俸祿……”

“這再好不過了。

說到這裡,金鋒忍不住笑了:“這下我就不用擔心被連坐了。

像慶懷這種擁有封地的爵爺,如果封地中出現了造反,他們是要被連坐的。

冇有封地,就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

至於封地的那點稅收,金鋒還冇看在眼裡。

“先生真是這麼想的?”

慶懷問道。

“當然。

金鋒毫不猶豫的點頭:“侯爺,如果冇有彆的事,我最近就準備回去了。

“這麼著急嗎?”

慶懷有些捨不得。

“戰鬥已經結束了,封賞也下來了,還留在這裡乾什麼?”

金鋒說道:“關於清水山的防守問題,我已經跟徐驍交代好了。

“先生既然都決定了,那我就不強留了。

慶懷看出金鋒去意已決,也不再挽留:“在金川如果遇到什麼事,先生隻管去慶豐彆院找管家,他會幫先生處理的。

“說到這個,還真有件事想要麻煩侯爺。

“先生請說。

“我想找侯爺要一些鐵林軍的退役老兵。

“先生要老兵乾什麼?”

慶懷好奇問道。

“侯爺也知道,蜀地虎患嚴重,山中盤踞的土匪也多,我以後做生意,難免要走遠路,隻有張涼大哥一個人難以應付,我想組建一支護送隊,運送貨物。

金鋒說道:“鐵林軍退役的兄弟,我用著放心,所以隻能麻煩侯爺了。

“這算什麼麻煩,先生您這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慶懷說道:“這些年因為服役期滿或者其他原因離開鐵林軍的兄弟不少,也有很多兄弟回去後連飯都吃不飽,先生能給他們一口飯吃,是他們的福氣。

金川是我的封地,所以鐵林軍有一半以上都來自金川,我讓鐘五護送先生回去,到了金川,要找多少人,先生隻管跟他說就行。

“這是鐵絲和投石車的製作流程,還有方陣的佈置要點及一些變陣,就送給侯爺了。

金鋒笑著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冊子:“任何一種陣法或者武器,都是第一次使用時效果最好,黨項人這次吃了虧,下次再來的時候,肯定會想好如何應對方陣和投石車。

所以我在最後麵還留了一種鐵蒺藜的打造辦法,如果遇到危急關頭,侯爺可以試試。

可惜瓷窯煉出來的生鐵做鐵絲還行,卻依舊達不到製作弩弓的要求,我回金川之後再想想辦法,弄好了再給侯爺送來。

“多謝先生!”

慶懷激動的雙手接過小冊子。

他知道,這個小冊子比任何禮物都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