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96章 何必呢

-

“行了,都閉嘴,讓我想想!”

李繼奎怒喝一聲,微微閉上眼睛。

拳頭握緊又鬆開,鬆開又握緊,顯然內心在劇烈掙紮。

如果投降的話,他就會被徹底的釘在黨項曆史的恥辱柱上。

可是不投降的話,南征軍今天估計要全部都死在這裡。

看看身後的黨項士兵,再看看眼前宛如刺蝟一般的方陣,以及方陣後邊成排成排的投石車,李繼奎最終還是咬了咬牙,扔下戰刀。

幕僚說的不錯,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

死了就什麼都冇了。

“李繼奎,你一定會為今天的決定後悔的!”

卓阪麵色猙獰的對著李繼奎吐了口口水,把刀橫在脖子上用力一拉,自刎了。

他的幾十個心腹也先後拔刀,跟隨卓阪而去。

但自刎者畢竟是少數,絕大多數黨項士卒早就已經絕望,現在主帥都主動投降了,他們立刻跟著扔下戰刀。

戰場上響起密密麻麻的噹啷聲。

“帶走!”

慶懷一聲令下,後邊立刻衝出來數十人,把李繼奎以及黨項的主要將領押走了。

然後纔是接受普通黨項士兵的投降。

“哈哈,終於結束了!”

清水山頂上,趙老撫須大笑道:“先生,咱們下山去見範將軍和侯爺吧。

“走吧。

金鋒也長長出了口氣,跟著趙老下山。

趙老剛進大營,就被同僚拉走了,說是有事,金鋒隻好自己帶著侍衛去找慶懷。

慶懷正在忙著指揮鐵林軍安置俘虜,看到金鋒過來,趕緊快走幾步迎了上去。

“先生……多謝了!”

慶懷深深彎腰,對著金鋒行了一個大禮。

“侯爺,您這就見外了,我可受不起。

金鋒趕緊扶住慶懷:“要是讓禮部的人看到了,咱倆都說不清了。

“先生放心,您很快也是貴族了。

慶懷笑著說道。

“真的?”

金鋒眼睛微微一亮。

他大老遠的從金川跑到渭州來乾什麼?

不就是為了功勳和爵位嗎?

“大康和黨項之間打了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全麵大捷,是足以載入史冊的滔天之功,陛下肯定會授爵的。

慶懷自信說道:“先生就放心吧。

金鋒點了點頭,心裡算是有了個底。

“先生,走,隨我去見見範將軍,這些天他一直在誇你呢。

慶懷拉著金鋒,進了範將軍的大帳。

結果一進去就發現李繼奎大大咧咧的坐在客位上。

手腳上雖然綁著繩子,卻一點也不緊張,看起來不像俘虜,反而更像是來串門的客人。

“範將軍,他怎麼在這裡?”

慶懷眉頭微皺。

“李繼奎是黨項皇族,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

範將軍說道:“這是規矩。

這是皇權時代,皇族的威嚴不容褻瀆,這是所有皇族之間默認的規則。

“金先生,咱們又見麵了。

範將軍看到金鋒,立刻拱手說道:“上次見麵是我有眼無珠,不知先生大才,小看了先生,我在這裡給先生賠禮了!”

“範將軍說笑了,小生隻是一介書生而已,哪裡是什麼大才?”

金鋒笑著擺了擺手。

“先生隻是略施小計便將數萬黨項大軍困在清水穀動彈不得,又以區區數百人就封鎖清水穀,絕了黨項人的退路,此等計謀如果都稱不上大才,天下誰還敢稱才?”

範先生眼中滿是敬佩之色。

“你說什麼?清水山上隻有數百人?”

李繼奎霍的一聲站起來,滿臉不敢置信。

這些天死在清水山小路和清水穀中的黨項精銳超過數千人,他一直認為鐵林軍主力都在清水山上。

然而此時範將軍卻說清水山上隻有幾百人,讓他如何不震驚?

如果眼前這個年輕人真的這麼厲害,為什麼當初守不住清水穀,被打得退到了清水山上?

想都這裡,李繼奎突然想明白了什麼,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

“你是故意給漢奴機會,讓他們釋放卓阪,然後把我們放進清水穀的,是嗎?”

“李繼奎,原來你還冇蠢到無可救藥嘛?”

被黨項人壓著打了這麼多年,這次終於揚眉吐氣一次,範將軍得意的哈哈大笑:“實話告訴你,鐵絲、陷馬坑、方陣、投石車,也都是金先生做出來的。

金鋒聞言,不由眉頭微皺。

他來戰場不過是為了以後活得瀟灑一些,爭取一個爵位而已,可不是為了出風頭的,更不想被黨項人記恨。

如果是普通黨項人就算了,大不了殺了就是。

可是李繼奎是黨項皇族,擺明瞭要被交換回去的。

他這次在金鋒手下吃了這麼大虧,等他回了黨項,極有可能會報複自己。

這不是冇事找事嗎?

“範將軍,小生還有些事,先告辭了。

金鋒心裡有些不高興,行了一個書生禮,轉身就走。

“我去送送先生。

慶懷也深深的看了範將軍一眼,跟著出了大帳。

可是他身上有傷,等他追出去,金鋒已經不見蹤影了。

慶懷轉身回到大帳,看了一眼李繼奎:“劉瓊,給我把他帶走!”

“是!”

劉瓊可不管什麼皇族顏麵,二話不說,揪著李繼奎的領子,把他拽了出去。

“看來慶候是有話要跟我說啊。

範將軍微微一笑,揮手讓侍衛和幕僚都退了出去。

“將軍,您剛纔和李繼奎說那些東西乾什麼?這不是明擺著讓李繼奎記恨先生嗎?”

慶懷開門見山問道。

“難道你不想讓他留在鐵林軍嗎?”

範將軍笑著反問道:“如果他一直留在鐵林軍,李繼奎記恨怕什麼?金先生能打敗他第一次,就能再打敗他第二次。

慶懷聞言,立刻明白了範將軍的用意。

等在灰狼山下的那段時間,他和範將軍聊得最多的就是金鋒。

範將軍曾經問過,金鋒以後是否就跟著慶懷了,慶懷當時回答說,這一仗打完,金鋒應該會回金川。

所以範將軍就故意在李繼奎麵前揭了金鋒的老底,想把金鋒拴在鐵林軍。

“將軍,您這是何必呢?”

慶懷苦笑道:“金先生是有本事的人,卻也極為驕傲,如果我好好與他商量,說不定他還會留下來,可是將軍這樣逼迫他,恐怕會適得其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