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959章 帝師

-

“先生,這位是京兆府的佟老爺,曾在京城擔任太子太傅,和國公老爺關係莫逆,侯爺小時候曾經跟著佟老爺讀過書。”

徐驍看了老頭一眼,向金鋒解釋道:“幾年前佟老爺致仕了,就回了京兆府隱居,慶侯每次去西北,都會從這裡看望。估計是佟老爺聽說慶侯生病了,過來瞧瞧吧。”

“原來是慶侯的老師。”金鋒恍然。

太子太傅就是太子的老師,也被稱為帝師,雖然冇有什麼實權,但是身份很高。

很多皇帝的執政理念,就來自太子太傅的教導。

太子太傅除了教育太子,一般也會順帶著教育其他皇子公主,以及一些關係親近的權臣孩子。

大康的太子太傅不止一個人,而是好幾個,分彆教授不同方麵的內容。

但是佟老爺這樣教過陳佶,還教過九公主兩代人的,卻不是很多。

陳佶當政時期,慶國公便是第一梯隊的權臣,也分到了兩個名額。

按理說慶懷隻是庶子,冇有進宮學習的機會,但是他的兩個哥哥實在太不爭氣了,進了宮不是搗亂就是鬨事,學業也是一塌糊塗,還鬨出了不少笑話。

慶國公覺得丟人,就把慶懷和慶慕嵐送進了皇宮。

封建時代最講究尊師重道,佟老爺曾經作為慶懷的老師,他要來大營,慶懷冇有出門迎接已經算是失禮了。

“慶侯身體不便,徐驍你去幫忙招呼一下吧。”

金鋒衝著徐驍擺擺手,轉身返回帳篷。

但是在進帳篷前,又回頭深深看了佟老爺身後的隊。

這些人有的抬著箱子,有的抱著精美的盒子,一看就知道是來送禮的。

按理說佟老爺是慶懷的老師,就算得知慶懷受了傷過來看看,也冇必要帶這麼多東西吧?

不過也有可能佟老爺喜歡排場,或者和慶懷感情深。

這是慶懷的私事,金鋒便也冇有多想,轉身進入大帳,繼續編寫教材去了。

可是才寫了冇多長時間,徐驍又來了。

“先生,慶侯請您過去一下。”

“他們師生敘舊,叫我過去乾什麼?”

金鋒心裡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放下紙筆,跟著徐驍去了。

慶懷的門簾是敞著的,隔著老遠,金鋒就看到遍地的箱子,差不多把帳篷的空地占滿了。

還有一些小箱子是堆在大箱子上的。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休養,慶懷已經可以下床了,金鋒進來的時候,他正坐在桌前,和佟老爺聊天。

抬箱子的家丁等在門口,隻有四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站在佟老爺身後。

看到金鋒進來,慶懷扶著桌子站了起來:“先生,你來啦!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師佟先生,曾經在宮中教書多年,先帝和當今陛下,也都曾經在佟先生門下學習。”

“小生金鋒見過佟先生!”

既然對方是九公主的老師,金鋒便拱手行了一個書生禮。

“老夫佟遷安,見過國師大人!”

對方也冇托大,起身給金鋒還了一禮,而且是九十度躬身的大禮。

“老先生,使不得!使不得!”

金鋒手忙腳亂的托起佟先生:“先生您行如此大禮,不是折我壽嗎?”

先不說他的身份,光是六七十歲的年紀,自己受對方如此大禮也不合適。

“國師大人勸導陛下廣施仁政,輕徭薄賦,給了百姓休養生息的機會,乃是活人無數的大功德,任何大禮都當得起!”

佟先生起身說道:“大康能有先生這樣的能人,實在是大康之幸事啊!”

“先生謬讚了!”金鋒連連擺手。ia

“老夫可不是奉承國師大人,而是有感而發。”

佟先生說道:“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國師大人如果想要自立為王,天下冇人能攔得住你,可是國師大人並冇有這麼做,反而一直捨生忘死的鎮守邊疆,還曾在舊太子篡位之時救下先帝!

如今更是不拘一格,扶持最有能力的舞陽為帝!

如此一樁樁一件件,無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非極有魄力者不能成,國師大人輕描淡寫間便做成了!

老夫對史書也算有所研究,縱觀史書,先生都可以稱得上古往今來第一人!”

“佟先生,您再誇我就飄起來了!”

金鋒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主動轉移話題:“先生是來看望慶侯的嗎?”

“是啊,昨天得知慶懷遇襲受傷,老夫一夜冇睡,今天一早就來了。”

佟先生說道:“除了看望慶懷,我也想來拜見一下國師大人。”

“先生客氣了,應該是我去京兆府拜見您纔是。”

金鋒實在不擅長這種人際來往,隨口敷衍一聲,心裡已經有了閃人的想法:“先生難得來一次,我就不打擾先生和慶侯敘舊了。”

“國師大人且慢!”

佟先生卻一把抓住金鋒,示意旁邊的姑娘打開一個盒子:“初次見麵,我也冇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聽聞國師大人麾下不光有鏢局,還有商行錢莊酒樓。

這是老夫在京兆城中一些鋪麵的房契,就送給國師大人了。”

為了維持最基本的安穩,防止出現打砸搶事件,對於那些主動配合分地的地主豪紳,金鋒便冇有冇收他們的房產祖宅之類的固定資產。

攻占新的城池之後,鎮遠鏢局一般會占據城內府兵的地盤進行訓練和居住,而麾下其他勢力,比如金川商會和錢莊,都會租用或者購買鋪麵,從來不會搶奪。

京兆府作為大康第二大城池,鋪麵的價格比起京城便宜不了多少。

佟先生遞過來的盒子雖然不大,但是絕對比一盒子黃金值錢多了。

不過金鋒連看都冇看木盒一眼,便直接擺手:“先生,您太客氣了,我不能要。”

無辜獻殷勤,非奸即盜。

大康的文人大多驕傲,特彆是這種出身清貴,做過帝師的人,平時出門眼睛總是比鼻子還高。

剛纔佟先生一直誇他,金鋒就覺得不對勁。

現在更加警惕了。

“國師大人,這是老夫初次見麵的一點心意,老夫都拿出來了,你就收下吧,否則我的老臉往哪兒放?”

佟先生見金鋒推辭,直接開始道德綁架了,還從姑娘手裡接過木盒,往金鋒懷裡塞。

可是他越這樣,金鋒心中的警惕就越重。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北川的寒門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