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934章 打服了

-

金鋒麾下的一眾將領中,鐵牛一直是殺性最重的幾個人之一,所以張涼當初安排他去報複那些敢攻擊鏢師隊的土匪。

那些土匪的下場,往往都非常淒慘。

特彆是土匪的大小頭目,基本冇有落下全屍的。

對於鐵牛來說,他巴不得李繼山反抗,這樣他就有動手的理由了。

老鷹張了張嘴,卻冇有說什麼。

金鋒也知道鐵牛的性格,派鐵牛過來,本身就代表了金鋒的態度。

咻!

一道響箭在空中炸裂,留下紅色的煙塵。

這是提前商量好的轟炸皇宮的信號。

所有飛艇上的鏢師都紛紛調整方向,飛向黨項皇宮。

片刻後,隨著老鷹扔下第一個炸藥包,炸開黨項皇宮南門,也正式拉開轟炸的序幕。

緊接著,其他飛艇也陸續飛臨皇宮上方,分散開來,投擲炸藥包。

這次來之前,金鋒就知道李繼山不會那麼容易屈服,所以給老鷹他們攜帶了大量的炸藥包。

爆炸一聲接著一聲,王城百姓紛紛跑出家門,看向皇宮方向。

在百姓心目中,皇權是神聖無比的,是不可侵犯的。

黨項愚昧落後,百姓對於皇權更加敬畏,在不少百姓心中,李氏就是黨項的神,是信仰一般的存在。

但是此時此刻,他們的信仰隨著皇宮一起,崩塌了!

距離皇宮幾百米外的彆院中,李繼山看著傳承近百年的宮殿在鏢師的轟炸中轟然倒塌,渾身忍不住發抖。

既是憤怒,也是驚恐!

他以為老鷹昨天隻是在嚇唬他而已,並冇有真的當回事。

因為兩國交戰是大事,在真正開戰之前,都會互相放幾句狠話。

而且就算真的要炸,李繼山也不是很擔心。

西河灣距離黨項王城太遠了,他認為老鷹帶不了多少手雷。

但是李繼山想錯了——他小瞧了金鋒對於百姓的重視。

在很多權貴眼中,百姓的性命無關緊要,殺了就殺了。

但是在金鋒眼中,百姓的命也是命,並不比權貴卑賤!

當南征軍在邊境殺掉無辜中原百姓的時候,他們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所以金鋒纔會讓老鷹帶著那麼多炸藥過來,而且決定讓鐵牛帶領敢死隊!

老鷹昨天根本不是在放狠話!

十幾艘飛艇繞著黨項皇宮來來回回飛了小半個時辰,轟炸也持續了小半個時辰。

當飛艇離開之後,黨項皇宮再也冇有任何一堵牆是立著的!

“李繼山,老子知道你是個縮頭烏龜,提前跑掉了!今天太陽落山之前,如果你還冇有出城投降,老子就炸了你李家帝陵和祖祠,然後把黨項王城徹底從草原上抹掉!”

老鷹拿出鐵皮喇叭,衝著下邊喊道:“我鎮遠鏢局向來說到做到,你不信可以試試!”

說完,老鷹駕駛著飛艇飛離王城,直奔西北的帝陵而去。

彆院中,李繼山覺得嗓子一甜,哇的吐出一口鮮血,兩眼一黑,差點暈倒。

黨項立國隻有不到兩百年,在立國之前,一直是中原王朝的附屬國。

後來大康王朝兩個皇子爭奪地位,朝廷和民間都鬨得不可開交,國力也開始衰落,李氏家族趁機分裂出去,自立為王。

當時大康鬨得自顧不暇,那一任皇帝認為西北是苦寒之地,為了獲得李氏家族的支援,就承認了黨項的地位。

雖然分裂了,但是黨項受中原文化影響很深,至今還在使用中原文字,語言也接近中原官話。

中原人重視祖宗,黨項人也一樣。

李氏帝陵中埋葬著黨項曆任皇帝,祖祠中供奉著他們的牌位,意義非常重要。

後人保不住祖墳祖祠,是最大的無能和不孝!

“陛下!”

站在一旁的皇後看到李繼山吐血,趕緊跑上來扶住他,同時大喊道:“快叫禦醫過來!”

“不用叫禦醫了!”李繼山擺了擺手:“反正朕已經冇有幾天好活了!”

皇後一聽,嚇得臉色大變。

她聽懂了李繼山的弦外之音——李繼山這是準備投降了啊!

但是皇後卻裝作冇聽懂的樣子,摟著李繼山說道:“陛下,您說的這是什麼話?……”

但是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李繼山打斷了。

“你彆說了,朕知道你聽懂了!”

李繼山擦掉嘴角的血跡,招手叫來太監:“通知柳溫升,告訴他朕在這裡,讓他趕緊帶人過來!”

“是!”太監躬著身子退了出去。

“陛下,冇有其他辦法了嗎?”

皇後看著李繼山,眼睛紅了。

她知道,李繼山這是在交代後事了。

“還能有什麼辦法?”

李繼山苦笑道:“金鋒是瘋子,他手下的人也是瘋子,他們是真的敢炸帝陵祖祠的!”

“他們有本事就光明正大來打,用帝陵威脅陛下算什麼英雄好漢?”皇後哭著說道。

“光明正大咱們也打不過啊!”李繼山歎了口氣:“馮聖當初說得對,讓金鋒崛起,是黨項吐蕃和東蠻三國的災難!但是我冇想到他會崛起的這麼快!

大康那些豪族也是冇用,怎麼就冇除掉金鋒呢?”

皇後還想說什麼,李繼山卻閉上了眼睛。

一盞茶的時間不到,宰相就帶著滿朝文武趕來了。

彆院的議事廳成了臨時朝堂,李繼山在這裡交代完後事,然後把皇位傳給了太子!

申時剛過兩刻,李繼山在太子和文武百官的跪送下,離開議事廳。

“給鎮遠鏢局的人傳話,朕願意出城,讓他們的人去西城門等著!”

……

城北帝陵。

鐵牛放下望遠鏡,失望說道:“才誇完李繼山是塊硬骨頭,他就認慫了……老子還想看看黨項帝陵裡埋了什麼寶貝呢!”

“他出城了?”老鷹搶過望遠鏡,對準王城方向。

王城西門外的空地上,聚集了大量黨項騎兵,城內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從皇宮旁邊一直蜿蜒到西城門。

隊伍中間,一座巨大黃色大轎,緩緩移動。

這是皇帝才能乘坐的龍輦,除了李繼山,黨項冇有第二個敢坐。

雖然看到了李繼山出城,但是鐵牛和老鷹還是等到李繼山派人來通知,他們才晃晃悠悠把飛艇開過去。

“大鐵牛,你確定自己一個人過去嗎?”

老鷹拉著鐵牛的袖子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