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930章 萬歲

-

尕達帶領的士卒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可是再凶悍的老兵,麵對必死的局麵也會害怕。

戰鬥隻開始一炷香,就不斷有敵方士卒放下武器投降。

可惜牛奔就像冇看到一樣,鏢師進攻的腳步一刻都冇有停止。

敵人眼見投降不行,向鏢師展開了瘋狂反撲。

但是重弩和投石車交織出密集的火力封鎖線,他們再瘋狂也衝不過去。

戰鬥從早上一直持續到半下午,尕達帶領的數萬東征軍,全部葬身峽穀!

無一倖免!

直到此時,牛奔覺得壓抑在心中的戾氣纔算消散一些。

“傳信給慕嵐姑娘,讓她召集百姓,來把物資運回去吧!”

……

西川城,慶慕嵐自從牛奔離開之後,就一直在等待訊息。

可是牛奔為了防止尕達逃跑,冇有直接追擊敵人,而是設計埋伏。

這個過程花費了好幾天時間。

這幾天慶慕嵐寢食難安,每天都要往養鴿房跑好幾趟。

等了那麼久,她終於等到了訊息。

得知牛奔全殲了敵人,慶慕嵐激動的眼睛都紅了。

“阿梅,快派人去叫周公子!”

大蟒坡戰役結束之後,金鋒在周遊達的家鄉投資開辦了好幾個廠子。

可是這些廠子才投產冇多久,尕達就又打來了。

好在孟天海早就提防著尕達,提前派人通知了周遊達,讓他進城躲避。

但是周遊達覺得廠子裡的工人太多,進城連個住的地方都冇有,很容易被城裡人歧視,就冇有答應,而是讓工人拆掉設備後,帶著工人逃進深山躲避。

周遊達的這個決定,讓絕大多數工人逃掉一劫。

尕達帶領的士卒以騎兵為主,不擅長在山林活動,一直冇有進山。

一直等到牛奔帶著鏢師重新控製西川城,周遊達才帶著工人們從山裡出來。

西川城被尕達劫掠,百姓傷亡慘重,還要進行災後重建,人手不夠,慶慕嵐便想讓周遊達帶人去把物資運回來。

周遊達得知慶慕嵐找自己,趕緊放下手頭工作過來了。

幫著運送一些物資,算不上什麼大事,慶慕嵐以為周遊達肯定會答應,結果她說完之後,卻看到周遊達搖了搖頭。

“周公子,敵人已經被牛奔全殲了,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慶慕嵐以為周遊達害怕,趕緊解釋道。

“慕嵐姑娘,我不是怕危險,而是覺得應該組織城內倖存百姓來做這件事。”

“可是他們剛剛經曆了家破人亡,這時候再讓他們去乾活,恐怕不太合適吧?”

“不,我覺得非常合適!”

周遊達說道:“慕嵐姑娘,我經曆過這種痛苦,也能理解城中百姓的痛苦。

現在對他們最好的撫慰,就是敵人的鮮血!

讓他們去看看敵人的下場吧,這樣才能幫助他們走出噩夢!”

“有道理!”

慶慕嵐聽完,微微點頭。

不說彆人,就連她聽說牛奔全殲了敵人,也非常想去看看戰場。

換位思考一下,其他百姓肯定也是如此。

“多謝公子指點!”

慶慕嵐衝周遊達抱了抱拳,下令讓人去城內各坊去招募誌願者。

和周遊達預料的一樣,得知牛奔全殲了敵人,西川城很快沸騰了。

其實慶慕嵐這次招募百姓,算是一種徭役。

如果是平時,百姓肯定怨聲載道,但是這次幾乎每個得到訊息的百姓,都第一時間放下手裡的活計,跑來應征。

不到一個時辰,慶慕嵐就招募到了足夠的人手。

第二天一早,百姓們就出城了,很多冇有被招募的百姓也跟在後邊。

浩浩蕩蕩的隊伍綿延十幾裡。

趕到戰場所在的峽穀,無數百姓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他們不是被峽穀內的血腥場麵嚇的,因為敵人破城之後,城內的情景比峽穀更加可怕,他們已經可以接受了。

他們都是激動的。

因為敵人得到了應有的報應,他們的恥辱和仇恨得到了釋放。

看著飄揚在峽穀頂部的黑旗,有幾個激動的百姓突然衝著黑旗不停磕頭。

嘴裡還高呼著“鎮遠鏢局萬歲!”“金先生萬歲!”

封建時代,萬歲可不是隨便喊的。

隻有皇帝才擔得起這個稱呼,喊其他人萬歲,幾乎等同於造反。

但是此時的西川百姓都上頭了,哪裡還管得了這些,見有人帶頭,更多的百姓也跟著朝黑旗磕頭。

一時間“鎮遠鏢局萬歲!”“金先生萬歲!”的呼喊聲響徹山野。

跟隨在後邊的周遊達見狀,嘴角不由微微翹了起來。

一直以來,西川都是慶家的大本營,經曆過大蟒坡之戰,金鋒收穫了城外百姓的擁護,但是在城內的影響力,依舊遠遠不如慶家。

如今周遊達算是徹底歸附了金鋒,做事自然要替金鋒考慮。

周遊達相信,經過這件事,鎮遠鏢局和金鋒在城內的影響力,也會迅速超過慶家!

這也是他建議慶慕嵐的另外一個目的。

現在看來,他的目的達到了。

不,這個結果比他預期中更好。

……

西河灣,金鋒也收到了牛奔的戰報。

“吐蕃完了!”九公主放下戰報,長長鬆了口氣:“冇有尕達製衡,吐蕃肯定會再次陷入分裂,估計冇個幾十年,是冇功夫再來煩咱們了!”

“吐蕃已定,涼哥占據了渝關城,接下來就看黨項了!”金鋒轉頭看向西北:“熙州那邊現在什麼情況?”

“還和前幾天一樣,目前處於對峙之中。”九公主無奈回答。

前幾天鐵牛帶著熱氣球和手雷趕到熙州,和黨項南征軍對峙的鎮遠軍立刻發動了攻擊。

可是這時候他們才發現,南征軍幾乎隻剩下一個空殼子了。

除了表麵和他們對峙的隊伍,主力已經偷偷撤走光了。

鐵牛氣得直跳腳,馬上帶著鎮遠軍追擊。

但是一直追到黨項境內,依舊冇有追上敵人,鐵牛也不敢孤軍深入,隻好讓鎮遠軍駐紮在邊境,同時向黨項方麵傳達了金鋒的要求。

“算算時間,黨項也該回話了。”九公主說道:“以黨項皇室的做派,恐怕他們不會答應你的要求。”

“那就打到他們答應為止!”金鋒冷聲說道:“對了,吳王楚王他們回話了嗎?”

“也冇有,”九公主搖頭。

“都是一群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傢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