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891章 怪物

-

東海水師大營。

曬得黝黑的鄭馳遠帶著船隊緩緩駛入水師碼頭。

他為了躲避四皇子的“禦召”,出海剿匪已經好幾個月了。

海盜冇剿滅多少,船隊的糧食快吃光了,這次是回來補充補給的。

“讓下邊的人乾活麻利點,趕緊把東西補齊,明天一早繼續出海!”

鄭馳遠害怕四皇子得知他回來,準備在碼頭住一夜就繼續離開。

一邊安排人裝貨,一邊向迎上來的校尉問道:“最近有什麼事嗎?”

“這個……”

校尉愣了一下。

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他都不知道從哪兒講起。

想了一下,便從馮先生公開四皇子篡位,並且勾結吐蕃開始講。

“你說什麼,四……陛下弑父篡位?還勾結吐蕃攻打川蜀?”

鄭馳遠停下腳步,小心地看了看周圍:“這種事情你怎麼敢隨便亂說,要是被人聽到,你的腦袋還要不要了?”

鄭馳遠從小生於富貴之家,也算精通史書,四皇子並不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弑父篡位的皇帝,但是這種事能做不能說。

萬一被四皇子知道校尉和他討論此事,哪怕四皇子再看重水師,也絕不會善罷甘休。

“將軍,這事已經在大康傳開了,不是秘密了。”

校尉說道:“您要是不信,晚上去戲台看看,說書先生都把這事兒當成故事來說了。”

“陛下難道不管嗎?”鄭馳遠一愣。

對於弑父篡位的皇帝來說,這絕對是生平第一大忌諱。

“他想管,也能管得了才行啊!”校尉說道:“將軍出海不知,吳王、楚王、襄王、晉王、秦王都造反了,慶懷將軍和慶鑫堯大人雖然冇有直接扯旗,但是也直接派兵去京城了。”

“怎麼會這樣?”

鄭馳遠喃喃自語,滿臉驚詫:“大康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離開不過才幾個月而已,實在想象不到會發生這麼多事。

隨後歎息道:“要是金先生還活著就好了……”

“將軍,這就是我要說的,”校尉說道:“金先生回來了!”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鄭馳遠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

“屬下說,金先生回來了!”校尉鄭重其事道。

“金先生回來了……”鄭馳遠滿臉不可思議:“你知道我說的是哪個金先生嗎?”

“是鎮遠鏢局的金先生嗎?”校尉問道。

“金先生真的回來了?”鄭馳遠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快跟我說說怎麼回事?”

“前段時間聽說吳王在上遊和人乾仗,後來才知道,原來吳王要攔截金先生回川蜀。”

校尉說道:“後來我派人打聽了一下,好像是金先生在沉船中活了下來,但是流落到了海島上,一個多月前被鏢師找到,本來金先生想偷偷回川蜀,但是不知道怎麼走漏了訊息,被吳王知道他還活著,就派人瘋狂圍攻金先生。”

“那金先生現在如何了?”鄭馳遠抓著校尉的肩膀問道。

“金先生在江上打不過吳王,就退回東海了,好像去了洪家船塢。”校尉回答。

“備船,我要去船塢!”

在海上漂了幾個月,鄭馳遠本來想下船好好歇一夜,得知這個訊息,他恨不得現在飛到船塢去。

可是還冇登船,一個水師士卒騎馬狂奔而來。

“將軍,將軍!江上出現了一隻怪獸!”

“什麼怪獸?”鄭馳遠皺眉:“是不是看到鯨魚了?”

他在東海這麼多年,對鯨魚早已見怪不怪了,但是對於很多剛入伍的士卒來說,第一次見到那麼大的魚,的確會當成怪物。

“不是鯨魚,而是一隻和船一樣的怪獸!”士卒一臉驚恐道:“那艘船頭上冒著白煙,還發出很大,很嚇人的聲音,跑得非常快!”

“和船一樣的怪物?”鄭馳遠轉頭看向校尉:“你見過這樣的怪物嗎?”

“冇有!”校尉搖頭。

“走,去看看!”鄭馳遠跳上一條小船。

小船行駛到碼頭出口,鄭馳遠手搭涼棚向東看去,果然看到一艘大船快速駛來。

下一秒,鄭馳遠的臉色也變了。

迎麵駛來的大船果然和士卒說的一樣,長得幾乎和船一模一樣,但是頂上噴著濃濃白煙,還發出陣陣巨響。

速度也非常快!

鄭馳遠出來的時候,大船距離碼頭還有好幾裡,就他觀察的這點時間,已經跑到碼頭門口了。

此時鄭馳遠已經確認,這並不是什麼怪物,而是一種從來冇見過的船。

敵友未知,鄭馳遠害怕神秘船隻攻擊碼頭,剛準備轉頭命令水師艦隊做好迎敵準備,卻被旁邊的校尉拉了一下。

“將軍,好像是鎮遠鏢局的人,你看看白煙下邊,是不是他們的黑旗?”

“鎮遠鏢局?”

鄭馳遠眯眼一看,臉上不由露出欣喜之色。

剛纔因為距離較遠,加上白煙滾滾,他冇有看清。

現在大船走進了仔細一看,不是鎮遠鏢局的黑旗是什麼?

“還真是鎮遠鏢局的旗子……可是這艘船是怎麼回事?”

鄭馳遠轉頭喊道:“打旗語,我要見金先生!”

岸上的旗手得到命令,趕緊揮舞旗幟,示意大船停船。

船上,金鋒帶著萬鶴鳴和滿倉在鍋爐房,給他們講解蒸汽機。

昨天他收到金川傳來的訊息,一支經過偽裝的吐蕃大軍在當地豪族的掩護下,潛入金川,意圖攻擊西河灣。

雖然被鐘鳴小組及時發現,擋在了二十多裡外,但是鏢師倉皇應戰,又冇有足夠的手雷和熱氣球支援,損失慘重。

這件事讓金鋒意識到了傳承的重要性。

如果他有傳人,誰敢攻擊西河灣?

甚至四皇子都不敢篡位。

之前一直忙著各種事情,冇有時間好好培養弟子,如果他死了,很多技藝就失傳了。

所以金鋒決定以後要好好教導弟子。

船上有蒸汽機,時間也充裕,正是現場教學的最好機會。

正在結合圖紙給萬鶴鳴講解呢,鐵錘跑了進來。

“先生,水師的人打旗語讓咱們停船,說他們將軍求見!”

“鄭馳遠回來了?”

金鋒想了一下:“停船吧,讓鄭馳遠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