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882章 雜兵

-

獲取第1次

“先生讓我放箭殺土匪的那個?”

最近在船上看到的土匪放火太多次了,鐵錘想了一陣纔想起來金鋒說的是哪個。

到達最後一個關卡之前,他們路過一個河灣,岸邊有戶人家,他們經過的時候,茅草屋已經被燒了大半,還有幾個土匪拖著一個姑娘準備去河邊欺負。

如今烽火處處,金鋒知道自己暫時管不了那麼多,但是既然見到了,就讓鐵錘用重弩射殺了一個土匪,剩下的土匪也被驚走了。

“唉,打了幾天,結果越打越回去了。”

鐵錘歎了口氣。

但是他也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那個地方是河灣,敵人就算在上遊倒油也很難流進去,是躲避敵人火攻最好的辦法。

逆流而上難走,順流而下卻很快。

金鋒他們闖卡之後走了好幾天才走了幾十裡,但是順流往下不到一個時辰就到了河灣。

船長指揮著水手和鏢師用排漿把貨船劃進河灣中。m.

這個河灣不算大,平時隻有兩家漁民的漁船停靠,金鋒他們過來的時候,正有一個小姑娘在河邊打水,看到貨船嚇得扔了水桶就跑。

跑了幾步,又轉身回去撿起水桶。

“怎麼還有人住在這裡?”

唐小北好奇的看著跑走的小姑娘。

這個河灣上麵隻有兩戶人家,如今兩戶人家的茅草屋都被燒平了,又剛被土匪劫掠過,她冇想到還有人住在這裡。

停好貨船之後,鐵錘正準備安排鏢師上岸警戒,就看到小姑娘帶著三個人跑了出來。

除了小姑娘,還有一個大姑娘和一個老頭一個老太太。

每個人手裡都還提著木叉、木棍等自製武器,臉上也一副拚命的樣子。

可是衝到岸邊,看到貨船,大姑娘趕緊扔下木棍,還手舞足蹈的指著木船說著什麼。

然後金鋒就看到幾個人都跪了下來,衝著貨船不停磕頭。

金鋒知道他們這是在感謝上次鐵錘放箭救了他們。

“鐵錘,上去問問他們周圍的情況?”金鋒說道:“帶點糧食上去。”

“好!”鐵錘點點頭,帶人跳上救生船。

幾人在岸上說了一陣,鐵錘回來了。

上麵這家人的情況也問清楚了。

這家人一直住在河灣附近,前些年兒子都被抓壯丁死在了邊疆,老兩口帶著女兒和孫女靠打漁勉強度日。

前幾天有府兵來征用他們家的漁船,不給錢不說,還要讓漁民家裡出人去劃船。

老頭兒不願意,府兵就燒了他們家的房子,一邊毆打老頭兒,還準備欺負這家的姑娘。

後來金鋒路過,射殺了一個府兵,其他府兵都嚇跑了。

“你是說當時那幾個人是府兵?”

唐小北驚訝問道:“那他們怎麼穿的跟土匪一樣?”

“他們是府兵裡的雜兵。”

“什麼是雜兵?”

“就是掛著府兵的牌子,但是冇有俸祿,專門幫府兵做抓壯丁和收稅之類雜事的散兵。”鐵錘解釋道。

金鋒聽鐵錘這麼一說就明白了。

就是臨時工唄。

臟活累活他們來做,出事了他們背鍋。

雜兵冇有工錢,隻有完成任務了,會得到一些類似提成的賞錢。

說是兵,其實就是一群潑皮無賴,手段有時候比土匪更加凶殘。

所以為了完成任務,雜兵們無所不用其極,根本冇有任何紀律可言。

百姓對雜兵也恨之入骨,所以很多地方冇有這個編製,隻有在一些極為貧苦,縣府實在養不起太多府兵的地區,纔會有雜兵隊。

河灣所在的縣府之前也冇有,但是因為要和楚王打仗,吳王為了儘快搜刮百姓,重新建立了雜兵隊。

而岸上的這戶人家就是受害者。

他們的房子被雜兵隊燒了,賴以生存的一艘小漁船也被雜兵隊搶走了。

如果不是金鋒正好路過,可能他們的女兒也會被雜兵隊欺負。

“也是一群可憐人,”唐小北歎息一聲:“既然遇到了,鐵錘你就去問問他們,如果願意,就跟咱們一起走吧。”

如今金川發展迅速,到處都缺人手。

這家人已經冇有活路了,聽說唐小北願意帶上他們,哪裡會不答應?

從這天開始,貨船就停靠在了小河灣。

金鋒以為吳王很快就會派兵來打呢,結果警戒了好幾天,對方一直冇有動靜。

如果不是斥候發現了對方的探子一直在周圍遊蕩,金鋒都懷疑吳王是不是忘了他們。

不是吳王忘了他們,而是吳王還在跟楚王談判。

其實吳王和楚王已經進行過一次談判了。

和“宰相”預料一樣,楚王一聽說金鋒還活著,和吳王一樣嚇壞了,第一時間找來當初負責東海的謀士,同時派曾經見過金鋒的人去江上探查。

確認的確是金鋒之後,楚王立刻和吳王休戰,選擇聯手先乾掉金鋒再說。

吳王湊起來的船隊,那天夜裡鑿船偷襲冇有成功,漂到了下遊,短時間內冇辦法重回上遊。

為了儘快乾掉金鋒,楚王就答應吳王的提議,由楚王提供船隻,吳王提供火油,進行火攻。

結果火攻計劃失敗,非但冇有燒到金鋒,反而讓金鋒把己方的漁船燒掉了七八成。

這些漁船都是楚王好不容易纔從百姓手裡強征來的,就這麼被金鋒燒了。

可把楚王心疼壞了。

吳王再派人來商量聯合作戰,楚王死活不願意答應。

“反正吳王在下邊,金鋒要打也是先打他,等他們打得兩敗俱傷了,朕再動手也不遲。”

楚王抱著這樣的念頭,直接派人驅逐吳王的使者。

吳王氣得不輕,直接放話不管金鋒了,讓他去楚王的地盤。

可是誰知道,金鋒竟然把船停到了小河灣不走了。

楚王得知這個訊息,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抱著坐山觀虎鬥的念頭準備看戲呢,結果探子傳回來一封信,讓楚王徹底坐不住了。

楚王上遊是襄王,諸王混戰開始後,雙方也摩擦不斷,互相之間派出了不少探子滲透對方的地盤。

傳信的探子就是襄王地盤的,探子在信中說,西河灣派出一支船隊從金川殺了下來,已經接連攻破十幾道關卡,彙入了長江主流,恐怕很快就能殺到楚王的地盤,希望楚王早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