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879章 小朝廷

-

獲取第1次

兵敗如山倒。

唐小北看著江麵,腦子裡不由浮現出金鋒曾經說過的一個詞。

此時府兵的軍心已經完全散了,鐵錘又讓人不斷襲擊落後的小船,府兵的小船就好像一群鴨子,被驅趕著四散而逃。

而他們駕駛的小船又冇有鴨子那麼靈活,在江麵上擠成一團。

時不時就看到有小船被撞翻,船上的府兵落入水中,被其他小船從頭頂上壓過去。

好在江水在流動,小船就算擠在一起,依舊往下遊漂去。

等到府兵的小船都漂遠,船長馬上派水手乘坐小船下去檢查。

鐵錘也安排鏢師收拾甲板。

“傷亡怎麼樣?”金鋒問道。

“有兩個兄弟被暗箭射中,一死一傷,傷的這個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鐵錘回答。

“另外一艘船呢?”金鋒再次問道。m.

貨船共有兩艘,另外一艘的守衛力量冇有這艘強,但是位置靠後,承受的攻擊少得多。

“我剛纔派人去問過了,他們那邊冇有傷亡。”

“那就好!”

金鋒點點頭,看到檢查的水手上來,帶著唐小北和鐵錘走了過去。

“怎麼樣?”船長問道。

“四周都被鑿了很多小口子,但都冇有透,昨天被重弩射穿的地方也好好的。”水手回答。

昨天貨船被重弩射中一箭,但是距離水麵還有一段距離,冇有漏水。

停船後,船長第一時間派人下去進行修補。

“另外一艘呢?”船長又問道。

“那邊船上被鑿出一個小洞,不過已經被堵上了。”水手回答。

“先生,咱們現在走,還是把被鑿的地方修好再走?”船長問道。

“還是修好再走吧。”金鋒說道。

船長帶著水手離開,金鋒扶著欄杆,眉頭緊皺。

“咱們打了勝仗,怎麼還愁眉苦臉的?”

唐小北伸手撫平金鋒額頭。

“這次隻是敵人的試探,接下來肯定會有更多的仗要打!”

金鋒轉頭看向鐵錘:“把這邊的訊息通知曉柔,讓她安排人來接應吧!”

昨天闖卡就是一次賭博,賭守關的校尉敢不敢追著他們打。

事實證明,他們賭輸了。

如今到了這個局麵,吳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雖然金鋒還不知道謀士已經認出了唐小北,但是他知道,想風平浪靜的回去,已經不可能了。

貨船上的人手有限,攜帶的物資也有限,他們想一路殺回川蜀,已經不可能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找村裡求援。

“好的!”鐵錘點點頭,走進船艙。

片刻之後,兩隻信鴿從甲板飛向西方。

……

岸上,謀士也放飛信鴿,把這邊的情況報告給吳王。

吳王和楚王正在交戰,所以吳王此時便在距離邊境不遠的慶安城。

收到謀士的傳信,吳王也嚇了一跳,立刻在城內找了幾個曾經去過西河灣,見過金鋒的行商,派人以最快速度送到江邊。

“你們見過金鋒?”謀士問道。

“回大人的話,見過。”行商甲點頭:“我曾經去西河灣進過幾次貨,見過兩次。”

“我也見過!”剩餘的行商也紛紛開口。

“那行,你們去看看那艘船上,有冇有金鋒!”謀士指著江麵說道。

此時水手還在江麵修補船隻,距離北岸隻有幾十米遠。

行商們眯起眼睛,仔細看向貨船甲板。

“看到了,船頭從右邊數第六個年輕人就是。”

一個瘦小的行商指著金鋒說道:“可是金先生為什麼穿著船工的衣服?”

“你可要看清楚!”謀士冷聲說道:“你要是撒謊,小心腦袋不保!”

“大人,我不敢撒謊,那個人真的是金鋒。”行商拍著胸脯保證。

“對,是金鋒!”其他行商也跟著點頭。

謀士點點頭,示意府兵把行商帶了下去。

“楊先生,金鋒竟然真的還活著!”郡守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如今怎麼辦纔好?”

“再等等,看吳王怎麼說吧。”謀士也不敢隨意做決定,趕緊再次把訊息傳給吳王。

慶安城內,吳王得到確認訊息,第一時間把手下的主要“大臣”召集而來。

這些大臣便是擁護吳王“登基”的吳地權貴,也是吳王朝廷的核心人物。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小朝廷雖然剛剛建立,但是官職、禮儀都是按照大康皇宮來的。

大臣們齊齊跪地,給吳王行跪拜大禮。

平常時候,這是吳王最享受的時刻,但是今天,他卻一點高興不起來,隻是揮揮手示意“大臣”們起身。

“陛下,不知宣臣等前來,所為何事?”

“宰相”上前問道。

“諸位愛卿,告訴你們個壞訊息!”吳王臉色陰沉的說道:“金鋒還活著!”

“什麼?”

“怎麼可能?”

吳王小朝廷頓時炸鍋了。

金鋒的影響力主要在川蜀和京城一帶,吳王地盤上知道金鋒的百姓不多。

但是權貴們卻非常清楚金鋒是誰,也知道金鋒的分量有多重!

可以這麼說,如果不是知道金鋒死了,再給四皇子十個膽子,他也不敢篡位!

吳王、楚王之類的藩王更是絕對不敢自立為王!

“陛下,這事可不能開玩笑!”宰相問道:“訊息確認了嗎?”

“確認過了。”吳王說道:“不光金鋒活著,唐小北也活著!”

宰相聞言,臉色變得異常難看,片刻後跺著腳說道:“童家害人啊!”

當初去東海暗殺金鋒的謀士團來自好幾家權貴,主導者是童家的謀士。

“該死的童家,他們冇有殺死金鋒,為什麼說殺死了?還弄了一句屍體來騙我們?”

“這種事怎麼能隨便亂說呢,陛下,此事必須要找童家要個說法!”

其他大臣也義憤填膺斥責童家。

“都閉嘴!”吳王氣得直拍桌子:“童家是楚王的人,你們去要說法,覺得楚王會理你嗎?”

大臣們聽到這話,紛紛低下腦袋。

對啊,大康已經四分五裂,曾經是盟友的童家,此時已經是敵人了。

“陛下,微臣認為,楚王未必知道此事,要不然他也不敢自立!”

宰相說道:“所以微臣覺得,此事應該和楚王通個氣,說不定咱們還可以合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