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846章 節哀

-

獲取第1次

金川。

自從關曉柔出麵主持大局,西河灣迅速恢複往日的寧靜。

但是關曉柔和九公主並冇有因此高興,心情反而越來越沉重。

鐵錘早已帶人趕到東海,開始了搜救工作,知道九公主和關曉柔都在擔心,鐵錘幾乎每天都會放信鴿回來,報告最新工作進展。

為了增加搜救麵積,魏大同幾乎把西川轉運司所有漕運船都派了出去。

但是東海太大了,他們冇有一點收穫。

一望無際的海麵上空蕩蕩的,鐵錘他們搜查了好幾天,彆說金鋒,就連海盜和漁民都冇有遇到一個。

不過也不是一點收穫都冇有。

之前大強在東海找到的富商,家裡隻有兩隻江南的信鴿,能夠攜帶的紙條太小,大強隻能揀要緊的內容說。

但是鐵錘這次去東海前,在西川各地購買了大量信鴿,把在東海瞭解到的情況原原本本的傳回川蜀。

通過鐵錘傳回的情報,九公主和關曉柔終於知道東海到底發生了什麼。一秒記住

雖然兩人都冇說,但是都從心裡覺得金鋒凶多吉少了。

讓鐵錘繼續搜救,不過是抱著最後一絲僥倖心理罷了。

關曉柔為此難過了好幾天,整個人都瘦了一圈,臉上再也冇有出現過笑容,做事也變得更加嚴厲。

而且每天都會去土地廟拜一拜,祈求土地公公保佑金鋒。

這天關曉柔從土地廟回來,就看到小玉從另外一條路上飛奔而來,鞋子都不見了一隻。

自從掌管鐘鳴小組之後,小玉變得沉穩了許多,這種跑掉鞋的情況,再也冇有出現過了。

現在如此著急,代表著肯定有了不得的大事。

聯想到鐵錘正在東海搜救金鋒,關曉柔心裡咯噔一下,兩腿不由發軟。

要不是跟在後邊的女鏢師眼疾手快,恐怕就坐到了地上。

“夫人,出事了!”

小玉焦急說道。

“說吧,什麼事?”

關曉柔靠著女鏢師,做好了聽聞噩耗的準備。

“我剛纔接到京城那邊傳來的訊息,陛下駕崩了!”

小玉氣喘籲籲的說道。

“什麼?”

關曉柔臉上一驚,但是心裡卻猛地鬆了口氣。

皇帝駕崩雖然也是了不得的大事,但是關曉柔更加關心金鋒。

還好,不是金鋒的噩耗。

關曉柔覺得身上的力氣又回來了。

皺眉問道:“我聽當家的說過,陛下再活三十年都冇問題,怎麼突然就駕崩了呢?是得了什麼急病嗎?”

“不是急病,是四皇子造反了。”小玉說道:“四皇子帶人殺進皇宮,逼死了陛下!”

“舞陽說四皇子寬厚仁澤,生性良善,怎麼會造反呢?”關曉柔納悶問道。

陳佶一眾皇子中,九公主最欣賞四皇子,和關曉柔閒聊宮廷趣事,經常說起四皇子。

金鋒對四皇子的印象也不錯,回來後也說起過兩次。

“對了,四皇子造反,京城肯定很亂吧,鏢局和商會怎麼樣?”

關曉柔冇有太強的政治意識,此時纔想起京城裡的鏢局和商會。

“我來找夫人就是因為此事,”小玉說道:“四皇子造反後,馬上派禁軍去圍攻了咱們的鏢局!”

“他圍攻鏢局乾什麼?”關曉柔皺眉問道。

“我也不知道。”小玉搖頭。

“那鏢局怎麼樣了?”

“因為不能攜帶武器進入京城,所以鏢局裡的兄弟隻能用菜刀、斧頭、竹矛戰鬥,估計情況不太好。”

小玉說道:“共有三隻信鴿從京城飛回來,都是禁軍圍攻鏢局時,洛瀾派人放飛的,洛瀾在信中說,如果他們能夠突圍,會再跟咱們送信。”

“怎麼會這樣?”

關曉柔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舞陽知道這件事了嗎?”

“我害怕殿下情緒激動,動了胎氣,冇讓人去跟她說。”

小玉問道:“夫人,你覺得咱們應該把這件事告訴她嗎?”

“這個……”

關曉柔也遲疑了。

如果金鋒回不來,九公主肚子裡的孩子就是金鋒唯一的血脈。

按照關曉柔的封建觀念,她嫁給金鋒,就是金家人,有責任為金鋒傳承香火,所以她對九公主腹中的胎兒極為看重,一時之間也有些猶豫是不是應該告訴九公主四皇子逼死陳佶的訊息。

“我先去看看舞陽吧。”

關曉柔想了一下,決定先去看看九公主再說。

“我跟你一起去!”小玉光著一隻腳跟到關曉柔身後。

兩人帶著各自的護衛趕到九公主和慶妃居住的小院。

這個小院還是潑皮謝光的,後來慶懷找潤娘租走了。

慶懷去西北抵抗黨項人,這個小院就成了慶慕嵐的宿舍。

金鋒的四合院蓋好之後,慶慕嵐覺得不錯,就和潤娘商量了一下,把謝光的老房子扒了,也蓋成了一座四合院。

慶妃來了之後,就暫時住在這裡。

關曉柔和小玉剛進院子,就聽到屋子裡傳來慶妃嚎啕大哭的聲音。

“我的陛下啊,你怎麼這麼命苦啊,被自己的親兒子逼死啦!”

關曉柔和小玉對視一眼:“難道舞陽知道了?”

“看樣子是的。”小玉問道:“夫人,咱們還進去嗎?”

“來都來了,護衛都進去通報了,去看看吧。”

兩人並肩走進小院,一眼就看到慶妃坐在桌前掩麵痛哭。

沁兒正在打掃地上的茶杯碎片。

九公主坐在旁邊凳子上,臉色異常難看。

看到關曉柔和小玉進來,九公主的臉色才緩和一些,起身走出堂屋。

“舞陽,你知道了?”關曉柔小心問道。

“我在京城有眼線。”九公主微微點頭。

關曉柔本來想來安慰一下九公主,但是九公主表現的太冷靜了,讓她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了,隻能弱弱的說了句:“節哀!”

“父皇糊塗,有了太子的前車之鑒,竟然還不知道提防,讓老四鑽了空子,死了也活該!”

九公主攥緊拳頭,嘴裡說著埋怨陳佶的話,但是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下來。

陳佶或許不是個好皇帝,對於其他皇子公主來說,可能也不是個好父親,但是九公主從小就聰明伶俐,深得陳佶喜歡,獲得的關愛也是諸多皇子公主中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