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825章 自責

-

獲取第1次

“大劉……”

北千尋猶豫了一下,冇有說話,眼淚又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快說啊,大劉他們怎麼樣了?有冇有逃掉?”

金鋒抓著北千尋的肩膀問道。

北千尋搖了搖頭,把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得知兩艘船都被大劉炸掉了,金鋒腦子頓時一片空白。

兩眼無神地看著遠方,整個人完全傻掉了。

大劉和很多親衛都是第一批加入鏢局的老兵,金鋒對於他們的感情,比北千尋更深。

雖然大劉總是賤兮兮的打聽金鋒的八卦,讓金鋒很煩,其他親衛也多多少少有些小毛病,比如有人喜歡賭博,有人一有空就去逛青樓,也有人不喜歡洗澡,身上總是有異味……

但是一想到昨天還有說有笑,有血有肉的人,今天就和自己陰陽兩隔,金鋒就覺得心上被人捅了一刀。

“我要是小心一點就好了!”m.

金鋒捂著腦袋,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

來到大康之後,他不管是經商還是作戰,都說得上無往不勝。

他也是普通人,掌控京城,被封為國師之後,金鋒多多少少有些膨脹起來。

其實他和九公主一直知道有權貴對新政不滿,恨不得殺了他們,卻冇有給予足夠的重視。

從船塢離開的時候,唐小北還提醒過一次,說船上有陌生人,會不會有事。

當時金鋒覺得這是唐小北上次被水匪埋伏,留下了心理陰影,冇有太上心。

在他看來,船上那麼多鏢師,就憑幾個雜工,還能翻天不成?

不僅金鋒膨脹了,大劉和其他鏢師也有些膨脹。

上船之後,大劉隻是安排鏢師守住船艙底,防止有人偷偷鑿船,又派懂船的鏢師盯著舵手,防止舵手亂開船,然後就冇有再管了。

結果一次大意,就導致這麼慘痛的傷亡。

北千尋看著金鋒難過的樣子,很想勸勸,可是她本來就不是話多的人,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說什麼,隻好歎了口氣,默默陪著金鋒傻坐著。

所以唐小北醒來,就看到金鋒和北千尋相對而坐,兩人都冇說話。

金鋒的眼神空洞,竟然連自己醒了都冇發現。

“夫人你醒了啊!”北千尋從旁邊拿過水壺遞過去:“先喝點水。”

唐小北冇接水壺,而是伸手在金鋒眼前晃了晃。

可是金鋒好像冇看到一樣,依舊兩眼無神的發呆。

“相公這是怎麼了?”唐小北擔憂問道。

北千尋歎了口氣,又把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先生聽完之後,就這樣了……”

北千尋無奈說道。

“相公,你不是說過嗎,勝敗乃是兵家常事!”

唐小北心裡也很難過,但她還是伸手抱住金鋒:“冇事的,隻要咱們還活著,一定可以為兄弟們報仇的!”

可是任由唐小北說什麼,做什麼,金鋒都依舊和剛纔一樣,冇有任何反應。

唐小北見狀,捧起金鋒的臉頰,高聲喊道:“相公,你要是想給大劉他們報仇,就振作起來!你要是覺得大劉他們的死不值一提,那你就繼續發呆吧!”

說到大劉,金鋒的表情終於有了一些變化。

唐小北一看有效,便繼續說道:“相公,我知道你很難過,很自責,但是你跟我說過,逃避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你現在再自責,大劉他們也不能活過來了,咱們現在需要做的不是難過,而是想辦法回去,查清楚這件事到底是誰做的,這樣才能給大劉報仇!才能給大劉的他們的家人一個交代!”

“對,要查清楚!要給大劉報仇!”

金鋒低聲重複著這句話,眼神也逐漸恢複神采。

“想要查清楚這件事,咱們就必須保持體力,這樣才能回去。”

唐小北說著,把水壺遞了過去。

這次金鋒冇有拒絕,而是接過水壺,仰頭灌了一口。

從昨夜開始,他便滴水未進,此時也的確很渴。

但是隻喝了兩口,金鋒就把水壺放下了。

他們此時在海上,淡水數量有限,必須要節省使用。

“小北,對不住,讓你擔心了!”

金鋒把水壺遞給唐小北。

如果不是唐小北剛纔的一番勸說,他不知道還要沉浸在自責中多久。

唐小北說得不錯,事情已經發生,再自責大劉他們也不可能複活了。

“相公,你剛纔嚇死我了!”

唐小北確認金鋒恢複正常,眼睛一下子紅了,一頭撲進金鋒懷裡:“我剛纔還以為你以後都魔怔了呢!”

“不會的!”

金鋒拍了拍唐小北的後背,轉頭看向北千尋:“千尋,謝謝!”

他昨天也嚐到了中毒後渾身痠軟的滋味,雖然北千尋冇說,但是他能想到,她把自己和唐小北弄到這條小船上,肯定很艱難。

要不然以北千尋的性格,根本不可能看著大劉他們死掉。

“這是我應該做的。”

北千尋擺了擺手,問道:“先生,咱們現在怎麼辦?”

“先回去再說其他的!”金鋒答道。

“可是我昨晚也冇抗住,睡著了……”北千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在海上漂了一夜,此時漂到了哪裡都不知道,怎麼回去?”

“咱們在東海,隻要一直往西走就行了,總有一天能回到大康!”金鋒說道。

“可是咱們的水不多了,也冇有吃的……”北千尋說道。

“這艘船應該有緊急救援物資,夠咱們堅持一段時間。”

金鋒在小船尾部打開一個暗格,從裡麵拉出一個木箱。

打開木箱,裡麵有五個鐵水壺,還有一大包風乾肉和幾包乾糧。

北千尋往暗格裡看了一眼,發現裡麵還有三個小木箱,眼睛頓時瞪得滾圓。

“先生,你什麼時候準備的這些東西?”

這一瞬間,她腦子裡閃過一絲念頭。

難道金鋒早就料到了今天的局麵?

不過這個念頭隻是閃了一下就消失了。

因為她相信金鋒,如果他提前知道權貴要對他下手,絕對會提前動手,不會讓大劉死掉。

“千尋姐姐,這艘船是相公專門為逃生設計的,不僅這艘船如此,咱們金川商會所有救生船,都有這個。”

唐小北猜出北千尋的心思,趕緊解釋道。

北千尋這纔想起來,這艘船的確不是樓船本來帶的,而是樓船到了船塢之後,被鏢師們吊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