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770章 鐘無極

-

士農工商,封建時代很多權貴階層看不起商人,但是權貴階層家大業大,想要維持豪奢的生活,又不得不暗地裡扶持商人來幫他們賺錢。

典型的又當又立。

鹽巴是生活必需品,整個大康不知道多少權貴靠著販賣鹽巴獲利。

西河灣精鹽的出現,徹底顛覆了整個行業。

不管品相還是質量,或者是價格,西河灣精鹽都吊打鹽商們的黑粗鹽。

百姓們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該買哪個。

鹽商們賺不到銀子,還怎麼孝敬權貴?

權貴階層怨聲載道,恨死了金鋒和九公主。

其實不光權貴階層,九公主的革新幾乎觸動了所有大康豪族的利益。

取締各種苛捐雜稅,斷了很多地方官員搜刮百姓的途徑。

剿匪落實到具體人,府兵便冇辦法再推卸責任,斷了各地豪族和土匪勾結的可能。

一秒記住http:

現在高層權貴把持的官鹽也被金鋒覆滅了,他們怎麼可能不恨金鋒?

不過金鋒來京城就不是和權貴同流合汙的,根本不在意權貴們會不會恨他。

他隻在意百姓的日子有冇有更好一些。

目前來看,他的目標在一天天實現。

百姓們對於革新稱讚不絕,外地百姓冇辦法來京城謝恩,但是官場上最不缺的就是馬屁精。

很多地方官員見百姓情緒這麼高,便組織百姓書寫萬民書,稱讚皇帝的新政。

最近幾天,從各地發來的萬民書陸續抵達京城,把陳佶高興壞了。

做皇帝幾十年,最近這段時間是最勤勞的時候,每天都要去禦書房幾趟。

這不,金鋒和九公主吃過早飯,剛到禦書房就看到廖印站在門口。

經過太子逼宮事件,禁軍元氣大傷,原本的禁軍統領秦澎雖然冇死在刺殺中,卻被刺瞎了一隻眼,於是陳佶就把統領之位交給了秦鎮。

廖印便取代秦鎮之前的位置,成了陳佶新的貼身侍衛兼心腹。

金鋒和九公主正準備進禦書房,旁邊走廊拐角過來箇中年人。

中年人極為消瘦,身上的官服也皺皺巴巴的,懷裡抱著一摞奏摺文書。

見到金鋒和九公主,中年人趕緊躬身行禮:“見過殿下,見過國師!”

“鐘大人,你昨夜又住在樞密院了?”

金鋒發現中年人的眼中滿是疲憊,無奈說道:“你再這樣熬下去,人就熬死了!”

“能為百姓做點實事,就算熬死,下官也高興!”

中年人笑著回答。

“你可好好活著吧,這樣能為百姓做的事才更多。”

金鋒上前接過對方手裡的奏摺文書:“奏摺我幫你帶進去,你快點回去休息吧。”

“樞密院還有……”

“趕緊回去休息,要是讓我知道你又去樞密院乾活,還把你調回督察院!”

金鋒不等對方說完,直接打斷他的話。

“是!”

中年人聽到金鋒這麼說,隻好無奈的點點頭。

又衝著金鋒和九公主行了一禮,轉身離去。

金鋒看著他的背影,眼中露出一絲欽佩。

鐘無極原本在督察院工作,是一名三品副督禦使,本職工作是監察百官,以及勸諫皇帝。

年紀隻有四十出頭,但是人生經曆卻極為豐富。

鐘無極本是京城世家鐘家的三公子,兩歲的時候,跟著奶奶出城燒香,當時趕上廟會,鐘無極一時貪玩,和家仆走散了,被一對城外的老夫妻收養。

老夫妻的三個兒子都打仗死了,兩個孫子也先後夭折,對鐘無極視如己出。

三個兒子的死讓老夫妻意識到讀書的重要性,就勒緊褲腰帶供鐘無極讀書識字。

鐘無極九歲的時候,跟著老夫妻去京城辦事,路過鐘家大門的時候,突然覺得這個地方很熟悉,於是重回鐘家。

吃過苦的鐘無極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生活,讀書也比其他鐘家子弟更加用功,十七歲便考中舉人,當年被稱為京城四大才子之一。

本身努力,又有鐘家的支援,鐘無極在官場上原本可以非常吃得開,可惜事實並非如此。

鐘無極年少時跟著老夫妻在城外生活,見過百姓的窮苦。

當官之後,總想著為百姓做些好事。

以大康之前的官場風氣,鐘無極這種性格很難有立足之地。

十九歲開始做官,到三十五歲的十幾年間,鐘無極因為仗義執言,被貶過好幾次。

如果不是背靠鐘家,可能連命都冇有了。

被貶的經曆多了,鐘無極開始變得成熟,想法也慢慢開始改變。

人微言輕,鐘無極知道自己如果官職太小的話,說話根本不會有人聽。

想要改變大康,必須位極人臣,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那個人才行。

在鐘家又把他弄回京城之後,鐘無極變得沉穩起來,學會了和光同塵。

雖然冇有和其他權貴同流合汙,卻也不再像之前那樣鋒芒畢露。

鐘無極本身就是個有能力的人,此時不再主動得罪人,再加上鐘家背後的支援,官位越來越高,去年升到了正三品。

可是不等他位極人臣,太子逼宮了,金鋒來京城了,整個京城在九公主的鐵血手腕下變得風聲鶴唳。

不過鐘無極並不害怕,反而變得更加興奮了。

自從《憫農》傳到京城之後,鐘無極便開始關注了金鋒。

隨著打聽到關於金鋒的事情越來越多,鐘無極越來越確信,金鋒是和他同一類人,他們都想為百姓做事。

九公主在金鋒的支援下掌握了朝堂,鐘無極知道他的機會終於要來了。

果然,他很快被九公主招募到樞密院,雖然官職冇有變化,但是權利卻大了許多。

當陳佶的幾條禦命告示下達之後,鐘無極更是激動的差點跳起來,開始玩命的工作。

金鋒雖然對於朝政不感興趣,但是聽九公主說完鐘無極的事情之後,也覺得欽佩。

九公主看到金鋒在看鐘無極,便笑著問道:“夫君覺得鐘無極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金鋒一愣。

九公主的問話,讓他想起了關曉柔。

當初關曉柔見到一個還能看得過去的姑娘,都會問金鋒,“當家的,你覺得這個姑娘怎麼樣?”

可是鐘無極是個男的啊,九公主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如果本宮讓他做宰相,夫君覺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