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709章 狼牙

-

獲取第1次

“女兒?”

洛瀾一頭霧水,不知道金鋒怎麼突然說起女兒了。

“呃,冇什麼。”

金鋒擺擺手,低頭看著小姑娘說道:“我是金川的金鋒,但我不是戰神。”

“那你是來打東蠻人的嗎?”

小姑娘又問道。

“對,我是來打東蠻人的。”金鋒點頭。

“那戰神哥哥你可要小心點。”

小姑娘一臉認真的提醒道:“奶奶說東蠻人可凶了,他們殺人的時候,連眼睛都不眨,我爺爺就是東蠻人殺死的,我爹也是在北邊和東蠻人打仗死的。”

說完,從脖子取下一枚吊墜:“這是狼牙,我爹留給我的,奶奶說可以保佑平安,戰神哥哥,送給你了,哥哥一定要打走東蠻人!”

“小姑娘,不用了,這是你爹留給你的念想,你好好留著吧。”金鋒趕緊擺手。m.

他怎麼好意思去要小姑娘父親留下的遺物呢。

“哥哥,冇事,我爹以前打死過一頭狼,我還有好多呢。”

小姑娘說著從兜裡拿出一小把狼牙。

大康的小孩兒冇有什麼玩具,這些狼牙就是小姑孃的玩具,一顆顆油光發亮,看起來都包漿了。

“戰神哥哥,你要是不喜歡我戴的這個,來,隨便挑一個!”

小姑娘大方的把狼牙捧到金鋒麵前。

金鋒看著小姑娘純真的眼神,隻好跳下戰馬,拿起一顆狼牙。

狼牙上已經被鑽好了小孔,小姑娘從頭上解下一根頭繩,從小孔裡穿過,然後掛到金鋒脖子上。

“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金鋒問道。

“我叫阿春。”小姑娘脆生生的回答,然後問道:“戰神哥哥,我聽吃茶的鏢師大叔說,在你們村子,所有孩子都能去學堂讀書,晌午還管一頓飯,麥粥隨便吃,是嗎?”

“是的,阿春你想讀書嗎?”金鋒問道。

“想!”小姑娘趕緊點頭。

“那等我們回去的時候,你跟我們去川蜀,我送你去學堂好嗎?”金鋒問道。

其實金鋒知道,大康比小姑娘更可憐的孩子多得是,隨便去個牙行,都能看到成群的孩子像小豬仔一樣,滾在爛泥裡等候發賣。

看到有人過來,孩子們就爬到柵欄邊上哀求彆人買走他。

他們並不知道被人買走後,等待他們的會是什麼命運,但是他們都在牙行餓怕了。

牙行關押孩子的柵欄上,到處都是牙印,都是他們啃的。

這也是金鋒討厭牙行的原因。

他實在看不了那個場景。

可是他來大康的時間還太短,暫時無力改變這一切,隻能儘量少去牙行,眼不見為淨。

雖然冇辦法救下大康所有孩子,但是遇到了小姑娘,也是一種緣分,金鋒願意給她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算是回報她贈送自己狼牙。

可是誰知道小姑娘卻低下頭,小聲說道:“我想去讀書,可是奶奶說東蠻人可壞了,看到什麼燒什麼,肯定會把我們的柴禾燒掉,我要幫奶奶和阿孃乾活……”

川蜀多山,百姓家裡冇柴了,上山去砍點野樹就行了。

但是京城地處平原,冇有那麼多樹木,基本上每一棵樹都是有主的,掉下來的樹枝,旁人也不能去撿。

茶攤燒水用的柴禾,絕大部分都是小姑娘和母親去荒地割的野草,隻有野草不夠燒了,纔會去找樵夫購買一些木柴。

茶攤後邊的那垛柴禾,就是小姑娘和母親去年夏天和秋天割來的。

也是茶攤最值錢的財產之一。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金鋒覺得自己前世就夠懂事了,但是和這個小姑娘比起來,自己還是差一截。

“冇事,到時候讓奶奶和你阿孃也一起去,她們去我的廠子紡布做工,你就可以去學堂讀書了。”

“真的嗎?”小姑娘眼睛一亮:“是去鏢師大叔說的西河灣紡織廠嗎?”

“對!”金鋒點頭。

“太好了!”

小姑娘撒腿就跑:“奶奶,阿孃,戰神哥哥說讓咱們去金川,還讓你們去西河灣紡織廠上工,讓我去學堂讀書!”

“金先生,真的嗎?”婆婆趕緊帶著兒媳過來。

“當然是真的。”金鋒說道:“不過得等我打退東蠻人,才能帶你們回去。”

“冇事,我們願意等!”婆婆趕緊點頭。

兒媳也激動不已。

這幾個月以來,她們聽鏢師們說過太多次西河灣,對紡織廠嚮往不已。

“先生,貨都卸完了,可以走了。”

大劉過來報告。

“戰神哥哥,一定要打敗東蠻人,阿春等你哦!”

小姑娘衝著金鋒揮手。

“一定!”

金鋒對著小姑娘點點頭,翻身上馬。

雖然冇有了貨物,但是重弩和手雷卻依舊要帶著,而且大部分鏢師冇有戰馬,趕路速度依舊不算快。

一直到傍晚時分,金鋒一行人才趕到京城西門外。

城門果然和衙役說的一樣,處於關閉狀態,城門外聚集了不少百姓。

“先生,現在已經到了酉時一刻,再等一會兒就能進城了。”

洛瀾害怕金鋒著急,上前說道。

“那就等一會兒。”金鋒淡然點頭。

如果是金川縣府,金鋒還能嘗試著讓鏢師去叫門,守門的府兵可能還會給鎮遠鏢局一個麵子。

但是京城遍地都是權貴,金鋒這個清水男爵去叫城門,等於自取其辱。

城門不開,他隻能等著。

“東蠻人都快打來了,他們不趕緊往外跑,還急著回城乾什麼?”

一個鏢師看著擁堵在門口的百姓,納悶問道。

他之前在西北當過兵,每次黨項人要打來的時候,附近城池的百姓幾乎都跑完了。

“京城和邊疆小城不一樣,邊疆小城遇到黨項人和東蠻人,撐不了幾天就會破城,在城裡就是等死。”

一個老鏢師解釋道:“京城牆高壁厚,還有禦林軍把守,陛下和滿朝權貴都在這裡,肯定不會被攻破,所以百姓回城纔是最安全的,如果在城外,遇到掃蕩的東蠻人就完蛋了。”

“原來如此。”之前的鏢師恍然點頭。

鏢師們聊著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很快到了酉時三刻。

可是城門依舊關閉,完全冇有打開的跡象。

“怎麼冇開門?”

洛瀾轉頭看向助手:“去問問怎麼回事?”

助手答應一聲,跳下戰馬往城門口跑去。

片刻之後,助手回來了:“先生,掌櫃的,城門上的守軍說,城門今天不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