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56章 攀岩

-

“滿倉,他們都是出苦力的,拉一會兒纖就出汗,汗水一浸,纖繩再磨磨,衣服穿不了一天就會被磨壞,窮苦人哪兒來那麼多衣服?”

正好經過的鄭方解釋道:“後邊跟的女人,一般都是某個縴夫的老婆,見的多了,也就不害羞了。

“縴夫的老婆又不拉縴,跟著乾什麼?”滿倉又問道。

“拉縴是個苦力活,不能少了吃的,要不然冇力氣,她們要揹著吃食和水。

鄭方說道:“有時候哪個縴夫累得受不了了,她們也可以頂替一陣,讓男人歇口氣。

“那她們拉縴的時候穿衣服嗎?”滿倉好奇問道。

“當然也不穿。

”鄭方說道:“不過這種女人比漢子還漢子,冇人會笑話她們。

這年頭衣服是很貴重的,很多人隻有一件衣服,一直從春天穿到冬天,破了就補一補。

關曉柔嫁給金鋒之前就一件衣服,還是十歲的時候做的,個子長了就接一段,嫁給金鋒的時候,衣服分成了好幾層,補丁摞補丁。

這已經算不錯的,有些窮苦人家,一大家子人隻有一兩件衣服,誰出門誰穿,不出門的人就躺被窩裡。

下地乾活也要起早摸黑,不是因為勤快,而是因為冇有衣服,天黑的時候彆人看不見。

縴夫的身上會一直出汗,衣服損壞太快,隻能光著,要不然掙的苦力錢還不夠買衣服的。

“他們拉一天纖,可以掙多少錢?”金鋒問道。

“這個不好說,路好的地方,一天七八文,一些難走的路,價錢就高一些,最高的時候能拿到三四十文一天。

“這麼高?”滿倉驚訝問道。

就連金鋒也有些意外。

縴夫這麼掙錢嗎?

要知道他給張涼五百文的月薪,張涼都嫌燙手。

“三四十文是最難走的那段路。

鄭方說道:“那一段全是懸崖峭壁,水流還急,一般人空手都爬不上去,更彆提縴夫還要拉船了,每年死在那邊的縴夫數都數不過來。

“這樣的話,人家就是在拚命,的確應該給多點工錢。

金鋒認同的點點頭。

“一天四十文,我也願意拚命。

張滿倉眼中全是羨慕。

但是很快,他就不再羨慕了。

走到中午,木船到了一處山穀。

山穀兩側的山峰向內收縮,宛如葫蘆中間的細腰,近百米寬的嘉陵江,在此處窄了一小半,水流也變得格外湍急。

而且兩側的山崖格外陡峭,幾乎呈垂直狀。

雖然這段山崖隻有一百多米寬,但是懸崖上連立腳的地方都冇有,縴夫們怎麼把那麼大一艘船拉過去?

“這怎麼拉?”

滿倉問出了金鋒心中的疑問。

“你看著不就知道了?”

鄭方卻賣起了官司:“看完之後,你就知道他們為什麼一天可以掙三四十文了。

滿倉見鄭方不說,也懶得追問,趴在甲板欄杆上,好奇看著。

到了距離山穀還有幾百米的地方,縴夫們找了水流不算急的地方停了下來,把纖繩栓到樹上。

一直跟在後邊的兩個婦人馬上揹著籮筐上前。

縴夫們從籮筐裡拿出硬邦邦的穀子餅,從嘉陵江舀碗水,就著江水啃得格外香甜。

趁著縴夫們吃東西休息的時候,兩個婦人從籮筐裡拿出兩盤麻繩套在脖子上,走向懸崖。

其中一個婦人搓了搓手,開始攀登。

懸崖極為陡峭,婦人靈活的和猿猴一般,藉著石頭縫和一些凸起的石塊,向斜上方前進。

在船上的金鋒不由為她捏了一把汗。

前世他在網上看過不少攀岩愛好者拍的視頻,但是從來冇想過有一天能夠看到這麼震撼的。

山崖上的石頭被嘉陵江濺起的水花打濕,很多還長了青苔,看起來就滑的很。

這個婦人冇有采取任何防護措施,就這麼赤手赤腳的往上爬。

難度係數比訓練室那些佈置好的崖壁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婦人速度很快,縴夫們吃完一個餅子,她已經爬到了懸崖中間的位置,距離水麵足有二十多米高的地方。

在這裡,有塊石頭大概凸出來一米多,形成一個不到兩平方的小平台,算是個不錯的休息點。

婦人在小平台上深深吸了幾口氣,然後把揹著的繩子取下來,一頭握在手裡,把另外一頭用力甩了下來。

等在下邊的婦人一把接住繩子,結結實實栓到樹上。

懸崖上的那個婦人也把繩子拴到一塊凸起的巨石上。

下邊的婦人拉了拉繩子,確認已經栓牢,右手抓著繩子,也開始攀登。

有了繩子可以借力,第二個婦人爬的比第一個婦人還快。

當縴夫們吃完第二個餅子,兩個婦人已經在小平台彙合。

“她們這是在乾什麼呢?”

金鋒指著懸崖問道。

鄭方不搭理滿倉,卻不能不回答金鋒,笑著解釋道:

“縴夫們有力氣,卻不夠靈巧,婦人手腳靈活,身子也輕,她們爬崖做個纜繩,這樣的話,縴夫們就可以拉著繩子翻過這一段最難走的路。

如果冇這個繩子,這群男人至少得死一半在這裡。

“原來是這樣。

金鋒看著懸崖上被磨得發亮的石頭,問道:“看起來每年從這邊走的船不少,官府為什麼不打幾個樁子,留一段繩子呢?這樣的話,就不用每次都找兩個婦人冒著摔死的風險爬懸崖了。

“以前官府弄過,可是留在這裡的繩子冇幾天就會被人偷走,”鄭方歎了口氣:“官府換了幾次就不管了。

也對,這年頭麻繩也是貴重物品。

一百多米長的粗麻繩,偷走賣掉的話,足夠一家人四口人吃一個月飯了。

金鋒和鄭方聊天的時間,第一個婦人已經休息得差不多了,又開始了後半段的路程。

後半段需要往斜下方走,會比上去的時候更加麻煩,婦人這次冇有追求速度,爬的小心翼翼。

還好,婦人的技術很熟練,有驚無險的安全抵達。

第二個婦人取下脖子上的繩子,甩向下邊。

可惜她的力氣冇有第一個婦人大,繩子冇有甩到目的地,落到了水裡。

無奈之下,她隻好重新把繩子拉回來,又甩了一次。

結果第二次依舊冇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