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552章 聖旨

-

賑災不是說你想賑就可以的。

其實隻要不是昏庸到極致的朝廷,遇到災荒之年,都會撥付賑災糧。

但是這些賑災糧,能有一成落到百姓手裡就不錯了。

剩下的都被各級官員私吞了,然後再轉手高價賣給百姓。

這也是金鋒提前那麼久瘋狂籌糧的原因。

因為這些貪官根本指望不上。

他們不會真心實意賑災的,隻會趁著災荒,再從百姓身上榨二兩油水下來。

如果他一直在西川,還能臨場決斷。

但現在他要去江南,隻能把賑災事宜托付給九公主和慶鑫堯。

至於他之前的計劃,隻能作罷。

現在他隻希望自己的糧食能夠真正用到百姓身上。

首髮網址

“先生放心,本宮一定全力監督,誰敢動賑災糧,本宮剁了他!”

九公主鄭重保證。

“希望如此!”

金鋒微微點頭。

他現在能指望的,也就有九公主和慶鑫堯了。

隨後,三人又商量了一些賑災的具體事宜,張涼帶著三百黑甲鏢師趕到了帳外。

隨行的還有三百新兵。

他們是張涼臨時挑選出來的。

有來進行實戰學習的精銳,也有負責運輸輜重和後勤保障的。

“我走了。”

金鋒衝著九公主和慶鑫堯抱了抱拳,翻身上馬。

“先生珍重,如果有事,立刻傳信。”

九公主仰著頭交代。

金鋒點點頭,帶著馬隊離開。

在山腳轉彎之前,金鋒又回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大蟒坡和大營。

九公主站在一塊巨石上,麵朝金鋒離開的方向。

鮮紅色的大氅隨風飄蕩。

看到金鋒扭頭,趕緊揮手。

金鋒回頭笑了笑,轉過山腳消失。

金馬河可以直通長江,然後沿江順流而下,很快就可以到江南。

韓風已經提前派人去金馬河畔準備好了大船。

金鋒帶著馬隊一到,新兵立刻開始往船上搬東西。

鎮遠軍才成立不久,新兵訓練還冇結束。

金鋒站在岸邊,再次和張涼交代,他不在期間,一切以穩妥為主。

兩人都冇注意,在遠處山頂上,有幾個穿著白袍的人,正在注視著他們。

確認金鋒上船離開,為首的白袍人說道:“去通知大人,金鋒走了!”

“是!”

兩個白袍人立刻下山,騎馬離開。

當天下午,兩個京城來的太監,在慶府找到了九公主。

他們還帶來了陳佶的聖旨。

聖旨中,陳佶要求九公主立刻回京,不得有誤。

趕走太監,一向沉穩的九公主氣地在屋子裡轉圈。

“舞陽,你得想想辦法啊!”

慶慕嵐趴在軟凳上說道:“接下來還要靠你主持大局呢。”

九公主是皇女,身份可以碾壓一切牛鬼蛇神。

如果有人在賑災中搗鬼,她完全可以先斬後奏。

可是寒潮馬上就要來了,陳佶卻下聖旨把她調走了。

“父皇都下聖旨了,我還能有什麼辦法?”

九公主煩躁說道:“難道我還能抗旨不遵嗎?”

“陛下也真是的,這種時候,為什麼要下這樣的旨意呢?”

慶慕嵐歎了口氣:“陛下難道不知道川蜀受災了嗎?”

“還能為什麼,肯定又聽信一些人的讒言了唄!”

九公主滿臉無奈的揉著眉心。

她這次真被陳佶氣到了。

“先生去江南了,你要是也回京,光靠我哥,能撐得住嗎?”

慶慕嵐擔憂說道:“先生說這次受災麵積很大。”

“撐不住也得撐!”

九公主說到這裡,突然愣了一下:“鑫堯哥哥,你覺得這兩件事是巧合嗎?”

“哪兩件事?”慶慕嵐聽得一頭霧水。

但是慶鑫堯卻聽懂了,問道:“你是說先生離開,和你接到聖旨這兩件事?”

“是的,”九公主說道:“先生前腳離開,後腳父皇的聖旨就到了,怎麼看都太巧了。”

慶鑫堯聞言,後背突然冒出一層冷汗。

慶慕嵐也終於回神:“如果不是巧合的話,那就太可怕了……”

如果有人在背後謀劃,那麼先是引走金鋒,再調走九公主,下一個出手的,肯定就是慶鑫堯。

“舞陽,哥,你們要想想辦法啊!”

慶慕嵐急得差點站起來。

“如果真有人在背後謀劃,現在聖旨已下,想什麼辦法都晚了!”

九公主搖頭。

“是啊,除了抗旨不遵,舞陽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回京,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慶鑫堯跟著說道。

九公主聞言,無力的坐到凳子上。

慶鑫堯說的,的確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聖旨已下,他們隻能遵從。

想要辯駁,也要回京纔可以。

如果真有人謀劃,既然把她和金鋒都調走了,九公主相信,肯定還會有一道聖旨在等著慶鑫堯。

大康通訊太落後了,等她回到京城,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再解決事情,把聖旨送回西川,最快也要一兩個月。

到時候不知道要凍死餓死多少百姓。

“沁兒,去看看傳旨的天使去哪兒了?”

九公主把沁兒叫進來,吩咐道。

沁兒都冇有出去看,便回答道:“他們都在院子外麵等著呢。”

“嗬,看來本宮不回都不行啦?”

九公主聞言,不由笑了起來。

但是臉色卻冷得能滴下水來。

太監等在門口,顯然就是告訴九公主,趕緊跟我們走吧,你躲不掉的。

“鑫堯哥哥,聖旨上明說了,接到聖旨之後,第一時間上路,天使又在門口等著,我不回去肯定不行了。”

九公主說道:“我等下就出發,這邊你……你見機行事吧。”

她本來想要說讓慶鑫堯一定要撐住,可是想到可能會有第二道聖旨,她又說不出口了。

她不敢抗旨,難道慶鑫堯就敢嗎?

隻能交代慶鑫堯見機行事。

“我知道應該怎麼做。”

慶鑫堯起身說道:“我明白舞陽你現在肯定很著急,可是山路難行,如今又被大雪覆蓋,你萬萬不可冒險趕路,一切以自身安危為重,我們還要靠你在京城斡旋呢。”

“舞陽懂得。”

九公主點點頭,回頭吩咐道:“沁兒,備馬,立刻出發回京!”

“是!”沁兒飛快掠了出去。

守在大門口的兩個太監看到有人出來,同時探頭往裡看了一眼。

九公主此時心裡正煩躁異常,這兩個太監算是撞到了槍口上。

“珠兒,去調查一下,這兩個人是什麼時候來到西川城的,如果不是今天剛到,給本宮把他們的腿打斷,扔到街上去!”

【作者有話說】

繼續去寫-